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寫文的哪個腦子沒有洞。
  • 493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貓控補習班3-神秘作家與陌生少女-第八章

 

第八章-昏迷的喚風者

***

當藍宇珞和藍敏芸帶著昏迷的連沐亞回到貓妖族的時候藍雨露並不在,在貓妖族入口迎接他們的是目前理論上會很忙的克莉絲安娜。

「老師說,喚風者回來可能會有傷痕,要我過來看看。」米白色長髮的貓妖少女害羞的笑了笑,藍宇珞不太信任的看著這名曾經調出解藥唸作毒藥的少女。「嘿,別這樣看我,至少神聖治癒法術我還是學得很不錯的。」

藍宇珞半信半疑的把連沐亞交給克莉絲安娜,但是明明是昏迷狀態的連沐亞卻緊緊抓著藍宇珞的衣服不放。克莉絲安娜尷尬的笑笑,「沐亞,我就看看而已,不用那麼緊張啦。」

沒放開。

「媽媽,克莉絲安娜小姐是妳好。」藍敏芸加入勸說行列——雖然對著一個昏迷的人講話實在是很詭異的事。

還是不放,連沐亞的那雙手就像黏在藍宇珞身上一樣,死都不放開。

「……」藍宇珞表情依然淡定,但藍敏芸就是能感覺到他很尷尬。連沐亞皺起眉,又往藍宇珞懷裡縮了縮。

露薏莎無聲無息的出現在克莉絲安娜後頭,「唷,三年前的小風精靈。」紅衣少女惡作劇的在克莉絲安娜耳朵旁輕吹一口氣。

克莉絲安娜打了個寒顫,「露薏莎小姐,您就別玩了,為什麼您此刻在這裡呢?」

「『光盡』還在保養,今天沒辦法去前線。」露薏莎滿臉的無精打采。她和艾斯塔利是光精靈族中少數幾個好戰份子,炫天玲總是對他們很頭痛,卻也不得不承認有時武力比智力更好用。「不過小安娜碰上麻煩了?」

克莉絲安娜忍不住苦笑。和貓妖們相處久了,露薏莎也學會了「安娜」這個稱呼,不過至少不用擔心她會叫自己「公主」。「是的,喚風者不願放開藍同學,這導致我無法確認喚風者身上是否有傷勢。」

露薏莎「嘖」了一聲,「沐亞,聽得到我說話吧?不用擔心藍宇珞會離開妳,因為……」

紅衣少女突然低下身在連沐亞耳邊說了幾句話,連藍宇珞都聽不清露薏莎對自家女友說了什麼,但是在露薏莎重新站直身體後,連沐亞的確就放開手了。

克莉絲安娜從藍宇珞手中接過連沐亞,然後快速轉身跑進貓妖族內部,不用想也知道是要去貓妖族的醫護室,說不定陸文豪或諾卡歐已經在那裡等著了——正牌醫者.陸成豪此時正帶著妻兒在平界到處旅行,總之不要到異界,畢竟異界有法則規定不可以將戰爭帶至平界。

露薏莎從頭髮上拔下了一根髮夾玩,就是很普通的髮夾,因為「光盡」真的被拿去保養了,手中沒有長刀在身的光精靈紅衣女俠大大表示自己好空虛,像沒穿衣服。

藍敏芸和藍宇珞此時都是疲憊滿身,但露薏莎還擋在門口,繞過去會被罵,不繞過去就要睡死在這裡了。

「露薏莎小姐……」

最後是由藍敏芸開口,小小的夢魔少女有些怯生生的,但是露薏莎露出了和藹可親(?)的笑,「怎麼了?」

「我們可以過去嗎?我和爸爸都好累,想休息了。」

「唔,可以過去啊,可是你們還不能休息。」

為什麼?藍宇珞想翻桌,可惜這裡沒有桌子,藍宇珞的教育也告訴他不可以對女生翻桌,這是基本禮貌,雖然他真的很想對露薏莎翻桌。

為什麼?藍敏芸想大哭,可惜這名新生的小夢魔目前還哭不出來,她只能裝出哭的聲音假裝擦擦眼淚,但是這個已經活了好幾百歲的老妖怪姊姊肯定馬上看出來自己是在裝。

「因為你們還要向同盟會議報告過程,」露薏莎瞥了這對父女一眼,「我還幫你們爭取了免寫報告,怎麼,感謝我唄?」

藍宇珞不想理她,藍敏芸也不想理她,但是全光精靈族最有殺傷力的神器現任掌管者.露薏莎仍然自得其樂的自顧自地說了下去:「你們家的風精靈老頭成天在那邊碎碎唸,一下唸諾卡歐說什麼把沐亞抓去貓妖族當喚風者結果出事了,一下唸歐希娜雅說什麼沒有囑咐好欣緹絲把沐亞看好結果出事了,唸來唸去也沒辦法改變什麼……」

妳在這邊說也沒辦法改變什麼。藍宇珞默默的想。

此時露薏莎已經開始邁步進入貓妖族了,紅衣少女走在他們前面不說,還邊說邊唸,比起風精靈的老族長也是不相上下:「……還不如上藍格傑早早上任了呢,連克莉法小姐都看出藍格傑是老爺爺的內定繼承人,只不過女友在外族,約會很困難啊,蹺班也不方便……」

別人的事妳管那麼多?藍敏芸不太高興,因為他們經過了醫護室,藍敏芸想要進去看看連沐亞,但露薏莎頭也不回的持續進行前往長老會之路。

他們又不是三過家門而不入的大禹。

 

 


大部分的光明異族族長都先回去自己的族裡處理族內事務了,有些族長去了前線,但有些族長留了下來,例如風精靈的老族長和炫天玲。

藍格傑倒也留了下來,此時正和手上有一個小箱子的米娜露在角落卿卿我我。首席治療師看得出來已經很久沒休息了,淺銀色的大眼下方有淡淡的黑眼圈,但還是打著精神和藍格傑共享這得來不易的相處時光。

露薏莎飄到正和季瓔討論事情的炫天玲旁邊,「族長大人哎,兩位勇者把喚風者大大救回來了,要報告一下。」

炫天玲微微怔了下,才轉頭向諾卡歐揮手,偽.小正太此時正倚在窗台耍憂鬱,還站在小板凳上。「諾卡歐,你們家的小喚風者回來了,代理喚風者和小夢魔回來報告。」

「明明就是我們風精靈族的!」風精靈族的老爺爺族長氣的吹鬍子瞪眼睛,一旁陪老人家聊天的卡爾連忙安撫老族長。

諾卡歐從善如流的從小板凳上跳下來,然後跑向會議桌的主席位,拉開主席位旁的幾個位子,「好吧雖然人沒有很多但因為情報到了就開始開會吧,唉真不想開會啊希西奈到底什麼時候回來……」

一邊說著,小男孩一邊嫉妒地看向角落。藍敏芸跟著他的視線看過去,藍格傑正好輕輕吻了米娜露的額頭一下。

「……」

眾人表示眼睛被閃瞎了,但是米娜露一點羞澀也沒有的悄悄離開了會議室,然後藍格傑神色如常的回到會議桌旁邊。眾人都用一種很詭異的目光看著風精靈少年。

「怎麼了?」

季瓔代表眾人微搖下頭,藍敏芸心想好好我也想要爸爸媽媽那樣,諾卡歐心想好好我也想要我和奈奈那樣……

「咳。」卡爾輕咳了聲,諾卡歐才發現自己不小心用到默音傳聲了,所以全會議室的人都聽到了自己剛才在想什麼……小男孩的臉「騰」地一聲,紅了。

炫天玲用很詭異的目光看著他。

「咳,不好意思。」諾卡歐有些尷尬的清了清喉嚨,「炫天玲妳是還要看到啥時!回歸正題!我喜歡的是水精靈還是冰精靈一點都不重要好嗎!」

「很重要啊,攸關於你未來會不會有子嗣,所以非常重要啊。」炫天玲不冷不熱的回。

卡爾按住炸毛的諾卡歐,「族長,我們先讓宇珞和敏芸報告吧,這事就先放一旁……」男子示意藍宇珞和藍敏芸從頭到尾將事情完完整整的講清楚,藍宇珞看向藍敏芸,小少女偏了偏頭,將自己的脈絡思緒釐清,然後開始敘述故事。

就只是敘述而已,沒有高潮迭起,沒有過多的形容詞,就只是敘述而已。露薏莎在一旁打了個哈欠,然後被炫天玲瞪一眼。

「……然後剛剛露薏莎小姐將我和爸爸拉到這裡來,就這樣。」

小少女敘述完畢,聳聳肩,便坐了下來看向諾卡歐——畢竟這間會議室是貓妖族的,而貓妖族最高總長是他,雖然小正太的外表讓人很不可信,但是大家都知道其實他是偽裝的。

果不其然,諾卡歐沉吟了一會,便開了金口,「這其中一定有陰謀。」

——我們都是這麼認為的。炫天玲翻了個白眼;藍格傑和卡爾都無奈的苦笑;藍宇珞和季瓔都沒什麼反應;藍敏芸一臉認真的等待諾卡歐的下文;露薏莎……露薏莎躲在角落睡著了。

「不過,喚風者尚未清醒,可能無法確定黯黑異族在喚風者身上動了什麼手腳,就是不知道……」諾卡歐猶豫一會,看向藍宇珞,「宇珞,不知道你會不會介意克莉絲安娜把沐亞的衣服扒下來?」

「……」

「沒有回應就是不會介意了,犧牲小我完成大我,戰爭常事,習慣就好。」諾卡歐很快的解決了這個小問題,「露薏莎,我知道妳是外族的,但現在是非常情況,所有的情報都集中在沐亞身上,但是沐亞現在還沒醒,我們只能先幫她作體檢,確認她的身體目前的狀況,請妳幫我默音傳聲一下,告訴克莉絲安娜可以把沐亞的衣服扒掉了……哈囉?露薏莎小姐?」

沒有回應,炫天玲皺下眉,露薏莎馬上從睡夢中驚醒。「好痛!族長妳幹嘛對我尖叫?」

「還不是某人在開會途中睡著。」炫天玲毫不留情地說。在場的所有人都知道某人是誰。

「呃,人家不是故意的啦。話說有什麼事嗎?」露薏莎眨眨眼,諾卡歐把上面那一大串話重複一遍。「好的,稍等一會,可是如果我沒記錯的話,醫護室旁邊都會設結界吧?」

「好麻煩……那妳就直接跑去。」

「那就只能直接跑去了,」紅衣少女聳聳肩,然後很快的離開了會議室。剩餘眾人繼續開會。

「那麼現在就只能等醫護室的體檢結果。」諾卡歐替這件事先暫時下了結論。「如果體檢完之後,喚風者還是還沒清醒的話……」

「那就先交給代理喚風者吧,宇珞一定會把沐亞照顧的好好的。」卡爾溫和的提出建議,諾卡歐點點頭同意了:「那麼就先讓宇珞暫時照顧昏迷的喚風者,並且請在喚風者甦醒後立即將喚風者送至醫護室作二次檢查。」

藍宇珞頷首表示同意。

諾卡歐用指尖敲了敲桌面,「那就先這樣了,先暫時散會,一切事項等待喚風者甦醒後再繼續討論。」

藍宇珞和藍敏芸是最早起身的,不過在推門的那一剎那,原本在和藍格傑討論著什麼的卡爾突然抬起頭對父女倆笑了笑,「宇珞、敏芸,你們已經可以去醫護室看沐亞了,順便請露薏莎帶著『光盡』回來,我們有幾個動作想請她示範一下。」

藍敏芸點點頭,代替藍宇珞答應了。兩人離開了會議室,前往醫護室。但是不一會兒有一道纖細的深色身影也跟了上去。

是季瓔。

 

 

當他們到達醫護室時已經體檢完畢了,他們只看到巧坐在醫者的位子上皺著眉看著資料。女子抬起頭看了他們一眼,「裡面。」

今天貓妖族前任喚風者的言詞依舊簡短。

季瓔點點頭,藍敏芸傾身向前,「巧小姐,媽媽也在裡面嗎?」臉上是滿滿的希望。巧用有些憐憫的眼神看著少女,吐出三個字。

「還沒醒。」

小夢魔的表情瞬間落寞。藍宇珞摸了摸自家女兒的頭,向巧道了聲謝。季瓔不知何時已經消失了。

進入了醫療室較深處便是一間又一間的病房,最底處是醫者的研究室,但因為陸成豪大部分時間都待在平界,這間研究室儼然已經成為了克莉絲安娜專屬。

研究室門上的小窗透出微微的亮光,顯示身為醫者繼承人的那名米白長髮少女正待在裡頭的事實。藍氏父女倆對於進入醫者研究室一點興趣也沒有,兩人稍微找了下便找到了連沐亞的病房。

季瓔在裡頭默默的坐著,還佔走了唯一一張椅子,女子看到兩人進入後只是默默的變出兩張椅子。藍敏芸沒有坐下,而是先走向了尚未清醒的連沐亞旁邊,握了下少女的手,小聲喃唸了幾句話。

藍宇珞則是坐在季瓔旁邊,女子像是自言自語般輕輕的開口:「我從來沒有看過現任喚風者,就算那時我知道了會有小夢魔來找我,我也只聽過現任喚風者的聲音。」

藍宇珞靜靜地聽,也沒開口打斷。

「很難想像這麼一個孩子就待在了那個黑暗的地方,」季瓔探出手,像是在觸碰空中的某件事物……或是某個人。「藍宇珞,我活了將近千年……不,應該說我有軀體將近千年,我從來沒有看過在那麼黑暗的地方還有那麼深切的希望。

「我知道你感受不到,但是我可以,當小夢魔來找我時,她的全身上下都帶著一股濃濃的渴望和眷戀,我已經……很久沒有看到了。

「她和我很像,」魔精靈淡藍色的眼珠裡是濃濃的悲傷,「同樣想念一個人。」

藍宇珞看著季瓔,一個人名就這樣跳了出來,「萊恩斯先生?」

季瓔沉默的點點頭,看向藍敏芸。小少女此時坐在了椅子上,給母親小聲匯報著近況。

「那麼妳逃來平界……」

「命令?」魔精靈偏偏頭,肩膀上的深褐色長髮垂了下來,「不,不如說是叮嚀,他要我在感應不到他的氣息時,首要之務是保護自己的安危。」

「那妳照做了?」

「我想救他,」季瓔將腳縮進椅子,只露出一雙眼睛繼續盯著連沐亞,「萊恩斯還可以活很久的,他原本可以活到戰爭結束的,他可以和我一直在一起的,只要他打從一開始就召喚我,不要召喚那些惡魔。」

「那些契約害死了他,」魔精靈低聲說:「而那個叫莎西莉絲亞的影精靈開啟了精靈戰爭,害他得要召喚惡魔並且訂立契約。」

「但如果沒有精靈戰爭,妳不會在這裡。」藍宇珞靜靜的說。

女子怔了一下,然後抬起頭,對少年有些虛弱的笑了下,「謝謝。但是我知道其實莎西莉絲亞沒有錯,我不恨她。

「那時喚風者和我交換了一些條件,她告訴我開啟精靈戰爭的人是誰,所以我來了。」

季瓔的語氣還是淡淡的,但藍宇珞首次在這位據說十分強大的魔精靈面前感受到那濃濃的殺氣。女子淡藍色的眼珠裡似是有紅色的火焰在燒。

「我要親手殺了她。」

 

 


麗瑞碧打了個噴嚏。

黛咪艾緹離開後,亞絲倫也重新投入戰場,而她則是找了個視野良好又可以俯視的好地方繼續觀察戰局。

目前雙方是不相上下。為什麼那些光明異族都那麼耐打啊?暗妖少女不耐煩的想,心不在焉的摸著鐮刀的握柄。

眨眨眼睛,她抽出鐮刀,往戰場裡輕輕一躍。

 


拿著封有布蕾西絲法力的冰藍色小管子,黛咪艾緹輕輕彈了下指尖,一股法力擴散在空氣中。

女子沒有立即離開房間,她留在了連沐亞的房間,隨意翻翻少女留下的物品。作業簿整整齊齊的放在書架上,黛咪艾緹看著書架上擺的書本,眼神很是玩味,她伸出手拿下一本。

連沐亞的筆記十分整齊,乾乾淨淨的,從頭到尾甚至只用了黑藍紅三種顏色,但卻把該標的重點都寫了下來。

大部分的內容黛咪艾緹都看不懂,但是從筆記看來也可以看出連沐亞是個很認真的學生。女子隨意的翻了翻,卻發現了最後一頁不是筆記,而是一張隨手畫的素描。

是一個少年的側臉,黛咪艾緹並不知道少年的眼神所向之處,但是連沐亞在角落寫了一行小字:今天宇珞也一樣認真呢^_^

然後回應是「……」。

黛咪艾緹驀然彎起脣角。

就知道對於連沐亞,除了家人,還有比布蕾西絲‧西爾克特的法力更重要的東西。

她毫不留情的將素描撕了下來,固頁筆記本的紙頁無法像活頁筆記本般撕得乾乾淨淨,在本子上留下了參差不齊的痕跡。

連沐亞寫下的表情符號就這樣和省略號一起留在了筆記本上。

黛咪艾緹隨手將紙張折起塞進口袋中,開門離開了連沐亞的房間。

 

 

連沐亞的身周全是黑暗,只是這次再也沒有冰冷了,而是一股溫暖。有雙小手握著自己,在旁邊小聲祈禱。

她有些悲傷的笑笑。

除了祈禱聲外,還有兩道聲音在輕聲交談,但是她聽不出是誰的聲音,也不知道在談論什麼內容。

該醒來了,該睜開眼睛了。

但是她做不到。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