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寫文的哪個腦子沒有洞。
  • 493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貓控補習班3-神秘作家與陌生少女-第六章

 

第六章-絲線.操控者

***

戰場是個討人厭的地方——這是麗瑞碧在前線待一個月後的感想。

「天知道那些光明異族是哪來這麼多戰力的,不會把老兵也拉來了吧?」麗瑞碧喃喃自語。

她坐在距離戰場稍遠的地方,用法術看著戰場上的情況,一個電精靈全身是電的衝進敵陣中。

「看起來的確是這樣喔。」

麗瑞碧完全沒有想到會有人附和,而且這個聲音聽起來就像……黛咪艾緹。

真的是黛咪艾緹,種族未明的女子今日沒有穿平時穿著的深色長袍,而是一身行動簡便的長褲和淡色上衣,去除那不自然的灰藍色眼珠和略尖的耳朵,黛咪艾緹看起來就像個平界人。

不過這話麗瑞碧當然不敢說出來,她的重點全放在她偷懶被抓到了這件事。「大人!」

「唔,這次就不算吧。不過我的確在戰場上看到了一兩個老朋友呢……例如這個。」黛咪艾緹說著指了指一個身材嬌小的水精靈。

那名水精靈是個魔法師,這一個月來麗瑞碧幾乎天天都看得到她,法術只能用詭譎來形容,你永遠想不到下一刻她會攻向你哪裡。

不過那名法師看起來挺年輕的,麗瑞碧有些訝異的看著黛咪艾緹。女子之前也曾經經歷過大型戰爭,而由女子的法術造詣來看,最遠可追溯到精靈戰爭。

這名水精靈也經歷過精靈戰爭?若是別人告訴麗瑞碧這事,她恐怕也不會相信,但現在告訴她這件事的人是黛咪艾緹,現在所有黯黑異族的統率者。

反抗者死——再說一次,麗瑞碧不想和那對水妖雙胞胎落得同一種下場。

見麗瑞碧的沉默,黛咪艾緹也只是笑了笑,隨手在法術上點了下,一道黑色的光朝水精靈法師射去。水精靈法師很快的閃開了,抬頭便看向「她們」,略微瞇細眼,又重新投入戰事。

「哎呀,」黛咪艾緹輕呼一聲,「好幾百年沒見,奈小姐又更厲害了呢……哈哈,我開玩笑的。」

女子興致勃勃的看著戰事,然而麗瑞碧卻是緊張的巴不得立刻逃走——天啊您要殺要剮就讓我早死早超生了吧,不然我在這邊很緊張啊。

黛咪艾緹又皺著眉看了會戰事,突然說:「妳能不能找到藍宇珞?」

「誰?」

「藍宇珞。」

麗瑞碧拚命在心裡吐槽,天啊大人您在這裡拚命給我製造緊張感也就算了,幹嘛沒事要找敵人的高級幹部呢。

雖然這樣想,但她還是按照記憶中的氣息在異界中尋找那名少年的身影,而黛咪艾緹也沒有催她,只是繼續在一旁興致勃勃的在法術顯示的畫面中尋找著「老朋友」。

等到麗瑞碧找到藍宇珞時,黛咪艾緹已經找到好幾個「老朋友」了,但女子只是笑了笑,看向麗瑞碧新施出的法術畫面,然後將舊畫面隨手抹掉。

畫面十分模糊,只能看清有兩個身影,而麗瑞碧對於找到藍宇珞的地點十分訝異……因為那是在暗妖族附近的一個祭殿廢墟。

「為什麼……」

「為什麼他們會在那裡,而不是去支援戰場?」女子笑了笑,「因為他們要去救連沐亞啊,除了藍宇珞之外的那個女孩子一定就是前些日子逃出去的那個生物了,沒想到連沐亞甚至召喚到夢魔啊。」

「不用抵擋嗎?」

「我已經有派人嘍。」

黛咪艾緹愉快的坐上自己憑空變出的深色旋轉椅,而麗瑞碧則是開始擔心那兩人。

 

 

他們的確花了一點時間想要怎麼救出正牌喚風者——雖然藍宇珞已經「代理」了,但畢竟代理的不能取代正牌的,而且代理沒有通過試鍊。

事實證明有時候露薏莎的異想天開還是有參考價值的(露薏莎舉手表示抗議,經主席掃過後果斷忽視),紅衣少女原本的想法是衝進去將暗妖打爆,然後快速的將連沐亞救出來,獲得了眾人的一致否定。

因為對方可能有一個幕後的真正主使者,艾斯塔利認為黯黑異族不會無緣無故抓一個風精靈殺雞儆猴,然後開啟戰爭。趕來的藍格傑聽到這句話後無奈的苦笑了下。

更何況還有那對在六年前把連沐亞折磨得躺了一個月病床的雙胞胎,誰都不能確定他們會不會再用「闇夜屠殺」。

克洛莉絲把「拯救連沐亞兼亞莉克希亞華麗大行動計劃」的流程稍為更動了下,在改後遭到了露薏莎的抗議,理由是忽視精靈權。眾人一概無視之。

其實女子改的計劃流程並沒有很多,只是她把時間稍為調了下,然後把行動改為偷偷溜進去把暗妖打爆,然後快速的將連沐亞救出來,獲得了眾人的一致肯定。

然後他們就在計劃上寫的那個日子出發了,說是「他們」,其實也只有兩個人而已,就是藍宇珞和藍敏芸,原本還要帶上藍雨露,但是藍雨露因為戰爭需要被調到前線了。

此時藍宇珞和藍敏芸正躲在某個祭殿廢墟裡,藍敏芸突然嘆了一口氣,藍宇珞轉過頭。

「沒事,爸爸,」藍敏芸淺淺笑著,只是很快便轉為苦笑,「只是……現在可能有人在監視我們。」

「那個幕後主使者?」

「不……依照法力的氣息,應該是蝕日者.麗瑞碧。」

藍敏芸偷偷指了個方向,「夢魔使用的法術沒有可以控制落地點的,爸爸你來吧。」

然後回頭就發現那個法術已經消失了,藍宇珞慢條斯理的將夜藍收起來。

對於父親無聲無息的出手,藍敏芸卻見怪不怪,反正只要這攻擊不會落到她身上來就好。

 

 

麗瑞碧還在為那兩人擔心,可是她卻不能表現的太明顯,避免被黛咪艾緹發現,然後她的下場就會和那對水妖雙胞胎一樣。

她可一點都不想要失去自己的身體自主意識和情感,雖然說黯黑異族的情感和光明異族比較起來實在是少的可憐。

幸好黛咪艾緹很快就走了,而且隱隱還有走往異界淺層的趨勢,難不成黛咪艾緹這是要去平界?麗瑞碧很好奇,但是卻也不敢多問。

亞絲倫朝她的方向慢慢踱了過來,神情還是那副睏倦的樣子。「妳和黛咪艾緹大人說了?」

「說什麼?」

「把那個女人暫時叫醒的事,或許我可以和她談談。」

「好棒,然後我們就少一名大將了。」

「其實這不是異想天開,我和那個女人其實有一些共通點。」亞絲倫想要努力說服麗瑞碧,「小蘿妳看,我和那女人除了眼睛之外,長相幾乎一模一樣,皮膚顏色一樣,除了施展的法術和立場不同之外,我和她的共通點其實很多……」

「哇靠小倫,拜託妳不要再說了,不然我會以為妳是光明陣營那邊派過來的。」麗瑞碧翻了個白眼,然後不知從哪摸出一本小說,作者是顧漫。

「我頭髮這麼閃亮,不光明也難。」亞絲倫用無所謂的語氣說。

「妳為什麼可以偷偷偷懶?」

「因為我是法師,體弱血薄的法師。」金髮紅眼的黑衣少女理直氣壯的說,麗瑞碧鄙視掛在少女腰際上的長鞭。「那妳又為什麼可以偷懶?」

「因為我是體弱血薄的近戰。」麗瑞碧臉不紅氣不喘的瞎掰,亞絲倫也鄙視她,因為體弱血薄最好可以當近戰,武器還是鐮刀。

「黛咪艾緹大人有做防護措施。」亞絲倫突然說。

「什麼東西?」

「那兩個人,黛咪艾緹大人有做防護措施。」

「什麼防護措施?」

「羅瑞爾沒有到前線。」亞絲倫心不在焉的把玩著鞭子,麗瑞碧瞬間就懂了。

然後她更擔心那兩人了。

 

 

藍敏芸覺得那個幕後主使者真看得起他們,竟然把幽禁者留了下來,當他們溜到暗妖族入口時,那名黑髮少年甚至還在架設舞台。

「請稍等。」黑髮少年瞥了他們一眼,「舞台尚未完成架設,建議可先至咖啡廳喝杯咖啡再前來觀賞表演。」

當然沒有咖啡廳,所以他們只能看著黑髮少年弄著小小的舞台和布幕。藍宇珞一臉淡定的看著長相與他相似的少年忙碌的佈置舞台,而藍敏芸已經無言到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這名暗妖是在作什麼!

他真的有認真明白他們是他的敵人嗎!

為什麼他還能繼續完成他的佈置!

藍敏芸很生氣,她想要衝上前把這名暗妖打爆,然而在準備踏出第一步時,藍宇珞伸手攔住她。

「別動。」

夢魔少女乖巧的服從了指令,仍滿臉警戒的看著暗妖少年完成他的舞台。

他到底要作什麼?才出生幾個月的新生夢魔很疑惑的看著少年工作,百思不得其解。

但藍宇珞的眉頭蹙得越發緊。

羅瑞爾完成了他的舞台,然後從某個不知名的地方變出了幾著小木偶:一個有著長長黑髮和紅色眼睛的女孩子,以及和女孩子長相相似的少年。一個有著金色長髮的女孩子,然而女孩的眼瞳卻是不自然的紅色。

藍敏芸也皺起了眉。

羅瑞爾完全沒有在意兩人的意思,少年只是自顧自的在暗妖族的門口開始玩起了偶人。

十分奇異的,明明羅瑞爾只有一雙手,三個偶人竟然能在同時間動作。藍宇珞和藍敏芸看著小偶人在走到台中央後對「台下」一鞠躬。

「這時……難道是要拍手?」藍敏芸有些疑惑的對藍宇珞耳語。藍宇珞沉默的拍了拍手,金髮的小偶人隨即離開舞台中央,只留下兩隻黑髮的小小偶人。

一個小牌子落了下來,上面寫著「第一幕」。

長髮的小偶人不知何時換了件衣服,此時正在用細細小小的聲音說話:『……以我就說他們就是個笨蛋,只會搶第一和當炮灰的笨蛋,嘻嘻……』

藍敏芸驚異的看著羅瑞爾,少年的嘴巴沒有張開,只是沉默的操作著偶人。短髮的小偶人也和操縱者一樣一句話都沒說,頂多是冷哼了下。

『你怎麼都不說話!』

『……』

『大人她找你啦!欸!羅瑞爾!』

『……』

『為什麼說是大人找你你才會有反應!』

藍敏芸怔怔的看著小舞台中上演的幼稚吵架。藍宇珞還是緊緊皺著眉。

又換到下一幕,只是此時少年換成了另一個金髮少女,精緻的偶人小臉面無表情,拿著黑色的鞭子。

『小倫啊,妳真的不考慮一下羅瑞爾……』

『麗瑞碧小姐,如果妳再不閉嘴的話我下一秒就會把武器塞進妳嘴巴裡。』

『唔噗好我閉嘴……只是大人有說在哪嗎?』

『老地方,極度寒冰之地。』

然後換到第三場,這下連藍宇珞都看不懂暗妖少年是在玩什麼葫蘆,小少女還是滿臉困惑。

昏暗的黯黑異族領地,暗妖族門口上演了一齣又一齣的詭異偶劇。

 


她其實不是沒有知覺。

只是不能動。

然後有一次,她能動了。

『黛咪艾緹大人!黛咪艾緹大人!』

『風元素失控……人質脫離掌控……』

『去叫幽禁者來!他的武器是線……』

那個少年的武器是線,然後呢?

外貌仍是個少年的幽禁者走進來了,她緊握著手中的武器,長劍.冰鋒在低溫的環境中更顯得威力強大。

不過有一點她很疑惑,她是因為拿著冰鋒才暫時不會冷,這名少年為什麼可以安全進到低溫環境?就連偶爾進來的、和少年長相相似的少女都需要先替自己施個保溫的術才進來。

『……妳。』

她繃緊身體,極高的風壓圍在她四周,少年的臉卻仍然是面無表情。

為什麼不笑一笑呢?她很疑惑。

『妳想逃出去?』

我幹嘛要回答你?她冷哼一聲,將冰鋒握得更緊。冰色的長劍在低溫環境中散發著冷冽的淡藍色光芒,她可以感覺到長劍中的靈魂不停叫囂著鮮血。

血、血、血。

她蹲下身,朝著少年衝去。銳利的劍尖對準了少年的要害——

 

 

那些偶人突然拔出掛在腰間、小小的武器,藍敏芸不由得警戒的看著偶人,然後隨即發現偶人不知何時消失了,只在小小的舞台上留下藍宇珞的法力氣息。

……咦?

藍宇珞不知何時拔出夜影,出現在羅瑞爾旁邊,而暗妖少年手握細線,竟是牢牢擋住了長劍的攻擊。

藍敏芸也舉起自己的淡紫色長劍,羅瑞爾稍微偏了偏頭,露出一個不帶笑意的微笑,「失落的艾文斯.逐夜。不錯,只不過沒有白潔,逐夜沒辦法把完整威力釋放出來。」

夢魔少女什麼也沒有說,她看見了那條細線在銳利的劍鋒下緩緩邁入斷裂的邊緣。

由混血精靈靈魂變作的刀劍,是不能小看的。

暗妖少年似是沒有注意到快要斷裂的絲線,然後在斷裂的最後一刻露出了詭異的笑容。

——那是什麼意思?

他們很快就知道答案了。

就在細線斷裂的剎那,夜影的劍鋒遵守著運動定律往下沉,眼看就要砍到黑髮的暗妖少年了——

一道纖弱的黑色身影衝了過來,擋在了羅瑞爾的身前。

藍宇珞只感覺到溫熱的液體濺上臉。

那張臉他再也熟悉不過,雖然已暌違三年。

只是一隻眼睛泛著濃濃的深紅,另一隻依然是他所熟悉的溫潤墨黑。

金髮的風精靈少女負著肩膀上的傷,舉起手中的長劍.追風者,擋在暗妖少年身前。羅瑞爾皺起眉,幾不可見的動了動手指。

雙脣微啟。

『宇珞。』

藍敏芸發誓她看見連沐亞留下了眼淚。

然後,將劍尖對準了藍宇珞,向前。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