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寫文的哪個腦子沒有洞。
  • 498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東方初曦Eastern Sunshine-東方初曦(2)

 

喬予愛和少女離開辦公室時在辦公室外的雙胞胎原本是要很激動的撲了上去的,不過在女子一個嚴厲的瞪視下乖乖回到椅子上玩猜謎遊戲,郁霜璃還很順手的自己就把一個杯子給打開,這不,糖果就在裡面。

「姊姊妳太無恥了!」郁霜廷立即就是一個驚叫。

尹樂泉突然覺得其實這對雙胞胎有點像自家律師事務所裡的兩大喬律師,只是妹妹換成了弟弟,從姊姊總是獲勝變成了不相上下。

沒錯,雖然兩人負責的是不同領域,但是喬予愛真的比喬予潔強,最鮮明的一點就是喬予潔從不打離婚官司,但是喬予愛一時心血來潮也會接幾個商業委託——當然,委託人一定是女的。

「快點快點,我跟她的比數變成二了,快快快快,速度速度。」郁霜廷驚叫完立刻就轉回來要尹樂泉繼續了,尹樂泉也就一心二用邊和雙胞胎玩遊戲邊開始正視起這雙在事務所裡年輕的雙胞胎了。

在兩人剛進喬喬的時候沒有人看得出來這對雙胞胎到底是誰強誰弱,還在實習階段的兩人對本身負責的領域都是應付得戰戰兢兢的,因此也沒有人在在意這個問題。而現下兩人在事務所的重要性是每個人都看得出來的,問題也不會有人去在意。

直到郁霜璃和郁霜廷這兩人,才讓尹樂泉發現了這件事。

在工作能力這方面,喬予愛肯定是比喬予潔強的,但是不代表其他方面也是……例如審美觀、對男客戶調戲的應變、面對難纏客戶等等等,至於戀情這方面就不說了,因為喬予潔是個蕾絲邊,這和普通人不是同一個層次的。

林林總總加起來喬予潔好像又比喬予愛厲害了。尹樂泉在心中感嘆後打開了雙胞胎各自猜的那兩個杯子——非常湊巧的,裡面什麼都沒有。

「我就說是左邊!」

「是妳堅持是右邊的我又沒有干涉妳的決定!」

「還不是你說什麼右邊比較有可能結果選了個中間的!」

「我才沒有!」

尹樂泉暗暗嘆了一口氣,喬予愛這時倒是回來了,手上還拿了個托盤,上頭擺了幾個杯子。「Boss,剛剛那是來諮商的啊?」

「學姊推薦來的,不幫忙也不行。」喬予愛嘆了口氣,「你們玩很久了吧?喝點果汁?樂泉的當然是咖啡啦。」

「好棒!」

「有果汁!」

雙胞胎叫了一聲就跳起來了,眼巴巴的看著喬予愛放上桌的果汁。尹樂泉將盤上的咖啡和三杯果汁拿下來後便將托盤放到一旁,然後將其中兩杯遞給雙胞胎。小正太小蘿莉歡呼一聲便開始攻略果汁了。

喬予愛隨手拉了張椅子過來,低著頭就開始擺弄吸管了,「和小孩子玩不累啊?」

「還好。」尹樂泉笑了笑,啜了口咖啡,「話說小潔姊現在會在做什麼呢?」

「剛剛去她那邊看,正在和客戶談報酬呢,這次的客戶好像沒那麼簡單,似乎已經拉鋸一段時間了。」

「喔。」

「怎麼了嗎?」喬予愛抬眼看了看尹樂泉,基本上她對喬予潔的工作進度是沒什麼興趣的,今天怎麼突然問上了呢?

「沒事,就是在想,Boss妳和小潔姊,到底是誰厲害呢?」

喬予愛怔了一下,這個問題她真沒想過,不過答案會快就出來了,「當然是潔兒比較厲害啦。」

「小潔姊姊看起來比較弱啊。」一個稚嫩的聲音也加了進來,兩人這才發現雙胞胎也眨巴眨巴的湊過來了。

「因為她很多地方都贏過我啦。像是人際、交際手腕之類的,喔,還有戀愛的年齡。」

「小潔姊姊不是單身嗎?」

「她才沒有單身呢,還有,她才七歲就有初戀情人了。」喬予愛糾正了下雙胞胎。

「可是都沒看過小潔姊姊的男朋友呢。」

「潔兒沒和你們說?她喜歡的人是女生。」

雙胞胎沉默了。喬予愛眨了下眼睛,這才發現「喜歡的人和自己同性」這件事對年齡尚幼的兩人是理解不能的。

不過她很快就發現她想錯了。

「是誰是誰是誰?」

「竟然能把小潔姊姊管得好好的?」

雙胞胎又再一次突破了喬予愛對小孩子的認知,不過再想想兩人的父母身分,嗯,好像看起來又沒那麼令人吃驚了。

「是個很溫柔的人喔,她偶爾也會來事務所,你們應該很快就會看到她了。」喬予愛回答了雙胞胎的問題,然後把一個問題丟了過去。「今天你們來做什麼的?」

「芬芬阿姨想寫幾個破鏡重圓的故事,要妳提供點子。」郁霜璃聳聳肩。

「所以我們來這裡代替小謹哥哥……啊不是,我們來這裡代替芬芬阿姨監視愛兒姊姊會去找她。」郁霜廷補充姊姊的話。

那個人名感覺不是普通的口誤啊……喬予愛無言了下,答應雙胞胎今天會去莫家後便重新回到辦公室辦公了。

十分之幸運的,今天顏暮妡有來事務所,郁氏雙胞胎見識了傳說中那位能把小潔姊姊管得乖乖的大姊姊後便纏上了顏暮妡,也幸好顏暮妡對小孩子有十足的耐心,否則依照每次喬予潔亂做事而顏暮妡幫她擦完屁股後的懲罰,雙胞胎早就不知道心靈破碎多少次了。

下班時間雙胞胎十分主動的拿喬予愛的手機打給了莫語謹要他來接他們,當莫語謹無奈的出現在事務所門口時所有律師和律師助理都尖叫了。

Boss眼光太犀利、眼光太好了!這樣的極品男打著燈籠十輩子、不、一百輩子都找不到!然後現在就被他們的Boss給遇上了!

在驚豔的同時事務所的少數同仁也默默為前世的喬予愛默哀,這一世能遇上這樣的極品,也不知道幾世是孤老終生的。

喬予愛神色淡定的拿了包包打了卡拖著雙胞胎就這樣下班了,搶得還是下班的頭香來著。喬予潔從頭到尾都用看仇人的眼光看著莫語謹,只有在最後喬予愛上車的時候拿著手帕假裝擦了下眼角根本不存在的眼淚。

而身為喬予潔女友的顏暮妡一直都是溫柔的笑著,只在剛看到莫語謹時對他點了點頭當作是打招呼。

坐上後座之後雙胞胎就睡死了,也不知道是真睡還是假睡。坐在副駕駛座的喬予愛也是一上車就睏倦地倚著窗戶。在開回思絹市的路上漸漸湧現了下班車潮,此時正卡在了塞車中,莫語謹不知從哪翻出了紙筆開始按照自己耳朵所聽到的歌詞練速寫。

窗外的天色慢慢的黑了,不知何時開始下起了雨,溫度立馬掉了好幾度。睡夢中的雙胞胎自動自發地用外套蓋住身體當作棉被,莫語謹伸手將暖氣打開,卻發現喬予愛不知何時睜開了眼睛正盯著他的外套。

「怎麼了?」

「可以摸嗎?」

雖然不明白女子想做什麼,但基於對喬予愛的信任他還是答應了。女律師將手伸過來——然後將手指探進袖子摸了摸袖子的厚度。

完畢後喬予愛滿意的點點頭,繼續睡。

莫語謹只是哭笑不得。

塞車不久後就解除了,他們很快就通過了縣市界回到思絹市,然後到達了莫家門口。

雙胞胎在這途中都輪流醒了過來,但是喬予愛卻一直遲遲沒醒。

「愛兒姊姊怎麼了啊?」郁霜璃擔心的問,郁霜廷在旁邊開著擔心的淡灰色小花。

默默看了喬予愛幾秒鐘,莫語謹最終將手放上女子的額頭,他們之前已經叫了她好幾次了,卻還沒醒來,任誰都會擔心。

這一摸倒是不得了了。

此時女子的額頭,正熱的可怕。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