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間歸屬處

關於部落格
寫文的哪個腦子沒有洞。
  • 491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貓控補習班3-神秘作家與陌生少女-第七章

 

第七章-冰棺中的沉睡者

***

連沐亞做了一個夢。

在夢裡她的眼睛不是黑色的,卻是猩紅似血,而且追風者和冰鋒都不在她旁邊,反倒是一條叫作毒痕的長鞭。

她總是跟一個拿著鐮刀的暗妖少女在一起,連沐亞認識那個女孩子,因為她就是在繼承測驗中對她施展闇夜屠殺的那個人。

她不明白為什麼她會和那個女孩子走在一起,而且夢中的自己好像還很信任她。

暗妖少女不喜歡戰爭,可是暗妖少女喜歡殺人,然而一個聲音輕柔的金髮女人要暗妖少女指揮,所以她通常在前線最常做的事是摸魚。

有時候連沐亞會陪她一起,暗妖少女通常喜歡在這時候偷偷看光明異族那邊在做什麼,連沐亞看到了很多熟人,她看到憶恩雙眼空洞的站在最前線拿著長槍.月戮施展一個又一個詭異的法術。她看到愛比玫、巧和卡爾站在桌子旁看著戰場的地圖,旁邊有一個褐髮女子指著地圖不時說些什麼。她看到了米娜露、克莉絲安娜和藍格傑忙著調配藥水,而希西奈穿著一身黑、蒙著臉站在外面——就算蒙著臉,她還是看得出來那是希西奈。

大家都很忙,連沐亞很擔心光明異族的行動被黯黑異族發現,可是夢裡的她什麼都做不了。

不過暗妖少女好像也沒有上報這些事情的興趣,每次看完,暗妖少女都是伸了個懶腰,然後說:『好累喔,小倫,我們回去吧。』

然後就回到了黯黑異族。

日復一日的做著這些事情,然後直到她看到了藍宇珞和藍敏芸。

藍敏芸是她召喚出的夢魔,當她看到夢魔少女時還以為是藍日耀在哪裡的私生女被風誼瑤發現了,不過她很快的想起來藍敏芸其實是她召喚出的夢魔。

因為她拿著失落的艾文斯.逐夜。

艾文斯三大遺寶皆為混血的精靈化成,夜影是風精靈和影精靈的混血.夏德‧艾文斯;白潔是森林精靈和光精靈的混血.懷忒絲‧凱畢奈沙;冰鋒是冰精靈和水精靈的混血.愛絲克琳‧貝利坦。

但其實艾文斯遺寶有四把劍。

最初的四個混血精靈分別是兩男兩女,也恰好是兩對情侶,因此夜影得要配上冰鋒才能發揮全力。

但是白潔的搭檔消失了。

據說這和當初懷忒絲比搭檔早死的原因有關,懷忒絲的搭檔是最後一個死的,而能將靈魂轉換成物體「靈抽術」只有夏德和愛絲克琳會。

據說懷忒絲的搭檔沒有變成劍就死了,可是保管艾文斯遺寶的風精靈堅持有四把劍,只是最後一把尚未找到。

現在連沐亞找到了,她知道其實懷忒絲的搭檔有成功施展「靈抽術」,她知道其實奈特很懷念懷忒絲。

因為懷念,她成功召喚了夢魔;因為奈特對懷忒絲的懷念,以及交血後獲得的間接艾文斯血統,藍敏芸帶著逐夜出現。

奈特是火精靈和暗妖族的混血,而奈特較偏暗妖族,暗妖族是黯黑異族,部分的黯黑異族死後會到魔界。

然後奈特在魔界變成了逐夜,然後那時還沒有長相沒有意識沒有名字的小夢魔撿到了逐夜。

多麼美好的巧合。只有艾文斯能拿著艾文斯遺寶,所以小夢魔接受她的召喚,還因為懷念把逐夜一起帶了過來。

就因為一把劍,連沐亞很快的辨認了夢魔的身分,然後她發現兩人似乎是在討論一件很重要的事。

那是黯黑異族領地附近的地圖。連沐亞很不安,她想大叫,她想叫藍宇珞和藍敏芸跑走,她想叫他們不要過來。

可是她什麼都做不到。

她什麼都做不到。

 

 

藍雨露的杯子從她的手中滑下。

哐啷。

所有人都轉向她,然後看向地上破碎的杯子。

因為藍宇珞和藍敏芸前去暗妖族搶劫……噢不是,前去拯救人質,因此藍雨露代替藍宇珞參加了會議。

她只是想喝口水,然後杯子不知怎麼就從自己手中滑下。藍雨露眨眨眼,「沒事。」

「白潔。」巧指了指藍雨露的口袋。

藍雨露有些疑惑,卻是把白潔召喚出來——然後便發現白潔在沒有戰鬥的情況下發出白光。

諾卡歐盯著白潔發呆了一會兒,然後拉了拉坐在一旁的光精靈族長,「炫妳怎麼說?」

「這把劍的光明氣息很強烈。」光精靈族長是個外表看起來在三十歲上下的熟女,此時女子摸了摸下巴,給了小正太這個答案。

「不用妳說我也知道,」諾卡歐翻了個白眼,「白潔本來就是光明屬性。可是,為什麼會突然失控?明明雨露沒什麼用它的說。」

「諾.卡.歐。」

「呃,我是說,雨露因為日緋比較好用所以都用日緋上戰場!我絕對沒有想說雨露沒出什麼力都在打醬油刬水!可惡光變亮了雨露妳做了什麼!」

少女冷哼了聲,白潔的光稍微變弱了,其它光明種族的代表都捂著臉悶笑。「紗西蒂妳笑屁。」諾卡歐可憐兮兮的癟癟嘴。

「牙齒白,拍牙膏廣告啊。」紗西蒂見狀拿下手,露出一口燦爛的白牙,正大光明的笑。

貓妖.一點威嚴也沒有.很愛裝可愛.年齡老得像怪物.小正太.族長.諾卡歐翻了個白眼,咳咳幾聲,清了清喉嚨,喝了口水,拿起資料翻了翻,整理下衣服……

坐在諾卡歐旁邊的卡爾轉過頭對盲從者說了些什麼,紅衣少女拿著長槍.月戮衝過來。

「哇啊啊不要攻擊我!」

盲從者get貓妖指令,重新退下。諾卡歐驚魂未定,「人家就是需要些氣氛醞釀……」

「分秒必爭。」水精靈族長.歐希娜雅淡淡的說。

諾卡歐摸摸鼻子,歐希娜雅和欣緹絲根本就是一個性子,有時他甚至會認為兩人根本就是雙胞胎,為什麼不是每個水精靈都像希西奈那樣溫柔可人呢……

在戰場上浴血ing的溫柔可人希西奈打了個噴嚏。

諾卡歐露出了嚴肅的表情,「雨露,白潔之前曾經這樣嗎?」

「沒有。」藍雨露搖搖頭。

「會不會是受到共鳴?」紗西蒂插嘴,手中把玩著從頭髮上拆下來的緞帶,「我的滅雷偶爾在感應到光盡的時候也會突然殺傷力上升。」

「但白潔要跟哪把劍共鳴?難不成是夜影……」諾卡歐咕噥,但隨即有一道輕輕的聲音反駁,「不,不是跟夜影。」

是季瓔。

眾族長都轉頭看向魔精靈,已經換上昔日熟悉的純黑長袍的魔精靈在眾人目光中的洗禮下有些不自在,但還是努力說完話。「白潔的共鳴對象不是跟夜影,夜影是和冰鋒一對,逐夜才是跟白潔。」

「逐夜?可是逐夜不是……」炫天玲困惑的皺起眉。

「逐夜回來了。」季瓔露出淺淺的笑。

 

 

藍敏芸手持雙劍,左手的逐夜閃著詭異的暗光,右手的冰鋒散發著冷冷的寒氣。

藍宇珞只是淡淡的看了冰鋒一眼,對於本應在連沐亞手中的艾文斯遺寶之一此時卻在藍敏芸的手中一點大驚小怪也沒有,只是手中的夜影又朝眼前的少女胸口推了推。

擁有連沐亞外貌的少女,不,應該說「連沐亞」就算被異界威力僅次於神器的艾文斯三遺寶.夜影指著胸口,那張精緻的臉龐還是面無表情。

羅瑞爾不知何時跑了,但是藍宇珞下意識認為暗妖少年還在這裡,而藍敏芸充滿警戒的反應也讓他確認了這個事實。

那麼會是在哪裡?

少女手中的追風者早就被藍宇珞用長鞭丟到不知道哪個角落,如果是真的連沐亞只需伸手往虛空一抓便能讓長劍再次出現,而劍前的少女卻遲遲沒有再次召出追風者讓藍宇珞肯定了少女不是連沐亞——至少意識不會是連沐亞本人的。

一縷黑氣逐漸在空氣中擴散,藍敏芸神色一冷,伸手將逐夜往虛空用力一揮——差點讓少女跌倒——大喝一聲:「是誰?」

啊,好帥,如果有妹子在旁邊肯定立刻衝上前尖叫啊啊敏芸姊姊我愛妳啊。可惜這裡只有她自己、她(名義上的)老爸,和一個外表是她(名義上的)媽媽(兼召喚者)的人偶。

不過先別說帥不帥和有沒有人會喝采的問題,根本就沒有聲音回應藍敏芸,而「連沐亞」的黑眼也隱隱染上血色。

藍宇珞卻在此時放開了少女,少女毫無反應的直直朝地上墜落,但藍宇珞一點也沒有憐香惜玉,就算這是連沐亞。

金髮少女睜著一黑一紅的眼睛躺地了,精緻的臉龐還是面無表情。空氣中的黑氣不知何時一直停在同一處轉來轉去,然後慢慢凝成羅瑞爾的樣子。

藍敏芸緊張的將冰鋒收了起來,然後用雙手拿著逐夜,牢牢指著暗妖少年。少年打了個哈欠,滿臉無聊的瞥了在地上躺著的少女。「如你所見。」

藍宇珞皺了皺眉,「這不一樣。」藍敏芸聽到藍宇珞喃喃自語。

羅瑞爾沒有再說什麼,少年很快轉身離開,不一會兒就化為黑氣,消散在空氣中,卻留下一股刺鼻的味道。藍敏芸皺皺鼻子,伸手將怪味揮去。

躺在地上的「連沐亞」突然閉上了眼睛,夢魔少女被嚇了一跳,緊張得又重新舉起早已垂下的逐夜。

只不過金髮少女卻再也沒有其它動作了,只是靜靜的呼吸,稍遠處的長劍.追風者也隨著主人的失去意識消散成風。

藍敏芸走到藍宇珞身邊,「暗妖族想做什麼?幽禁者不可能只是送媽媽來的,一定有什麼陰謀。」

自然而然往黑暗面去想了啊。藍宇珞無奈扶額,果真小孩子不能待在戰場上太久,原本好好的都能硬拉成悲觀思考模式。

不過不得不說,他也覺得暗妖不安什麼好心,他可還沒忘記六年前喚風者繼承測驗的意外。

藍敏芸還在等他的回答,逐夜此時並沒有被藍敏芸收起,而是變成了淺紫色的小布袋,掛在夢魔少女的手上。

略略思考一下,藍宇珞把長劍和鞭子都收了起來,藍敏芸驚異地看了他一眼,卻聽到藍宇珞淡淡的聲音:「差不多就是這樣了。」

「那媽媽……」

「先帶回去吧,」他蹲下身量了量少女的脈搏,雖然很微弱,但他還是感覺到了少女的心臟還在微微的跳動。「不過還不能確定暗妖有沒有在沐亞身上動什麼手腳。」

藍敏芸有些擔心的看著藍宇珞,少年只是淡淡的回看她,「怎麼了?」

小少女搖搖頭,少年彎腰抱起連沐亞。

冷得像冰。

 

 

黛咪艾緹將手插進口袋中,眼睛因陽光的刺眼略微瞇細。

生活在昏暗的環境久了,對陽光的忍受度降低了不少。女子在心中略微感嘆了下,一邊開口使用著平界俗稱「英語」的語言婉拒平界男性居民的搭訕。

成功甩開一個又一個外貌協會會員,黛咪艾緹一邊走著一邊仔細感受記憶中的法力氣息,同時想著現在的戰況。

連沐亞是她要羅瑞爾放出來的,雖說戰場上還是需要亞絲倫的存在,但是經過了三年,雖然在她面前亞絲倫是連笑也沒有溫度的人偶,而她在私底下可是看到了亞絲倫能和麗瑞碧說說笑笑。

如果再這麼下去,亞絲倫會成長成擁有自己情感的人偶,那天她喜歡上某個男性——無論是平界人還是異界人——到時候想抹去她的存在可是想抹也抹不掉。

麗瑞碧也有點偏向光明異族了,不過她還不打算把她除掉——小女孩的反應還是挺有趣的。

黛咪艾緹邊想邊露出了一抹笑,小女孩總是喜歡對羅瑞爾和亞絲倫開玩笑,說兩人是情侶,這時亞絲倫就會有很有趣的表情——嗯,她也形容不來。

路旁的景色漸漸從高樓大廈林立的都市轉變成郊區,此時在平界是下午,路上有些小孩子在玩一顆圓圓的物體,黛咪艾緹興致高昂的看著小孩們玩,她還記得自己曾在書上看到平界人都將這稱作「皮球」。

一顆皮球滾到她腳邊,遠方有一個臉上充滿朝氣的小男孩朝她揮揮手,「大姊姊,可以請妳踢過來嗎!」

一旁有個將頭髮紮成雙馬尾的小女孩對她害羞的笑笑。黛咪艾緹蹲下身將球撿起,小心控制了下力道,她輕輕將球丟向兩人。

球不偏不倚落在了小男孩和小女孩的前方不遠處,在地上又跳了幾下後彈入了小男孩的懷裡。小男孩朝她露出大大的笑容,然後轉身和小女孩一同跑向玩伴。

黛咪艾緹沒有久留,她繼續往她的目的地前進,有一家的房子被法陣護住,很明顯是風精靈的法力氣息,但女子只是笑了笑,走向下一條街。

那法陣上的風精靈法力氣息卻纏在了自己身上,黛咪艾緹皺皺鼻子,伸手在手臂上一抹,淡綠色的霧氣瞬間被淡灰色取代。

嘆了一口氣,黛咪艾緹又花了點時間將灰色霧氣弄掉。所以說這些光明異族就是麻煩,老是喜歡做一些小動作,然後妄想這些小機關可以拖住她的腳步。黛咪艾緹彈了下指,看著那些灰色霧氣消散,厭惡的撇撇嘴角。

再走一條街,黛咪艾緹又感覺到了下一個法陣,只是這次是貓妖和風精靈的氣息。黛咪艾緹沒有理會法陣,走到了門前看看上面的地址和門牌。

嗯,地址沒錯。門牌也沒錯,非常好。

黛咪艾緹露出微笑,按了按門鈴,深金色的長髮和灰藍色眼睛瞬間被墨黑染上,遠看竟有些連沐亞的影子。

「來啦。」一聲有些模糊的聲音從門鈴內傳出,黛咪艾緹覺得很有趣,為什麼只是幾個小小的格子,卻可以發出聲音呢?

一名戴著眼鏡、看起來有些嚴肅的女子從屋裡跑出來,看到被柵門擋住的黛咪艾緹就放緩了腳步,「您是?」

「呃,我是邵娟儀,不知道妳有沒有聽過……?」

「是少研的阿姨?」女子恍然大悟,連忙打開柵門讓黛咪艾緹進來,黛咪艾緹帶著微笑進入了連家的院子。

親愛的秀蜜雅,親愛的亞爾弗瑞德,你們千算萬算,也不會想到竟是屋子的主人主動讓我進入。

 

 

聽到阿姨來訪,連少研——不用懷疑,就是連爸——十分驚喜,只是也稍微疑惑了下黛咪艾緹的目的。「阿姨今日光臨寒舍,是為了什麼呢?」

「最近有件要緊事要辦,但需要用到的東西卻始終找不到,突然想到姊姊留下的遺物中有這項物品,便來碰碰運氣。」黛咪艾緹謹慎地遣詞用字,就怕被連氏夫妻看出她不是人類。

「媽媽的遺物?」夫妻倆對看一眼,最後是卓彩凌——就是連媽——充滿不確定地開口:「好像是放在樓上。我帶阿姨去吧。」

黛咪艾緹從善如流地從沙發中站起身,然後跟著卓彩凌上了二樓。牆上貼著一張又一張畫,有些是素描,有些是水彩,有些是蠟筆,但都有一個共通點:畫者的功夫肯定不凡。

黛咪艾緹突然起了惡趣味:「彩凌這些是誰畫的啊?」

「一個親戚的小孩,」卓彩凌頭也不回,「還滿有繪畫天分的,長假時都會報名意顏市的繪畫體驗營,都會來家裡住,作品也就乾脆放在這裡。」

黛咪艾緹可有可無的點了點頭,原來記憶被修改成這樣啊,看來連沐亞對這個家庭的確不怎麼重要。

但這個家庭對連沐亞而言,絕對不是「不怎麼重要」而已。

 


「親戚小孩」的房間被打掃的乾乾淨淨,全然不像一個已被棄置多年的房間,卓彩凌走向角落的五斗櫃,然後從裡頭拿出了一個木盒。

「媽媽的遺物都放在裡面,」她向黛咪艾緹解釋,「那個親戚的小孩對媽媽很好奇,便借媽媽的遺物研究,最後也就乾脆放在那個親戚小孩常住的房間了。」

黛咪艾緹回了一句「是嗎」,便婉轉表示希望自己能一個人靜靜地看著連邵庭儀的遺物,卓彩凌便離開了房間。

女子坐上「親戚小孩」的床,然後環顧了周圍。整齊的桌面上還放著國中三年級的參考書,夾在筆記本中的原子筆毫無疑問已然乾涸,冷冰冰的床墊明確的告訴別人自己的主人已經很久沒有回到這個房間了。

這原本是連沐亞的房間,而連沐亞因為被囚禁在異界,黛咪艾緹使用了法術改變所有認識連沐亞的相關人士記憶,因此才變成現在這個樣子。

黛咪艾緹將視線從房間中的家具移開,轉到木盒上。卓彩凌感覺不到,但黛咪艾緹感覺得到。

裡頭有非常強大的法力。

她緩緩打開木盒,木盒因為年久未開而發出了咿咿呀呀的聲音。

她看著裡頭散發著微微冰藍色光芒的小管子,滿意的露出了笑容。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