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寫文的哪個腦子沒有洞。
  • 495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禮物包裝師】巷弄裡的那家書店(上)

 

叶洛市是書卷之城,走出叶洛市區站,便能感覺到濃濃的書卷之氣。

若琳忐忑不安的走在叶洛市的街上,今天沒有跟媽媽說就擅自在放學後跑來了,令她有些擔心。若琳經過一家文具店,裡頭有一個手中抱滿包裝紙的少女在與店員爭執。

她繼續在街上走著,一個拉著行李箱的女孩和她擦身而過,手裡拿著一本書。

一陣風吹來,原本夾在女孩書中的紙被吹了下來,飄到若琳眼前。若琳伸手抓住,認出是剛剛那名女孩夾在書中的書籤。

少女連忙轉身,想要還給那名女孩,只是——

眼前只看到只有少少行人的街道,行李箱女孩已然消失不見。

發生了什麼?若琳百思不得其解,卻只能先檢查書籤上有沒有做記號——不,這不是書籤。

是一張名片。

☆☆☆

「千里鵝毛」裡沒有人。

若琳探進書店裡,店裡的空調悄悄運轉著,空無一人的櫃台後的木門發出怪異的咿呀聲,木質的地板散著盒子與緞帶。

有點亂。她想。

角落傳來了翅膀的拍擊聲,還有一聲像小女孩的尖叫,「有客人來了!笨蛋米莉妳死到哪裡去了!」

媽呀,怎麼會有小女孩講出這麼惡毒的話。若琳打了個寒顫,門口的風鈴卻在這時晃了起來。

一個少女用腳撐著門,雙手抱滿包裝紙,此時少女眼裡是滿滿的不可思議,「啊啦,有客人呢,真稀奇。」

那個小女孩的聲音卻沒有再響起。

少女先是進入櫃台內,拉開櫃台後的木門把包裝紙都丟進去,然後才轉身伸了伸懶腰,「所以,客倌來敝店有什麼委託呢?」

「請問這裡是賣……」

「喔,」少女原本亮亮的眼睛稍微黯淡了下來,「我通常是賣書——」她揮揮擺在店裡的書架,但書架上目前竟然一本書都沒有。「但是我偶爾也賣手。」

「……手?」

「就看你們怎麼定義了。」少女聳聳肩,低頭忙碌,但若琳看不到她在作什麼——因為被櫃台擋住了。

若琳找不到事情做——書架上根本沒書——她只好趴在櫃台上看少女忙碌,但是為什麼永遠都會有櫃台擋住?

「親,妳一定得待在這嗎?」少女翻了翻白眼,「我還要工作啊。」

「嗯……為什麼書架上沒書?」

「因為妳沒有『需求』,這裡通常只讓有需求的人進來,所以……妳是怎麼進來的?」

若琳眨眨眼,突然想起了那張名片。

「呃……是名片。」

「妳哪來的名片,我之前又不認識妳。」少女狐疑的盯著她,若琳連忙拿出名片遞給少女。

少女先是拿著名片端詳了一會兒,然後嘆了一口氣。「哎——既然是米希雅介紹來的,那不接也不行呢。」

若琳聽不懂少女在說什麼,她甚至沒有聽過「米希雅」。

「呃,每次要自我介紹總是很彆扭——我是米莉雅。」米莉雅一口氣講完,然後歡快的拍起手,「好啦若琳小妹子有什麼問題呢!米希雅給妳名片就代表妳需要千里送鵝毛,那麼妳要什麼品種的鵝呢?」

翅膀拍擊聲又響起,米莉雅的雙眼亮晶晶的,書架後面有一道明顯是偷看的視線,若琳覺得不太自在。

「呃……我不明白妳在說什麼。」

啪滋。若琳好像聽到了電燈被關掉的聲音。

米莉雅眼裡亮晶晶的光芒消失了。少女没精打采的站起身,搖搖晃晃的推開木門走了進去,然後再次把木門關上。

若琳有點難過,她對米莉雅感到很抱歉,但她沒辦法進入櫃台,自然也無法進入木門內。

若琳又聽到了翅膀拍擊聲,但是沒有小女孩的聲音,倒是一團淡黃色的物體飛了出來。

是一隻金絲雀。

金絲雀飛到櫃台上降落,她先是用那雙淺紫色的眼睛看著若琳一會兒,然後低頭理理自己的羽毛,頭上有根特長的羽毛隨著金絲雀的動作搖搖晃晃的。

金絲雀的眼睛是不是紫色的若琳並不知道,可是她很確定一點——

那就是,金絲雀,絕對,沒有,呆毛!

若琳已經開始用看怪物的眼光看金絲雀了,有呆毛的金絲雀存在這世界實在太可怕。

「米莉雅是賣書的沒錯,可她有時候會接『特殊案子』幫別人包禮物。」小女孩的聲音又響起了,只是有些心不甘情不願。「先說好,我只是看妳傻傻的一直待在這裡很浪費時間我才說的。」

若琳用詭異的眼神看著金絲雀,金絲雀只是拍拍翅膀轉了個角度。

向金絲雀求回應未果,若琳只好跟著金絲雀的眼睛轉。這一看不得了,金絲雀簡直是她的救星——那個方向有個呼叫鈴。

按鈕按下,一陣歡快的歌聲奔跑在店裡。櫃台後的木門重新打開,米莉雅穿著圍裙跑了出來,「歡迎光——咦,妳還沒回去啊?」

圍裙上黏滿紙膠帶,少女手中拿著大剪刀,臉上沾滿紅色顏料。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