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間歸屬處

關於部落格
寫文的哪個腦子沒有洞。
  • 491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貓控補習班3-神秘作家與陌生少女-第五章

 

第五章-冰色的風精靈

***

藍雨露哀怨的自己從地上爬起來,哀怨的看著雙胞胎弟弟,「小珞你怎麼不拉我?」

「這不是作為雙胞胎弟弟的義務。」

「所以就是說如果是小亞的話你就會拉,唉,弟大不中留……」

藍雨露唉聲嘆氣的走進了巫者研究室,巧、愛比玫和憶恩跟在少女的身後,只有藍宇珞還留在門外。「藍宇珞?」

少年轉過頭,「再等一下。」

巴薩只是點點頭,然後把門拉上。

雖然已經是接近夏天的四月,貓妖族卻依然吹著冷冷的冬風,據卡爾所說這陣風已經維持三年了——從連沐亞墜入風崖開始。雖然有了代理喚風者,但缺少一名守護者的貓妖族是明顯可見的脆弱。

並不是說不能重選喚風者——身為前任喚風者的巧還是可以舉辦繼承人測驗的——只是他們認為連沐亞當初的失蹤並不尋常,除非是法術,否則不會墜入風崖後憑空消失。

現在這個答案獲得了解答,藍敏芸的到來證實了連沐亞還活著的事實,同時確認了少女目前的所在地是暗妖族。

現在的問題是,該如何把連沐亞救出來呢?

藍宇珞皺著眉思考著,藍敏芸的嬌小身影慢慢出現在視野內,「爸爸。」

「好了?」

小少女點點頭,「等會兒說。」

季瓔的身影也緩緩顯現,女子正慢悠悠的走過來,旁邊還跟著紗西蒂。電精靈少女此時正興高采烈的說著些什麼。

「紗西蒂小姐因為法陣精通所以和克莉法小姐很合得來……紗西蒂小姐有些黯系法陣的問題要問克莉法小姐。」藍敏芸悄聲對他說。

巴薩似乎是聽見了紗西蒂太過超過的音量,因此沒等藍宇珞敲門便先開了門,「紗西蒂小姐,控制一下妳的音量。」

「你這是剝奪人權!不對!精靈權!」

「我只是陳述一個事實,妳到底要不要進去?」

紗西蒂跺著腳走進研究室,只是裡頭傳出了一聲尖叫後紗西蒂又跑了出來。

「他們臉上戴那什麼東西?」少女指著門內,藍敏芸、季瓔和藍宇珞都不明白她的意思,就連身為研究室主人的巴薩也一臉疑惑的看著她——好吧,事實證明巴薩的面癱臉沒有辦法告訴我們什麼。

巴薩探進頭看了看,卻只看到藍雨露坐在椅子上喝著水,巧在旁邊輕輕拍著她的背。一個黑色的護目鏡被放在了研究枱上。「嗯,那個是模擬器。」

「模擬什麼?」

「原本是將透過電波將景物傳輸進盲人的腦裡,讓他們能夠暫時『看見』,可是好像是有哪個地方做錯了,只有辦法把恐懼系的景物投射進去,所以……」

巴薩的話還沒說完,紗西蒂就將護目鏡戴起來——不過少女在戴上護目鏡的下一秒就得到報應了。

「啊!」

「……所以看得到的人在戴上這個護目鏡後只會看到自己恐懼的事物。」

這下換紗西蒂遠離那個在少女眼裡散發危險氣息的護目鏡了,眾人都很好奇紗西蒂看到了什麼,但少女不肯說就問不出來。

還是藍敏芸這個「新生兒」打破沉默的,「那巴薩先生為什麼要開發這個呢?」

「賣給平界隨便哪個國家可以賺點外快,最近手頭有點緊。」

「……」

 

 

過了一會兒他們才發現原本的目標根本不是來參觀巫者研究室的,他們是想來看一下現在的戰況。

「就是抵禦的有些辛苦,因為要解法陣的關係之前都很忙,很多人都被調去研究法陣的破解了,現在紗西蒂加入減少了不少負擔。」巴薩邊說邊往水盤裡注入法力,無形無色的法力在接觸到水盤的那一瞬間變成了形似水流的不明物。

「所以現在知道老娘的用處了吧?」紗西蒂一邊沾沾自喜一邊緊緊抓住季瓔的手並且離剛剛的黑色護目鏡遠一點。

沒人理她,此時水盤中已經漸漸顯現了一些畫面,裡頭是一群小貓咪對著月亮喵喵叫。

「……」

眾人沉默,巴薩抹去了水面上的畫面,但藍敏芸看到少年的耳朵有點紅。

「那是什麼?」她悄聲問巧,巧也小小聲的回答:「月夜兒童合唱團。」

「我之前就聽說了巴薩喜歡聽這個,但我沒想到他喜歡到這種程度。」愛比玫也小小聲的加入了兩人的討論,藍敏芸疑惑的看著她,「這是五十幾年前的,那時候月夜合唱團才剛創立而已,根本沒有太多資料他也挖得出來。」

巴薩清了下喉嚨,愛比玫打了個寒顫——雖然說她是前任聚雷者,但現任巫者的威壓不容小覷。

水盤上又出現了另一個畫面——這次絕對不是月夜兒童合唱團或是其他的——裡頭是一個黑色的背影。

「這誰?」藍雨露百般無聊的想拿手指去戳水盤表面,但是被紗西蒂大驚失色的阻止了。

「看。」巧只回她一個字,不過其實一個字都不必回的。

藍雨露還是很想戳水盤表面,看看水面暈開會不會讓畫面裡頭的人受傷之類的——她差一點就要做了,如果她沒有看到畫面裡的那個人的話。

一張白皙的臉龐直勾勾地盯著他們,身上散發出濃濃的黑暗氣息,空洞的紅色雙眼和藍雨露瞬間四目相對。

「啊——唔噗!」

少女尖叫到一半就被憶恩摀住了嘴巴,但是仍然是不可思議的看著眼前的水盤。

水盤裡的黑色身影只轉頭「看」了他們一眼,微微皺皺眉頭後便重新回過頭,但在巫者研究室的眾人臉色都不太好看——尤其是藍雨露和藍敏芸。

「該死的……」藍雨露蹲下身抱著肚子哀嚎,「我開始胃痛了,這分明是不會發生什麼好事的節奏……」

藍敏芸的臉色甚至比姑姑的糟糕了那麼一點,「用媽媽的法力構築出來的人偶……」

其實不用說也知道,那張臉除了氣質和眼睛之外,其餘都和連沐亞是一個模子刻出來的——或許真的是。

其餘人都在想著「天啊用沐亞/小亞/媽媽的法力構築出來的人歐肯定不會弱到哪裡去還要對著那張熟悉的臉打絕對是要人命」,只有除了治療之外無所不能的季瓔大大和思考著某事的藍宇珞無動於衷。

其實藍宇珞也不是無動於衷,他只是在想之前欣緹絲提過的話——「暗妖族加入了新人,金髮朦朧如月,雙瞳鮮紅似血」。

欣緹絲是不是那時就知道了連沐亞絕對在暗妖族?

只是水精靈此刻已經離開了貓妖族,身為風水大使(?)的希西奈也因為戰爭在外奔波。

藍宇珞一邊想著一邊靜靜的看這水盤中的黑色身影,只是紅眼少女除了最開始的那一眼後就再也沒有「看」過來了,不久之後少女就從水盤裡的影像離開,而藍雨露還在唉聲嘆氣,邊看著自己的細劍.日緋憂鬱。

 

 

諾卡歐和卡爾以及眾貓妖族長老很快的就得知了對方陣營中有連沐亞,但也沒有流露出一絲狂亂,不得不說不愧是心髒的(沒有)。

假扮成小正太的貓妖族族長大人盡可能的聚集了所有參與戰爭的種族的族長、副族長,甚至是長老。一大堆的光明異族在這天湧進貓妖族,藍雨露甚至看見了露薏莎愁容滿面的和艾斯塔利走在一塊。

「所以戰爭要開始了嗎?真正的開始。」藍敏芸有些擔心的捧著茶杯,裡頭的牛奶冒著熱氣,霧氣埋住了小少女的臉龐顯得朦朧不清,只看一眼可能會以為連沐亞回來了。

「嗯。」藍雨露悶悶的回答,有些哀怨的看著藍敏芸神似連沐亞的那張臉。藍敏芸不明所以的看了自家姑姑一眼。

身為代理喚風者的藍宇珞也參加了會議,前陣子出使外族的克里歐也風塵僕僕地趕回來了,貓妖族的族人們都被下令待在屋內,全族都籠罩在一片低氣壓中。

剛剛親眼在水盤中看見紅眼少女的所有人中似乎只有她們兩人最不具有身分,雖然藍敏芸是連沐亞所召出的夢魔,但無法與契約主聯繫的她目前是一點功用也沒有,只能在旁邊緊張得團團轉。

「媽媽……會沒事吧?一定不會有事吧?」

藍雨露沉默不語,她無法回答這個問題。

她還是不明白為何連沐亞會被暗妖族抓去,更不明白為什麼身為風精靈聖者孫女的她會無力抵抗。

這個問題在藍敏芸來的時候小少女就提過了,但她拒絕去思考,直到看到那名漆黑的少女。

難不成……

藍雨露用力將叉子叉入鬆餅,然後將鬆餅盤推開,站了起來。藍敏芸似是被藍雨露的行為嚇到,差點將牛奶翻倒在桌上。

「姑姑?」

「敏兒!我們去實驗室!我想到了!」

 

 

前線不是人待的。

麗瑞碧冷著臉看著底下的一大群魔物,此時都對著她蠢蠢欲動,似是下一秒就會向自己撲來並將自己撕成千萬段。

當然她知道不會,亞絲倫可將這些數目龐大的魔物管教得十分乖巧——雖然那花了將近一年的時間,中途換新了好幾百次,結果差點把連沐亞的法力榨乾了。

說實話,麗瑞碧從來沒看過無限靈能體體質的人法力被榨乾過,那次讓她大開了眼界——當然也為了避免手中失去王牌,黛咪艾緹甚至冒著極高的風險讓連沐亞甦醒進食。

然後便是一陣可怕的尖叫、嘶吼與雜亂無章的風系法術攻擊——自然是很快的就被黛咪艾緹壓制了。

麗瑞碧忍不住抖了一下,偷偷看了看站在不遠處的亞絲倫,黑衣少女一臉無聊的捲著自己的長鞭,無神的雙眼不時掃過底下的魔物。漆黑的魔物在紅色雙眼掃過的瞬間散發出淡淡的恐懼。

誰想得到那名看起來弱不禁風的風精靈發起狂來是如此呢……

少女咕噥著,卻也沒忘記自己的正事,看了眼黛咪艾緹給她的清單,皺著臉就跳下了魔物堆。

黛咪艾緹也不知道在想什麼,莫名其妙列了張清單,指定要有上面這些特徵的魔物,因此苦命的蝕日者就來替高高在上的黛咪艾緹大人跑腿了。

這應該是幽禁者的工作啊!蝕日者是在戰場前線代理攻擊的人不是跑腿的人啊!幽禁者可以不用防禦因為那是弱者才會做的事啊!

麗瑞碧無比苦悶,當然她不可能對黛咪艾緹說出這些話,除非她不想活或是想和那對水妖雙胞胎一樣。

沒精打采的找到所有清單上要的魔物,麗瑞碧在口袋中翻了翻,挖出黛咪艾緹很久以前給她的小盒子,裡頭可以儲存法力,當然由法力構成的生物也可以放進去。

所以說,如果她想要……亞絲倫也可以被放進去嗎?

等待著魔物全部都進入到法力小盒時麗瑞碧有些恍惚著想著這個問題,直到當事人直接給她答案——黑衣少女面無表情的走了過來,長鞭此時已經捲好掛在腰側了。「好了?」

結果沒有被吸進來啊……

麗瑞碧默默低下頭看了眼還在像大胃王般吞噬著魔物的法力小盒,搖搖頭,「亞絲倫妳很急?」

「等一下要去前線,」亞絲倫此時難得有了點生氣,漫不經心的說:「不要露出哀怨的表情,大人說妳也要去。」

麗瑞碧的眼睛亮了,手中的動作似乎也快了點,巴不得法力小盒再吞得快一些。亞絲倫開始看著魔物群發呆,然後讓那群魔物無意識的感到恐懼——雖然她是無意的。

「妳就收斂一點啦,」麗瑞碧朝她碎碎念,「妳都冷著臉露出殺氣,這些魔物很可憐哎。」

「對那群光明種族沒辦法有殺氣啊,連沙發都不如。」亞絲倫伸了個懶腰,若是被黛咪艾緹看到一定會感到很訝異。「當初殺那個精靈我都想叫其他人幫我殺,很無聊哎。」

「喔。」

亞絲倫有些昏昏欲睡的用黯黑符咒化出法杖,然後倚著漆黑的杖子就開始打瞌睡。

「話說今天要去的地方是哪個部族鎮守的啊?」

「好像是……風精靈還是電精靈?忘了。」

「喔。」

麗瑞碧只是應了聲,然後蓋上法力小盒。「走了。」

「好了?」

「嗯。」

 

 

麗瑞碧完全不明白黛咪艾緹在想什麼,這也不是她第一次這麼認為了。

為什麼要把亞絲倫派去風精靈鎮守的前線呢?黛咪艾緹難道不怕亞絲倫會被那群風精靈抓走然後洗腦嗎?

而且那裡還有藍宇珞。

雖然說由風精靈聖者嫡系孫女法力構成的亞絲倫沒那麼好打,但是碰到藍家人效果就會減少很多,其中有很大的原因是因為亞絲倫自己停手了。

這就是為什麼黛咪艾緹一直不肯讓亞絲倫去最前線的原因,雖然亞絲倫是一個非常好的戰力。

誰也不敢篤定在面對藍氏雙胞胎時亞絲倫會甩出手中的長鞭。

麗瑞碧一邊沉思著一邊和亞絲倫一起前往戰場,戰場離暗妖族並不遠,因為當初亞絲倫就是在暗妖族把抓來的精靈俘虜殺掉的。

然後光明異族很快的攻過來了,立馬應戰的當然是暗妖族,然後黛咪艾緹很快的聯絡其餘黯黑異族前往戰場支援。

麗瑞碧覺得其實只要黛咪艾緹一個人就能把那些柔弱(?)的精靈打飛了,根本不需要出動這麼多小兵。但套句老話「王牌總要最後出」,聽說光明異族那裡找到了上次精靈戰爭的魔精靈,萬一被那魔精靈看到黛咪艾緹的法術,三兩下就想出了解決辦法,那他們也不用玩了。

亞絲倫還在邊趕路邊補眠,麗瑞碧看著就覺得有些不對了,「小倫?小倫?」

黑衣少女有些茫然的抬起頭,「怎麼?」

「是不是要換新了?」

「沒有……就是好睏,是不是那女人睡太久了?要不給她起來活動活動,免得越睡越累結果連累到我?」

活動活動……麗瑞碧可不敢讓連沐亞再次醒來,沉寂了近三年的時間,儘管法力大部分都被拿來塑造亞絲倫的身體,無限靈能體可不是掛好看的,自動產生的法力不會消散而是會儲存在身體裡,這也是為什麼連沐亞近三年都被關在冰棺中不吃不喝卻能活得好好的原因。

而且上次放她甦醒就造成了那麼大的暴動,黛咪艾緹的實驗室險些被連沐亞喚來的風壓破壞,經過了三年只會更強。

所以無限靈能體真是煩人的東西!麗瑞碧忿忿不平的踢了下腳邊的石子,結果卻差點把自己絆倒。

「小蘿妳還好嗎?」

「沒事。」麗瑞碧的臉迅速調整成面無表情。

 

 

卡爾和諾卡歐聽了藍雨露解釋了很久,小正太族長才緩緩吐出五個字:「這很有可能。」

「可是這是唯一的方法了吧?」藍雨露說,邊皺著眉。

露薏莎和艾斯塔利也在旁邊聆聽,聽到藍雨露的話令紅衣少女忍不住插嘴:「那女人才不只這一種方法呢,想讓人乖乖聽自己的話可不用再做一個人偶出來,闇法術可以做到的齷齪事可多著。」

「例如?」

「可以用法術控制小亞啦、提出小亞的記憶啊、用幻象製造出小珞被他們斷手斷腳的錯覺啦,等等等等,這只是舉例啦,那女人可能只是想選一個讓他們消耗最少的方法。」

「消耗最少?」也坐在一旁的克里歐轉向露薏莎。

「同學,闇法術要消耗的法力跟其他法術比起來只多不少,這些邪術向來能作到很多違背常理的事。」露薏莎撇撇嘴,「而如果使用法力人偶的話,從頭到尾要消耗的只有一個法陣、製作第一次人偶的法力和小亞的法力而已。真是漂亮又可愛的計謀啊。」

「這很有可能,」諾卡歐難得嚴肅了,「依照露露所描述的那雙眼睛,是紅的?如果第一次注入的法力是黯黑異族,那眼睛就很有可能較偏黯黑異族。」

眾人都沉默了,雖然藍敏芸早就看出那名黑衣少女是用連沐亞的法力所塑造的人偶,但他們還是想下意識的不想相信——然而諾卡歐和露薏莎的分析卻狠狠的顯示了事實。

現在要討論的是,究竟要怎麼救出連沐亞?

藍雨露的猜測是,很可能連沐亞被暗妖族或其餘黯黑異族監禁,導致其無法逃出——愛情的力量可是很偉大的,藍雨露相信就算是全身浸滿鮮血,連沐亞也會死撐著回來看藍宇珞最後一面。

「要怎麼救呢……」藍雨露抱頭苦思,諾卡歐也抱頭苦思,然而露薏莎卻是偏著頭。

「露薏莎?」艾斯塔利看向自己的妻子,紅衣少女在同一時間用力拍桌站了起來。

「我想到了!法力人偶的缺陷!」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