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寫文的哪個腦子沒有洞。
  • 495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貓控補習班3-神秘作家與陌生少女-第四章(3)

要先報告事情,然後才給看。

不想看的人可以拉下去沒關係!!不過後悔不干俺的事唷。

首先就是,俺今年是國三狗,要去那討人厭的國中教育會考,所以會有很長一段時間泡在試題本和複習講義中........喔還有考卷.......這不是重點.......重點是說,俺會有很長一段時間沒辦法每周都上來貼新文,看看俺上次發新文的日期就知道啦。

所以說,俺要改變一下寫作方式,之前都是打在電子辭典上,全部寫完再貼上來這樣,但是為了把握每分每秒!!!在一分鐘內俺是沒辦法寫完一整面複習講義的!!!但是俺有很大的機率能寫完一面筆記本!!!

從下周...........嗯,這週星期日好了,俺會每個禮拜把貓控三的一章,是一整章喔!!!發上來,五千字一口氣看比較爽嘛。

總之就是這樣了,當然新坑繼續進行!!只是一直到明年會考完為止俺都不會再上部落格了,到時候大概能完成三篇!!或許還包括貓控四!!!

謝謝看導這裡的你!!!

=================分隔島================


「這個?」似乎是發現藍宇珞在注視,紗西蒂用筆敲敲卷軸,「我聽諾卡歐說有個荒原莫名其妙出現一個暗妖設的法陣,他拜託我『儘量掩人耳目地』把法陣弄掉,拜託喔也不想想人家的法術性質,這是要弄死我還是要弄死法陣啊……」

藍宇珞原本還在想紗西蒂所謂的「法術性質」是什麼意思,卻突然想起人家是電精靈的副族長,主修的法術絕對會是攻擊系的——不論是否為雷系——這樣的法術性質的確不可能達到「掩人耳目」。

所以紗西蒂得要用除了自身法術以外的方法把諾卡歐提到的法陣消除,這也難怪。藍宇珞點點頭,繼續發呆。

「你別聽她說,」克洛莉絲悄悄湊過頭來,「紗西蒂可是法陣精通,她只是想偷懶而已……對了,你和紗西蒂看起來很熟嘛?不要以為我不知道喔。」女子微微一笑,但藍宇珞卻在裡頭聽到了滿滿的威脅。

「什麼知道不知道?小珞你們在說什麼?」藍雨露探過頭來,克洛莉絲隨口說了幾句就將少女打發走了,讓藍宇珞不由得深深感受到薑是老的辣。

好的,閒聊時間結束,小正太族長.諾卡歐此時難得威嚴的坐在了主席一位上,雖然大家都知道這是一大堆坐墊的功勞才讓他不至於矮於會議桌。

「咳咳,麥克風測試、麥克風測試……好我開玩笑的,你們好嚴肅人家會帕。」諾卡歐故作可憐的將雙手攪來攪去。紗西蒂用力將卷軸蓋上,並且清了清喉嚨。

「好啦好啦……好的,首先就是說今天我們的貴賓小姐……呃,季瓔小姐?」

「或是克莉法,習慣便可。」季瓔微微頷首,啜了一口巧剛剛幫她泡的茶。

「或是克莉法,大家叫習慣的就好,雖然我覺得『季』這個姓好像在哪裡聽過……」

「是季秋嗎?」藍雨露很貼心的提供了提示——但是很快被季瓔打槍了。「是寄秋才對。」

「她們在說誰?」紗西蒂皺著眉,百思不得其解。克洛莉絲輕咳了聲。藍宇珞淡淡的說:「不要問,很可怕。」

她們說的是言情小說家。

諾卡歐很顯然決定將這個問題先拋開了,因為此時小男孩又繼續講了下去:「雖然感覺很耳熟但還是讓我們歡迎好久不見的魔精靈小姐——克莉法!掌聲自動消音我們沒時間開歡迎會喔。然後就是關於黯黑異族的一些事……愛比玫?」

「這不關我的事啊族長——!」

巴薩把資料傳給陸文豪,陸文豪把資料傳給巧,巧毫不客氣的把資料打在愛比玫頭上。「喔,巧我就知道妳人最——」

「愛比玫小姐,巧就站在妳前面,我相信妳也看到她現在很火。」克洛莉絲涼涼的說。

愛比玫摸摸鼻子,開始翻起了資料,「好的,自從上次在那個荒原找到了夜精靈畫的那個法陣後,在其它地方也紛紛找到了類似的法陣,其餘黯黑異族似乎也有其他動作,例如這個、這個還有這個。好了報告完畢。」

「嗯咳、雖然愛比玫的報告很敷衍但相信各位大大們的腦補能應付所有狀況的!好的如果把所有法陣消滅工作都交給紗西蒂沒問題嗎?」諾卡歐不知從哪變出根槌子敲了敲桌面。

紗西蒂沉下臉,「諾卡歐,我可不是貓妖族雇來的傭兵,我是電精靈副族長(粗)。」少女在最後幾個字特意加重了力道,惡狠狠的瞪著小男孩,然後get諾卡歐的無辜大眼睛。

「唔、那我把一半的量挪給憶恩?」

少女哼了幾聲。

「那三分之一的量給憶恩、三分之一的量給愛比玫?」

少女又哼了幾聲,只是這回不高興的不再只有紗西蒂了。愛比玫用奇怪的節奏拍著桌子抗議,「喂喂喂、為什麼是我?」

嗯?問我憶恩為什麼沒抗議嗎?因為已經進入了戰爭時期,憶恩現在是盲從者謝謝。

「因為巧是防守系的,而妳是攻擊系的。」諾卡歐很快的給了女子答覆,然後繼續思考還能把誰調去幫忙紗西蒂順便被她虐。「那憶恩四分之一、愛比玫四分之一、宇珞露露四分之一,這樣絕對可以了!」

少女滿意了,可剛剛換愛比玫抗議完,現在又有一個藍雨露來接棒,「為什麼我是跟小珞一組?」

「因為你們是雙胞胎。」

藍宇珞表示還沒開始工作他就已經心累了。

 

 

會議很快的就結束了,這都要歸功於諾卡歐喜歡把一些小事含糊帶過的個性。諾卡歐和卡爾把他們趕了出來,只留下幾個長老和紗西蒂,季瓔和藍敏芸也被留在裡面——畢竟她們倆都是半使魔,法力運用和異界人不太一樣,而且季瓔是少數曾經經歷過精靈戰爭的人,藍敏芸更是曾經在黯黑異族待過一段時間。

憶恩也在被趕出來的名單中,只不過在走出會議室的那一剎那,盲從者原本空洞的眼睛突然有了靈魂,「喔,會議結束了喔?」

「結束了。」

「我知道族長一定會丟工作給我,巧妳告訴我諾卡歐他幹了什麼好事。」紅衣少女湊到巧的身邊,然後把原本走在巧旁邊的愛比玫不客氣地擠開。

愛比玫很憂鬱的來找雙胞胎,「宇珞露露,憶恩好壞……話說你們是怎麼找到克莉法小姐的?」

「敏兒。」

「敏兒?誰?」

「小珞在外頭不知找哪個女人搞出來的女兒……好痛!」胡言亂語的藍雨露很快就獲得了「嘲諷任務」的獎勵——光榮的藍氏踢擊,系統警告,藍雨露HP在經過藍宇珞Boss的攻擊後下降了30%。

淚眼汪汪的看了雙胞胎弟弟一眼,藍雨露清了清喉嚨,「嗯咳,這事說來話長……」

「那就長話短說。」藍宇珞開啟了他的吐槽技能,不過都被藍雨露以技能「無敵厚臉皮」給抵消了。

「……是這樣的,這要從一支筆開始說起……」

「沐亞的魔精靈,把宇珞當爸爸。」

「……」藍雨露哀怨的用小媳婦眼神看向似乎已經告知完憶恩所有事項、剛剛說出那句話的巧,但女子只是以不解的眼光回看她。「好的,就是這樣子,愛比玫現在妳懂了。」

「大概吧。」愛比玫聳聳肩,「所以,族長找克莉法小姐要作什麼?」

「妳問我們我們問誰?」藍雨露鄙視愛比玫,藍宇珞表示以上句子不代表本台立場。

「妳可以偷聽啊!妳是風精靈欸!」

「法術不是這樣用的。」藍雨露翻了個白眼,到達了巫者研究室。

比他們早離開的現任巫者.巴薩自然是早已回到了巫者研究室,繼續研究未完的法術,為接下來的戰爭作準備,因此看到他們的時候少年的表情不是很美麗。「請問?」

「就來幫小亞問候一下她家的貓。」藍雨露故作嚴肅的說,巴薩毫不猶豫的甩門。

「……」

藍宇珞在一旁偷笑,憶恩在一旁偷笑,巧也在一旁偷笑,只有愛比玫直接「噗哧」一聲笑出來。

「巴薩你開門!開門開門開門!不然我要攻進去了!對我下一秒就會把門踢掉!一!」藍雨露衝向看似脆弱的木門。巴薩在這時打開木門。

啪。

藍雨露。

不負眾望地。

趴地了。

藍宇珞繼續在一旁偷笑,憶恩繼續在一旁偷笑,巧也繼續在一旁偷笑,這次愛比玫也加入了偷笑的行列。

 

 

金髮少女面無表情的敲了敲門,裡頭傳來一個輕柔的女聲:「進來。」

亞絲倫將門打開,走進房間,然後將門再次關上,精緻的臉蛋依然是面無表情,「黛咪艾緹大人。」

「嗯,亞絲倫怎麼還是這張死人臉呢?笑一個?」

少女毫不猶豫彎起嘴角,卻毫無溫度。

黛咪艾緹撇撇嘴,「算了,別笑。看了心煩。到底是哪個環節出了錯?為什麼不會笑?哎呀如果能在殺人的時候露出笑容那一定很美麗但為什麼不會笑?」

在女子丟出一連串的問題時亞絲倫已經恢復了面無表情的樣子,當然一個問題也沒有回答。

黛咪艾緹悶悶的重新面對亂七八糟的桌子,「亞絲倫。」

「是。」

「妳知道誰是藍宇珞嗎?」

對,她承認她就是故意。但金髮少女的表情還是沒有變,呼吸也是,心跳也是。「不知道。要殺掉嗎?」

「好啊,能殺掉最好,可是殺不掉……」黛咪艾緹憂鬱的看著眼前的棋盤,裡頭已經放了一些棋子,其中兩顆棋子隱隱透著淡金色的光芒。

亞絲倫只是默默的。

「那藍雨露呢?」

「也殺掉?」

「可是也殺不掉……」黛咪艾緹對著旁邊一大堆的黑色棋子發呆,然後突然靈機一動,從裡頭挖出了一個特別不一樣的棋子。

上頭閃著冷藍色光芒。

「開戰吧,」女子笑咪咪的說:「隨便抓一個光明異族。」

「殺掉?」

「殺掉。」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