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寫文的哪個腦子沒有洞。
  • 495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貓控補習班3-神秘作家與陌生少女-第二章(2)

 

沉默。

讓咱們把背景轉換一下,此時的背景不是藍家,是某條街上,一棟白色的民宅前。

「……小珞,敏兒是路痴,對吧?」藍雨露無比沉痛的開口。

「帶路的又不是我,姑姑。」藍敏芸皺了皺眉,手上拿著一張白色的影印紙。

讓俺來告訴你,為什麼場景突然轉變——

非常幸運的,紙卷裡沒有什麼詛咒也沒有什麼炸藥手榴彈,也沒有什麼奇怪的猜謎題目或是黃色書刊(?),只有一堆奇奇怪怪的線條還有一串他們看不懂的古文……

「咦?」秀蜜雅叫了出來,「『克莉法所在位置』……唔,這個字跡像萊恩斯的,克莉法是誰啊?」

……對不起,我說錯了,是「只有一串只有年齡已經破千的亞爾弗瑞德和秀蜜雅看得懂的古文」。

「敏兒,」藍雨露拉拉少女的袖子,可憐兮兮的看著她——如果去找藍宇珞只會得到白眼一枚。

「萊恩斯大人是當年精靈戰爭的將軍之一,現在已經過世了,細節可能要問秀蜜雅大人或亞爾弗瑞德大人。」

「喔,別看我,會議都是亞弗瑞去開的喔,我可沒見過萊恩斯。」秀蜜雅揮揮手,把說故事的責任丟給丈夫。

「字跡?」巧抬抬眉毛,意思是——那妳怎麼知道萊恩斯大人的字跡?

「亞弗瑞和萊恩斯還滿談的來的,在戰爭之前就有通過幾次信,我都會在旁邊看啊。」秀蜜雅無辜的回答巧的問題。

「那麼克莉法是誰?」風誼瑤問。

「唷,『人類』最好不要介入異界的事喔,小芙,快滾吧妳,聽的夠多了。」秀蜜雅給了女兒一個皮笑肉不笑。

風誼瑤朝母親做了一個鬼臉,跺著腳離開了客廳,亞爾弗瑞德像一陣風似的捲到門邊鎖上門。

「好啦,亞弗瑞,說吧。」秀蜜雅疲累的朝丈夫揮揮手,看似年輕的臉龐露出了濃濃的疲憊。

亞爾弗瑞德從口袋中抽出一張符咒然後撕破,整個房間立刻陷入了黑暗,然後又突然變亮,可是場景再也不是藍家的客廳。

是一個有些灰暗的房間。房間的中央有一個法陣。

「是『故事回溯』。」藍敏芸充滿敬畏的讚嘆。

那是什麼?——藍雨露又想拉姪女的袖子,不過亞爾弗瑞德在這時開了口。

「大約在八百多年前,異界的黯黑異族朝光明異族進攻,當然你們知道結果——洛那斯森附身到布蕾西絲身上,親自了解莎西莉絲亞,然而我們仍然不知道莎西莉絲亞所謂的『姊姊』是誰。

「戰爭一開始,我們完全無法掌握黯黑異族的攻擊模式,所以在那時犧牲了很多人力,很多戰都是兩敗俱傷,直到萊恩斯到前線。

「萊恩斯是光精靈族很有聲望的召喚師,不過他自己本身的戰力並不強。他到達前線之後,發現人力不夠,所以他使用了好幾個法陣召喚惡魔,並且訂立契約,所以萊恩斯的死因與其說是戰死,不如說是被契約反噬而死的。」亞爾弗瑞德靜靜的說。

這時灰暗的房間門被打開,一名俊秀的金髮男子走了進來,他的臉上滿是憂愁。

「萊恩斯大人。」巧敬畏的看著亞爾弗瑞德製造出的萊恩斯幻象。

「萊恩斯那時身上已經有超過十個與惡魔的契約,所以布蕾西絲命令他不准再召喚惡魔,他在思考良久後來找我商量:他希望可以繼續在戰場上服務,並且要我把他偷偷偷渡進去。

「我一直到魔精靈被召喚出來才知道萊恩斯那次是真的在賭命,他召喚出了史上唯一一個魔精靈,而且一直到現在還沒有人能召喚出第二個。

「不知道是巧合還是半使魔都是女性,那隻魔精靈是一位非常美麗的女子,長相看似無害,但她的實力連萊恩斯自己都曾經後悔過召喚魔精靈。」亞爾弗瑞德說。

萊恩斯在亞爾弗瑞德說這串話的時候開始繞著法陣詠唱著咒文,這時他已經唱完了,法陣慢慢發出光芒,一名半跪著的深褐髮女子從法陣的中央緩緩浮出。

「就是這名魔精靈,」亞爾弗瑞德指向法陣中央,魔精靈在這時正好抬起了臉,令人驚訝的是,魔精靈的長相和萊恩斯有些相似……嗯,或許該說夫妻臉比較貼切。

幻象在這時消失,眾人全部陷入黑暗中,而亞爾弗瑞德溫和的嗓音依然繼續講著故事。

「萊恩斯將他的魔精靈喚為『法兒』或是『瓔』,所以我並不知道魔精靈真正的名字,不過有一點是確認的……」

魔精靈背叛了萊恩斯。

 


她雙眼無神的看著窗外,外頭的白雲正好飄過家中院子裡的一棵樹梢,像棉花糖一樣掛在竹籤上。

門突然被敲了敲。

她瞄了一眼螢幕上的文字檔,連書名都還沒決定好,真是太棒了。

「姊姊,我可以進去嗎?」敲門的人在門外高聲叫喚——不知為何,她總是常常睡著,而且一睡就是好幾天。

「進來吧。」她隨口回,她並不討厭這個常常穿著貓咪T恤的弟媳,相反的還很喜歡她。

女子端著一個小三明治和一杯牛奶進了書房,「姊姊,妳別累壞自己了,就算靈感豐富也不能這樣一直壓榨自己啊。」

「我沒有壓榨。」

「可是妳累到流出眼淚了。」女子指出。

她摸了摸臉,果然在臉上摸到溼溼的液體。

「姊姊,妳還好嗎?」女子把三明治和牛奶放下,擔心的朝她跑來,但卻在打算伸手抱住她的時候猶豫的停下手。

她空洞的看著杯子中乳白色的牛奶,就像那天天空上的白雲。還有他的臉、溫柔的話語。

『克莉法,等戰爭結束後,一輩子待在我身邊,直到我的肉體死去,好嗎……』

終於,她第一次放任自己盡情的哭泣,撲進弟媳的懷抱裡。

 

 

「所以克莉法是……?」藍敏芸不太確定的開口,藍宇珞流暢的接下女兒的話:

「由小名判斷,似乎就是那名魔精靈。」

「不是似乎,就是那名魔精靈小姐喔。」好動的藍雨露已經將卷軸翻到背面,她指著貼在背面的一張便條紙。「小亞的字跡。」

『克莉法小姐是萊恩斯大人召喚之魔精靈,於八百年前逃至平界,敏兒,為母已通知克莉法小姐近期妳會與宇珞去拜訪,請務必小心對待克莉法小姐。母 連沐亞留』

「……」秀蜜雅沉默的看著連沐亞留下的便利貼,「小珞,小亞真的跟你同年吧?」

「還同天呢。」藍雨露翻翻白眼。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