關於部落格
寫文的哪個腦子沒有洞。
  • 493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貓控補習班3-神秘作家與陌生少女-第十章

 

第十章-被拋棄的孩子

***

藍雨露就知道自己不該放連沐亞一個人在病房裡,跑出來和克莉絲安娜聊天。剛從昏迷中醒來的病人就是該好好修養,什麼看書畫畫玩手機通通都不准做。

所謂「時運不濟命途多舛天要亡我吾命不久於世也」,就是這樣來的。引號內文字可自由替換為「現世報」、「因果報應」、「不作死不會死」等等近義字。

「小亞妳前世是不是跟我有仇……」藍雨露趴在病床上痛哭失聲,不知情的人恐怕會以為她親人剛死了……呸呸呸,飯可以亂吃話可不能亂說哎。

只要小珞一回來她就可以先挖好自己的墳墓了,最好連棺都準備準備,因為以藍雨露對藍宇珞的了解,她把小亞弄不見這事如果小珞沒反應,不是「這個小珞是假的」就是「小珞瘋了」。

所以到底怎麼辦怎麼辦!藍雨露要抓狂了,秀蜜雅要帶三個人快速趕回來只是分分鐘的節奏,偏偏連沐亞還不見蹤影,她不想被小珞碎屍萬段啦啦啦啦啦。

克莉絲安娜還在角落納涼,「要不妳去找她?妳不是她最好的朋友嗎?」

「對呀,小亞是我麻吉,但她被抓去關禁閉三年還發瘋到連半使魔都召喚出來,天知道她還是不是我麻吉。」藍雨露愁眉苦臉,「這種情況除了小珞之外沒人找得到她啦,喔還有敏兒。但是他們一回來就代表我的死期到了妳就幫幫忙不要隔岸觀火啦。」

「是宇珞跟沐亞交血啊?難怪。」克莉絲安娜恍然大悟般點點頭,「那妳不知道她現在在想什麼嗎?得要快點把沐亞找到才行,萬一在外面遭到攻擊就糟糕了,他們可沒有看過沐亞只看過宇珞,肯定會以為這是搞不清楚狀況還來臥底的間諜。」

「然後小亞就會被抓起來,然後就會被關起來,然後小珞就會發現我把小亞弄不見還不小心把小亞弄進監牢裡,然後我就會被揍的連媽媽也認不出來……噫不要啦!」藍雨露跳了起來,連忙跑向病房門口就要出去進行「尋找連沐亞大行動」。

結果門從外面開了,藍雨露頓時石化,克莉絲安娜興致勃勃的看藍雨露如何智鬥風塵僕僕趕回來看老婆結果發現老婆跑了的藍宇珞。

「呃,呃哈哈,小珞你們怎麼這麼快就回來啦……」

「藍雨露,不要給我打太極。」

藍敏芸在一旁悶笑,她拉拉藍宇珞的衣角,湊耳說了一些話。

然後藍宇珞冷冷的看了藍雨露一眼就離開了病房,秀蜜雅悶笑,藍敏芸跟著藍宇珞離開。

「發生什麼事啦?」藍雨露很是無辜的朝奶奶眨眨眼,秀蜜雅忍著笑,擠出一句話:「去做妳沒法做到的事唄。等宇珞回來妳有得好受了。」

藍雨露又困惑了一會兒,然後才猛然一拍手,「對喔,小亞!可惡小珞要把我碎屍萬段了,奶奶快救我!」

「現世報。」秀蜜雅涼涼的拋下三個字就飄走了,克莉絲安娜坐在角落微笑。

笑什麼笑。藍雨露哀怨的看了克莉絲安娜一眼,活像是被拋棄的小媳婦,然後開始哀悼自己可能沒辦法遇見的小姪女。

 


連沐亞並不難找,事實上只要藍雨露肯把整個貓妖族都跑一趟就一定有辦法找到連沐亞,但大小姐就是偏要一找就找到。

貓妖族在東西南北四方都各有一個花園,此時連沐亞就待在西方的落日花園。橘紅色的夕日花開滿了落日花園,那道金色身影就坐在花海中。

「媽媽?」藍敏芸嘗試叫了聲,金色身影似乎稍微僵了僵,然後把自己縮小了點。

藍宇珞和藍敏芸小心翼翼的進入落日花園,夕日花在感受到溫度後自動讓開了一條路免得被踩,藍敏芸一直很喜歡這種植物,這讓她不必擔心會傷害到它們。

連沐亞還是一動也不動。兩人到達了少女的身邊,發現少女的頭低低的,肩膀一顫一顫。

連沐亞在哭。

藍敏芸有點慌了,她不知所措的看向藍宇珞,後者只是不發一語的坐在少女旁邊,順便也拉著她坐下。藍敏芸眨眨眼照作了。

就像是知道旁邊的兩人是自己最值得信任的人一樣,連沐亞的哭聲沒那麼壓抑了,她倒向藍宇珞,藍敏芸覺得有些心塞。

藍宇珞輕輕拍著連沐亞的背,少女的哭聲慢慢的停了,藍敏芸也湊近兩人,小小聲問:「媽媽妳是為什麼要哭呢?」

連沐亞含糊的說了幾個字,但他們都聽清楚了連沐亞說了什麼:祭品,犧牲者。

她說的是戰爭開始前艾麗卡‧西爾克特殺的那幾名風精靈,如果沒有錯的話,那甚至是戰場上的「連沐亞」殺的。

藍敏芸抿了抿嘴脣。藍宇珞只是說了十個字,「往者不可諫,來者猶可追。」

「但是……那都是……生命啊。」連沐亞抬起頭,有些茫然的看著兩人,「我感覺的到,雖然不是我親手……」

「什麼意思?」藍宇珞皺起眉。

「他們拿我的法力去做了一個人偶……」連沐亞稍微比劃了下,「因為法力來源的關係,我看得到那個人偶看到的事……包括她怎麼殺了那些……」

「她?」藍敏芸插話。

「人偶的性別是女孩子,長相基本和我一樣,但是都是維持著金色頭髮,而且眼睛是紅色的。」連沐亞描述,「他們稱呼她為『亞絲倫』。」

藍宇珞突然想到欣緹絲之前說的那個敵人,還有水盤中看見的那名金髮紅眼少女,那已經是很久以前的事了,現在知道那並不是連沐亞本人,他有種鬆了一口氣的感覺。

回過神時連沐亞又恢復了低落,他拍拍她的肩膀,「不是妳的錯。」

「是啊,其實所有人都沒錯。」連沐亞莫名其妙的回了一句,藍宇珞和藍敏芸都不明白她在說什麼。「什麼意思?」夢魔少女不確定的問。

「他們,黛咪艾緹。」

「誰是黛咪艾緹?」

「黯黑異族……不,對方的幕後主使者。」連沐亞沉默了下,「其實她是奶奶的妹妹,原名是——」

「艾麗卡‧西爾克特。」藍敏芸很快的接話。

「嗯。」連沐亞輕應一聲,「為了稱呼方便,我還是叫她黛咪艾緹好了,她現在是自稱黛咪艾緹,我想這跟她是『操控者』有關係。」

「黛咪艾緹聽起來像是『Dominate』的音譯,」藍宇珞皺眉,「就是支配的意思。」他向露出一臉困惑的藍敏芸解釋。

「就是那個沒錯,」連沐亞點點頭,「她是墮落的風精靈——」

「奶奶說,布蕾西絲聖者告訴她艾麗卡雖然跳下懸崖,但沒有屍體。」藍宇珞插嘴。

「那是因為她墮落了,墮落的異族眼睛都會變成灰色,而她原本眼睛顏色是藍色,」連沐亞指了指眼睛,「所以現在變成了灰藍色,不過還是金髮。」

「等一下,那個灰藍色眼睛……」

「在說莎西莉絲亞小姐和洛那斯森先生兄妹之間的愛恨情仇,精靈戰爭起源時有提到。」連沐亞朝藍宇珞點點頭,「莎西莉絲亞小姐在森林中碰到的就是已經墮落成黛咪艾緹的艾麗卡,是相同的法術,所以黛咪艾緹絕對是操控者。」

「好棘手。」藍敏芸一手撐著頭,一手挽著連沐亞的手臂。藍宇珞覺得這位夢魔小姐好像有些透明。

「是很棘手,只不過如果故事是真的,那麼武器我們也不是沒有。」連沐亞點點頭,然後淺淺一笑,「到時候可以把族長大人和希西奈小姐推到前線,我相信族長大人對希西奈小姐的強烈感情絕對足以抵抗黛咪艾緹的操控。」

三人都笑了,不過心裡還是希望這能成為真實,畢竟現實殘酷的令人想哭。

連沐亞清了清喉嚨,有些疑惑的看向藍敏芸,不是錯覺,夢魔少女正漸漸融入背後的夕日花,像背景一樣,但那張神似連沐亞的臉只是露出一個笑容要她說下去。

「其實原本黛咪艾緹不會墮落的,這或許一切都要怪兩姊妹的父母。

「姊姊布蕾西絲從小便展現了在各方面的天賦,武技、法術、理論,沒有一樣難得倒她;妹妹艾麗卡就讓人有些失望,她們的父母原本以為妹妹會和姊姊一樣聰明,但艾麗卡非常普通,普通的不得了。

「倆姊妹的父母對艾麗卡非常失望,便把所有的重心都放在布蕾西絲身上。」

「這樣導致了姊妹的父母完全忽視艾麗卡。」藍宇珞靜靜的接話,他大概明白為什麼連沐亞會認為所有人都沒錯,甚至連最初煽動莎西莉絲亞挑起精靈戰爭的艾麗卡都是無辜的——因為在連家也發生了這樣的情況。

連沐亞在連家接近透明,而在記憶被竄改的情況下,連家的情況卻和之前連沐亞在的時候沒什麼兩樣。

果不其然,連沐亞沉默了,半晌後才重新開口:「兩姊妹的父母忽略了艾麗卡,而艾麗卡的童年幾乎沒有父母。十分幸運的,布蕾西絲並沒有因為自己比妹妹優秀便驕傲,她和艾麗卡感情非常好,別人看到她們都以為是雙胞胎,其實她們差了接近五十年。」

藍宇珞想起那張放在盒子裡的照片,活著且年輕的布蕾西絲和還未墮落的艾麗卡,姊妹倆笑得是如此開心。

「然後事情就發生了,」少女嘆了一口氣,藍敏芸摟摟母親的肩膀,夢魔少女正處在快散不散的中間。「艾麗卡認為西爾克特家不再需要她,十分難過的從風崖跳了下去……」

「風崖?」藍宇珞有些訝異的插話,連沐亞三年前也是掉下風崖。

「我覺得可能就是這個原因她當初才讓我從風崖摔落,因為那是她改變的起點。」連沐亞不確定的說,「艾麗卡從風崖跳下去,她是有落地的,但是不知為何沒有死去,而是變成了墮落精靈。

「剛開始,艾麗卡很排斥自己墮落精靈的身分,但是因為知道現在的自己如果出現在眾人面前肯定會被關起來甚至當場誅殺,她只好躲在風崖附近的森林。

「艾麗卡有時會用墮落精靈特有的法術偷看風精靈族,她看到了自己的父母,看到了自己的姊姊,布蕾西絲。」連沐亞輕輕的說:「他們都在笑,笑的很開心。

「就像她不曾存在過一樣。」

藍敏芸等待著連沐亞接下來要講的內容,卻發現少女只是沉默。夢魔少女偏了偏頭,看向了召喚者,「媽媽?」

藍宇珞朝她微微搖頭,藍敏芸這才發現艾麗卡‧西爾克特發生的情況也可以套用在連沐亞身上——差別或許只在於是否被法術修改。

連沐亞朝眼前的夕日花發呆了一會兒,橘紅色讓她的眼睛有些刺痛,可是當垂下眼簾看向地面時,映入眼中的三雙鞋子讓她有些暖暖的。「艾麗卡再也沒有回去過風精靈族,她隱居在森林裡,只有動物相伴,也是在這段時間內,她發現了自己的聲音具有強制性的力量。」

「操控?」

「就是操控,」連沐亞點點頭,「艾麗卡發現她的聲音可以操控生物,不論是植物、動物或是人類,甚至有些迷路的異界種族也會被她用聲音操控。

「然後莎西莉絲亞出現了。

「莎西莉絲亞或許是最有名的、被操控者操控過的例子。莎西莉絲亞被父母拋棄之後遇到了艾麗卡,然後告訴艾麗卡自己身上發生的事,艾麗卡便答應教導她闇系法術,然後煽動——不,應該說操控她開啟精靈戰爭。

「莎西莉絲亞開啟了精靈戰爭後,異界便陷入了混亂,異界種族分為了光明與黯黑兩派,光明異族組成聯軍對抗保護莎西莉絲亞的黯黑異族,但異界較偏黯系的種族也有一些加入了光明異族。」

「婏妖。」藍敏芸想到了自己偶爾會看見的婏妖族人,他們都有紅紅的眼睛和白色的頭髮,而且施法時手指會飄出一縷淡淡的黑氣。

「他們是其中之一。」連沐亞點點頭,「當然我們都知道精靈戰爭的結果是死去的洛那斯森先生附身在奶奶的身上殺死了莎西莉絲亞,所以這部分我就跳過了。在莎西莉絲亞死後艾麗卡就不見蹤影,然後再次出現時就變成了現在的黛咪艾緹。」

三人間一陣靜默,誰知道這位操控者小姐竟然是個報復社會主義者,一心想著要向異界報仇,跳崖自殺了都還沒忘記,結果變成了墮落精靈老妖怪。

藍敏芸低頭看了看雙手,白皙的皮膚已經接近透明,但還沒完全消失。她皺了皺眉,連沐亞的渴望是「回到藍宇珞身邊」,為什麼願望實現了她卻還沒消失?

連沐亞怔怔的看著即將沒入地平線的夕陽,沒有開口說話。藍宇珞皺了皺眉,「沐亞、敏芸,回去吧。」

藍敏芸乖巧的站起身,然後幫忙藍宇珞將連沐亞從地上拉起來。少女將目光從夕陽收回,跟著藍宇珞一起回貓妖族,藍敏芸走在兩人身後。

原本連沐亞還能聽到夢魔少女雙腳碰到地面的輕微摩擦聲,但到最後身後就變得一片寂靜,像是沒有人一樣。

也的確是沒有人。

連沐亞抿著嘴盯著藍敏芸踩過的地面,藍宇珞只是握緊了她的手,一語不發。

夕陽落下了,夜幕降臨。

 

 

當回到醫護室時大家都很訝異藍敏芸沒有跟著回來,在藍宇珞簡單的解釋後才明白夢魔少女是回去魔界了,或許再也不會回來。

季瓔在聽說連沐亞醒來的消息後也是暫時拋下了前線的一切準備事項來到醫護室,準備見一見這位她一直都是只聞其名其聲不聞其人的風精靈少女,在知道了藍敏芸的消失後不禁為小少女感到惋惜。

她是魔精靈,當初是被萊恩斯召喚出為戰爭時的工具,雖然身體和夢魔相同,都是由法力構成身體,但是兩者的生成條件卻完全不同——魔精靈被召喚後便會陪伴召喚者直至召喚者死亡,可夢魔卻是在召喚者完成願望後便消失。

即便如此,該做的事還是要做。季瓔和其餘人窩在小小的醫護室聽連沐亞敘述關於敵人的背景——承受著克莉絲安娜不是很高興的目光。

在告一個段落之後,連沐亞停下她的故事。藍雨露不解的舉手求解:「小亞妳是怎麼知道這些亂七八糟事的?異界史裡不會有這些東西吧?」

「……是那個叫亞絲倫的人工生命玩偶。」連沐亞沉默了下,「黛咪艾緹非常喜歡逗弄亞絲倫,因此有時會在她面前講故事,但是亞絲倫大部分時間都沒有回應。」

藍雨露為敵人的奇葩行徑稍稍感慨了下,然後繼續聽連沐亞敘述黯黑異族目前的情況。

黛咪艾緹是「操控者」,她利用「自己聲音可以操控或影響別人行為」這個特點說服了黯黑異族組成同盟,一同攻打光明異族。因為她聲音的詭異力量,大多數的黯黑異族都相信了她,但還是有少部分的人不信任她的說詞,而他們都在之後被黛咪艾緹抽離了神智,變成了界於傀儡與生物之間的生物。

有了這些黯黑異族的幫助,黛咪艾緹逐漸接近她的目的——向光明異族復仇。莎西莉絲亞的遺言讓她明白了這個少女始終還是愛著光明異族的,莎西莉絲亞還是放不下過去。

親愛的,異界不可能不排斥黑暗生物。

有光的地方,就會有影子,而異界的光是光明異族,那麼影子就是黯黑異族。

人性就是會自然而然趨利避害,異族和人類之間僅僅是生理結構的不同罷了,本質是一樣的。

光帶給人溫暖,但黑暗多數時間帶來的卻是恐懼。

連沐亞說這些的時候神色淡然,看不出表情,但藍宇珞下意識的認為少女其實是為黛咪艾緹感到難過的。

為遭遇類似而難過。為黛咪艾緹對西爾克特夫婦的恨而難過。為女子別無他法的墮落而難過。

氣氛很沉重,其他精靈或是妖也在默默思索自己的事情,但他們都有同一個疑問——到底是孤單到什麼程度,讓黛咪艾緹甚至不介意是否得到回應,自顧自的說下去?

藍雨露這個少根筋的替他們問出口了,「敵人的首領也太閒了吧!一天到晚講故事是怎麼回事?」

好吧,雖然沒切到重點,但還是勉強Pass啦。

連沐亞眨眨眼,「她有分身,我不知道是怎麼運作的,好像有點類似靈魂出竅的原理,但是出竅的『靈魂』具有實體。」

「好詭異。」露薏莎趴著病床喃喃自語,艾斯塔利摸摸她的頭。「可是分身跟講故事有什麼關係?」

「她自己去戰場上看戰況,分身就在安全的地方看人員分布。」連沐亞想了想,又補上一句:「她有一副棋子,每顆棋子的顏色都不一樣,像是憶恩的是帶著灰氣的紅色、露薏莎是很閃亮的金紅色。」

「為什麼會有灰氣?」卡爾很感興趣的問,這位忙得神龍見首不見尾的貓妖族副族長難得拋下繁雜的戰場事務回來族裡探望終於甦醒的喚風者。

「因為是『盲從者』,」連沐亞向卡爾解釋,「盲從者就像操控者的反義詞,可能是有什麼闇系的法術影響到憶恩,所以她才會變成盲從者。」

「所以憶恩的『盲從』可能有辦法解決?」卡爾敏銳的發現重點。

「理論上是可以的,可是這可能需要黯黑異族的幫忙,畢竟光明異族的法術起源和黯黑異族不同……」連沐亞有些猶豫。

眼看著話題方向就要被拉去探討法術起源,當事人憶恩連忙拍了下床單,「哈囉,不要跑題了,棋子?」

「呃,不好意思。」少女臉紅了下,「因為那個棋子,所以黛咪艾緹會知道每個異界人的動向……所有她見過的,或是知道的。」

「這倒是個嚴重的問題……」

克莉絲安娜看了眼時間,下了逐客令:「現在沐亞需要休息,都給我出去,是的,包括妳、妳,和你。」她依序指過季瓔、藍雨露和藍宇珞,「雨露,不要跟我辯,醫護室是妳權力比較大還是我?」

藍雨露摸摸鼻子,被季瓔拉著出去了。其餘人早已在克莉絲安娜開口的下一秒就率先離開,只有藍宇珞又繞到連沐亞床邊,克莉絲安娜朝他使了個眼色,而他回給女孩一個淡笑。

連沐亞疑惑的看著克莉絲安娜在接收到淡笑後就將門關起,將空間留給他們。藍宇珞拍拍藍雨露坐過的椅子,然後坐了上去。「所以,黛咪艾緹認為自己被拋棄了。被她自己的父母。」

「說不定她真的被拋棄了。」連沐亞低頭看著床單,手中卻突然感到暖暖的。

藍宇珞握著少女的手,嘆了一口氣,「妳別想太多,妳們的情況不同。」

「有何不同?」連沐亞幽幽的說:「對父親和母親而言,我和『親戚的孩子』沒兩樣……」

「妳身邊還有很多人,」藍宇珞摸摸女友的頭,又嘆了一口氣,「我們都會陪著妳。」

連沐亞沒有回應。

「冷藍色的棋子?」

連沐亞有些訝異的抬頭,「看得到?」

藍宇珞只是笑。

少女咕噥著「交血什麼的太犯規」,邊回答:「那是亞絲倫,黛咪艾緹決定讓亞絲倫正式上場,畢竟那時候她的用處也不大了,或許在那之前黛咪艾緹已經和幽禁者講好要把我放出來……」

藍宇珞點了點頭,「那淡金色光芒又是怎麼回事?」

「殺不掉的啊。」連沐亞調皮的笑了。

少年嘆了第三次氣,喃喃唸了幾句,連沐亞瞬間感到睡意。

藍宇珞抽開了手,準備離開房間。連沐亞緩緩閉上眼睛。

「好好睡吧。」

在沉睡之前,她只聽到了這句話,和一個落在額上的、略顯冰涼的吻。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