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間歸屬處

關於部落格
寫文的哪個腦子沒有洞。
  • 491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貓控補習班3-神秘作家與陌生少女-第九章

 

第九章-艾麗卡‧西爾克特

***

克莉絲安娜滿臉疲憊的從研究室裡走出來,手上拿著連沐亞的體檢報告,「沒有怪怪的地方,」少女靠著桌子對巧說:「沐亞除了感覺就一副很久沒進食的模樣就沒有奇怪的地方了,啊,體溫不知道為什麼很低。」

前任喚風者點點頭,「裡面。」

貓妖族年輕的醫者繼承人唉聲嘆氣的推開了病房門,「戰爭時期就是會壓榨人力,勞工有沒有人權了……」

巧低頭笑了下,繼續整理陸成豪帶著妻小出去旅行之前亂七八糟的病歷。

克莉絲安娜進入病房時三個人各自在做自己的事,藍敏芸還在小聲禱告,藍宇珞有些昏昏欲睡,季瓔在看異界的一些記載——用藍宇珞的手機看。

真稀奇,手機竟然找得到關於異界的事,萬一哪天有人手賤去搜尋相關條目怎麼辦。

敬業的小醫者第一件想到的居然是異界的保密性,但是也很快的就把這事丢到腦後了,總之她絕對不會是手賤的那個。少女清了清喉嚨,「咳咳。」

藍敏芸沒理她,繼續唸她的祈禱文;藍宇珞揉揉眼睛,從神遊太虛的狀態拔了出來;季瓔將手機還給藍宇珞,然後看向克莉絲安娜。

「沐亞的報告出來了,目前沒有什麼問題,剩下的還要的沐亞醒來之後再說,」克莉絲安娜邊說邊把報告放在床上,「剛剛的討論結果是讓沐亞在起來之前先讓宇珞照顧吧?」

藍宇珞點了點頭。克莉絲安娜打了個哈欠,「那太好了,希望沐亞能趕快醒來告訴我們一些消息然後趕快結束這場毫無意義的戰爭,我已經好幾個月沒有睡滿八小時了。」

季瓔偏了偏頭,什麼話都沒說。克莉絲安娜揮揮手出去了,一直到確認少女走遠了藍宇珞才開口:「這場戰爭不是為了讓妳殺死那個人的,克莉法小姐。」

「我還沒有那麼無理取鬧,」季瓔輕笑了下,「當然,這只是順便,如果能達到完全的目的會更好。」

藍敏芸終於唸完了祈禱文,「完全的目的?」小少女偏了偏頭,臉上是滿滿的好奇。

「萊恩斯一直希望異界能和平相處……」季瓔將腳縮上椅子,盯著連沐亞的床單看。「可是就算他犧牲了,布蕾西絲小姐還是殺了莎西莉絲亞,黯黑異族依然和光明異族彼此對立,幾乎什麼都沒變。」

「現在幕後主使者可是站在黯黑異族那一邊,妳殺了他也不一定會有所改變。」

「至少世界上少了一個悲傷的人……」魔精靈幽幽地嘆了一口氣,「這個世界,過度悲傷就會造成毀滅,否則這些年因憂鬱而死的人又是哪來的呢?」

您這個悲戀小說家有資格說這些嗎?藍宇珞紳士地一句話也沒說,但不代表他在面無表情聽藍雨露一把鼻涕一把眼淚告訴他雨不停寫的劇情有多悲情時會一句話也沒說。

 

 

克莉絲安娜沒有管很嚴,碎碎念了幾句就把連沐亞的資料處理完,然後下一秒就宣告可以出院了,藍宇珞正式把連沐亞帶回家見父母……啊不是,帶回去照顧,雖然已經見過父母了。

季瓔還窩在原本病房的那張椅子上,一動也不動,就算去提醒她也只是得到淡淡的「等一下就好」,讓原本想在病人出院後打掃一下病房的克莉絲安娜踢到了鐵板。

「克莉絲安娜在碰到專業的範圍時就會變了個人。」藍雨露伸了個懶腰,剛從戰場上回來的少女身上帶了點血腥之氣,但她還是堅持要先來看連沐亞。同樣從戰場上回來的克里歐心有戚戚焉的點了點頭。

藍敏芸在回來的路上被森林精靈的族長日京隨手拉走了,這位先生是個研究法術研究到走火入魔的人,無時無刻都想著要研究法術,敏芸小妹妹早就被他虎視耽耽了一段時間。藍宇珞本來還在擔心日京會不會對藍敏芸做什麼事,正巧飄過的紗西蒂涼涼的丢了一句話。

「唔,日京先生有老婆了,不必擔心。」紗西蒂彎下腰戳了戳還在沉睡的連沐亞的臉,坐在輪椅上昏睡的少女因為無法反抗就這樣被調戲了。「只是可能會有心理陰影而已,不過我看敏芸小妹妹如此堅強,應該是不會發生什麼事。為什麼送沐亞回去時就有輪椅呢?我上次都沒有。」

藍宇珞華麗的忽視了紗西蒂那充滿哀怨的抱怨,他可不相信日京不會對藍敏芸做什麼。

此時這位爸爸(?)正有些擔心……唔,或許該說非常擔心?藍宇珞此時非常擔心,擔心日京會不會傷害藍敏芸,擔心藍雨露是不是下一秒就會宣告和克里歐在一起了(並不會),擔心連沐亞會不會就這樣不醒了……呸呸呸,烏鴉嘴。

藍雨露和藍宇珞是雙胞胎,出生以來就帶著「心電感應」的技能加成。少女呵呵一笑,再哈哈一笑,繼續笑咪咪。克里歐和藍宇珞都用看精神病患的眼光看她,更可怕的是這位精神病患還待在前線的風精靈部隊中奮勇殺敵(?)。

「看屁看?」藍雨露瞥了他們一眼,冷哼一聲,「你們不相信小亞會醒?沒關係,還有我相信哎,而且得要她醒了我們才能快點結束戰爭,我希望我大學能填到好一點的系唔至少不要是那種很容易就被掛科的例如數學概論……話說我可以用暴力搖晃嗎?」

「不可以。」藍宇珞想也不想便拒絕了,藍雨露用小媳婦的眼神看他,弟弟華麗的把姊姊的委屈視作空氣。

門突然被撞開,三人抬頭一看才發現是藍敏芸,身後還有一臉哀怨的日京和滿臉嚴肅的秀蜜雅——女子的頭髮亂七八糟的,和平時從容的模樣大不相同。

「曾奶奶說,布蕾西絲聖者大人的法力氣息消失不見了,就是放在連家的那一個。」夢魔少女換了一口氣,繼續說:「而且連家原本的結界被破壞,連家三人因不明原因陷入昏睡。」

 

 

說起來藍敏芸其實還是比較偏藍家,雖然她的召喚者是連沐亞,但是她一被召喚然後被塞入一些必要知識後就被連沐亞趕去找藍宇珞了,和連家人自然也沒能有什麼相處機會。

然而藍敏芸此時卻一臉焦慮的坐在車子後座。駕駛是秀蜜雅,沒吃過豬肉至少也看過豬走路,和亞爾弗瑞德在平界生活了那麼幾年,還學不會開車簡直是天才,雖然和豬肉沒什麼關係。

秀蜜雅這個駕駛還滿暴力的,甩尾猛轉方向盤,風精靈美女子(並不是)作得連眼皮都沒眨一下,倒是坐在副駕駛座的日京差點被甩到後座。

後座坐的自然就是兩位家屬.藍宇珞和藍敏芸,藍雨露被留下來照顧連沐亞,克里歐則是得知消息後急匆匆的去通知巧——畢竟連家的結界架設她也有出一份力。

相較於前座的日京,父女倆的反應正常的不像在坐玩命快車:藍宇珞看著窗外發呆(因為風景很快就晃過去了沒法欣賞),藍敏芸在低頭焦慮。

秀蜜雅突然踩了煞車,日京被安全帶勒住了,咳了半天才緩過氣。「哎呀,堂堂森林精靈族長差點被一條安全帶謀殺。」風精靈毫不客氣的嘲笑。

日京的表情看起來很想對秀蜜雅比中指,可是藍宇珞覺得日京應該不知道比中指是什麼意思。「妳沒事踩煞車做什麼?」森林精靈族的大家長忿忿不平的問秀蜜雅,他剛剛在頭暈目眩中還在思考一個問題,結果秀蜜雅一個煞車害他撞到車窗,得,連原本的題目是什麼都忘了。

「到了。」秀蜜雅只丟給他兩字,然後轉向後座,「好啦親愛的小珞和敏兒,已經到了連家了,如果不舒服可以在車上再待一會兒沒關係暗妖不會跑過來的,但是如果想吐不提供嘔吐袋喔。」

森林精靈的族長大人早已跳下車,蹦蹦跳跳的前去研究那個同時有貓妖法力氣息的結界。藍敏芸禮貌的回答了「謝謝、不用、不會想吐」,然後跟在父親後頭。秀蜜雅無所謂的聳聳肩,將車子熄火,然後將鑰匙拔掉。

連家此時靜謐的過分。日京還蹲在院子外,皺著眉頭在思索著什麼。藍宇珞熟稔的從信箱內摸出信封,裡頭裝著連家的備份鑰匙。秀蜜雅吹了一聲口哨。

門很順利的開了,但咱們森林精靈族的族長大人還皺著眉蹲在外面,秀蜜雅希望他不要想不開去幫連家的花園施肥,就算是澆花用尿澆也還是要稀釋過的才行。

藍宇珞還是淡定的彷彿天塌下來了都不干他的事,藍敏芸的表情已經沒那麼焦慮了,三人走到了客廳,然後看見了——

躺屍。

就跟酒吧剛打烊後附近的街道一樣,差別只在於連家三人都沒有喝酒:連少研的身旁躺著碎裂的玻璃片,還有一灘水;連詠傑——唔,他是連沐亞的哥哥——趴倒在桌上,作業簿被深色的原子筆畫出一條長長的線;卓彩凌頭靠著樓梯扶手,跌坐在台階上。

「發生什麼事了?」藍敏芸輕聲說,小少女臉上的焦慮又回來了,她率先跑向卓彩凌,讓(名義上的)外祖母安全的坐上樓梯台階。

「如果沒有錯的話,是有異界人闖入了連家。」秀蜜雅越過藍宇珞走向連少研,輕彈手指,破碎的玻璃和水瞬間消失。女子探了探連少研的鼻息,表情似笑非笑,「沒錯,就只是睡著而已,是被人下咒的。

「有趣的是,這法力氣息竟然混有一絲風精靈。」

藍敏芸轉頭看向秀蜜雅,「您的意思是,有風精靈闖入連家?」

「不可能,」率先否認的是藍宇珞,「藍格傑是風精靈長老會議中內定的下一任族長,職務大部分也交接完成了,他告訴我除了戰場上的風精靈部隊外,其他人都被安置在族內保護。」

「如果是從戰場上跑回來的呢?」藍敏芸咬著下脣提出令一種可能,雖然很不想這樣誣衊父母的所屬種族,但是這是少數符合「法力氣息中有風精靈的氣息」的理由。

「更不可能,」還是藍宇珞否認,秀蜜雅興致勃勃的看著父女倆的辯論秀。「妳姑姑藍雨露她是隸屬於風精靈部隊的,和長官混的很好,她第一天去那裡是幾個人現在還是幾個人,沒有人在半途請假。」

藍敏芸的眉頭皺更緊了,小少女也在樓梯上坐了下來,眼睛盯著地板上的瓷磚。「那還有什麼可能呢?」

「當然還是有可能的。」秀蜜雅慢悠悠的開口:「小蕾有個妹妹。」

「布蕾西絲聖者大人的妹妹?」藍敏芸眨眨眼,抬起了頭。

「您是說艾麗卡‧西爾克特?」藍宇珞立刻連到了人名,「但是她不是已經……」

「死了?」秀蜜雅將話接完,然後噘了噘嘴,「他們是這樣說的。記載上是說艾麗卡跳下懸崖後死亡,但是小蕾可不是這樣跟我說的。

「我感覺到那個氣息就這樣覺得了,」她指了指連家三人,「還有外面被破壞的結界,都有那個氣息,甚至沐亞的身上也有一點,很明顯,這是同一人。

「這個氣息混了風精靈的氣息,但是不是族裡的風精靈,也不可能是戰場上的風精靈部隊,所以唯一的可能就是——」

「風精靈的失蹤者。」藍敏芸低聲接話,「只有風精靈的失蹤者才有可能做到。」

秀蜜雅滿意的點點頭,但是小少女低頭思考了一會兒,又抬起了頭,「布蕾西絲聖者大人當年是說了什麼,讓您現在推論出艾麗卡小姐便是幕後的主使者?」

「有兩點,」秀蜜雅比了個二,「一,艾麗卡跳下懸崖,然而卻沒有屍體,只有淡淡的黑氣環繞在崖底。

「二,」女子勾起嘴角,「我相信等等日京就會一臉興奮的告訴我們答案了。」

一秒鐘。

兩秒鐘。

三秒鐘。

森林精靈族的族長大人躍著小跳步進來,嘴裡哼著小歌,「我給你們說說啊,你們不要太驚訝,這個遺留下來的法力氣息可是墮落的風精靈,而且再往下一追查我發現這法力的擁有者竟然是——」

「艾麗卡‧西爾克特。」藍宇珞有些心累的接了下一句,「奶奶剛剛說了,幕後主使者就是她。」

「啊?秀蜜雅說的?」日京不太高興的轉過了頭,「秀蜜雅,妳怎麼能這樣呢?妳要知道劇透死全家——」

「我不管劇透不劇透,那是你的事。」秀蜜雅頗有大姊頭風範的打斷了日京的哀嚎,「重點是,連家人很明顯是被那位已經墮落不知道幾年的艾麗卡給下咒了,不救的話就會因為久未進食而死亡,你有辦法解嗎?」

「沒辦法,當然沒辦法。」日京摸摸鼻子,「那可是墮落了好幾百年的風精靈,法術融合了風系法術和暗系法術,除非也來一個墮落幾百年的風精靈,否則解不開。

「或是魔精靈,像克莉法就可以。喔,夢魔不行,夢魔太弱,不夠。」此時各種高大上的森林精靈族長大人瞥了藍敏芸一眼,搖了搖手。

藍敏芸很失落的退回藍宇珞身邊,藍宇珞拍拍她的肩膀安慰一下,然後抬起頭,「季小姐恐怕沒有辦法。」

「說的也是。」秀蜜雅同意,「不如我們給隔壁鄰居下個咒?讓他們發現連家不對勁,最近都沒有人出來之類的。」

其餘三人都沒什麼意見,秀蜜雅便愉快的前往隔壁下咒,這種事她最喜歡了。

日京繼續進行他的研究。藍敏芸坐回昏睡的卓彩凌旁邊,盯著電視旁的相框不知道在想什麼。藍宇珞上樓前往連沐亞的房間,確認是否有除了布蕾西絲的法力小瓶被偷走。

牆上有一幅幅的畫,角落有個小小的簽名寫著「Muia」,藍宇珞盯著簽名看了好久——至少他認為還滿久的——才發現他們交往那麼多年,連沐亞幾乎沒什麼提到她自己的英文名。

不知道這個簽名在連家人眼中看到的是什麼?藍宇珞不想知道,因為除了他們,所有人眼中的「連沐亞」都變了一個模樣,學校同學都認為連沐亞本身就體弱多病,偶爾才會來學校。

或許這也是艾麗卡‧西爾克特法術運作下的結果?藍宇珞嘆了口氣,這個想法實在令人感到沉重,卻令人不得不去思考,但是這件事可以晚一點再想沒關係。他繼續前往連沐亞的房間。

少女的房間門是開著的,想必是上一位進入者沒有順手帶上門,而這一位進入者肯定是艾麗卡‧西爾克特。藍宇珞順著縫隙進入房間,盡力保持現場完整,不過剛剛秀蜜雅拯救碎玻璃片和連少研時還要求這一點的就是沒有人性了,誰都知道連少研睡在玻璃片旁邊很危險。

桌上有本筆記本被攤開,藍宇珞只匆匆瞥了桌面一眼便走向床邊,床上擺了一個老舊的木盒,此時也是打開的狀態。

木盒裡的物品有些被拿了出來,不怎麼溫柔的放在了木盒的周圍,藍宇珞在其中發現了一張照片,裡頭是兩名金髮女子,由外貌來看不難看出兩人和連沐亞有血緣關係——因為連沐亞和看起來年紀較大的女子幾乎是一個模子印出。

布蕾西絲和艾麗卡‧西爾克特。藍宇珞默默的想著。

布蕾西絲和艾麗卡相似的就像雙胞胎,但姊姊的眼睛是綠色,妹妹的眼睛卻是藍色。兩人和樂融融的站在一起,布蕾西絲將頭偏向妹妹的額角,艾麗卡有些害羞的將雙手放在身後。

藍宇珞看著照片忍不住分神,究竟是發生了什麼事,才會讓姊妹倆撕破臉,一個自甘墮落一個被迫對妹妹兵刃相向?

少年嘆了一口氣,小心翼翼的收集起艾麗卡‧西爾克特留下的法力氣息——日京肯定有收集,但是跟他借來還不保證能無雜質的還給他就是另外一回事,還不如一開始就自己收集。

回去後克莉絲安娜和巴薩肯定又有一陣忙,藍宇珞神色淡然的把已經保存好的法力放進口袋,準備離開房間,卻突然注意到那本攤開的筆記本。

連沐亞的房間,連沐亞的筆記本,看起來非常正常,可是藍宇珞卻覺得不正常,因為連沐亞都是使用固頁筆記本,固頁筆記本的缺點除了頁數固定之外,就是撕裂會有很難看的痕跡,因此連沐亞要撕下筆記本的內容都會用美工刀先劃線再撕去。

而此刻卻有一道醜陋的撕裂痕跡在連沐亞的筆記本上。

藍宇珞的表情不再淡然了。

 

 

藍宇珞急急忙忙衝下樓梯時差點撞到正巧也要上樓的藍敏芸,那張相似的臉龐讓他差點錯認為連沐亞,但一雙淺褐色的雙眼還是讓他看清了眼前人的身分——此時藍敏芸的臉上也帶著著急。

甚至,還有一絲興奮?

秀蜜雅表情淡淡,站在了客廳門口準備離開,女子的臉上卻也帶了一絲笑意。日京倒是已經離開了客廳,估計是在玄關等著。

這是發生什麼事?藍宇珞皺起眉,伸手扶住也差點摔倒的藍敏芸。「怎麼了?」

「爸爸!剛剛姑姑給奶奶默音傳聲,要我們快點回去!」藍敏芸臉上露出大大的微笑,語速不由得加快,「媽媽她,醒來了!」

 


她躲在門後,先是朝外看了看正在談話的兩個女孩,確認她們的注意力不在自己原先的病房後,便悄悄跑了出去。

風精靈化作一陣風,輕輕從門縫下竄出,然後又很快凝成人形,飛快的跑向東方。

金髮的少女一身純黑奔跑在寂靜的街道上,有什麼話消散在了風中。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