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寫文的哪個腦子沒有洞。
  • 503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東方初曦Eastern Sunshine-亥時(2)

 

時間轉回喬予愛剛到事務所不久,她在原地石化三分鐘,然後進去打卡,然後面對若干同仁。

尹樂泉正靠在廚房的門邊,倚著門遮著嘴「喔呵呵呵」的笑著。喬予愛默默丟了幾個小眼刀給她。

櫃台的門面美少女(?)叫做燕子,一向都很潔身自好,但偶爾也會跟大家一起起鬨——例如現在。「Boss,那個大帥哥是妳男朋友嗎?」

「喜糖!喜糖!」

「全體員工放假一個月!」

「抽獎活動,人人有獎!」

「……」喬予愛瞬間後悔了今天和莫語謹一起出門,雖說多年後的重逢是美好的,但和別人分享這件事可是一點也不美好——沒有女孩子喜歡自己的戀人讓別的女孩眼睛吃冰淇淋。「不回答、沒有、沒有、沒有。」

「不回答就是默認了啊,姊妹們,努力爭取明年夏天的夏威夷假期和豪華喜餅!」

「Boss快說快說!」

「自首者無罪!」

「妳可以保持沉默,但妳所說的都會成為呈堂證供!」

喬予愛努力穿過人海前往尹樂泉那裡,「樂泉!」

尹樂泉抬抬眉毛,走進廚房裡。喬予愛趁機滑進廚房,女助理快速把門關上。

「樂泉姊作弊!」

「尹助理快開門!」

「快交出喜糖!」

「那隻到底是多愛喜糖啊?」喬予愛翻了個白眼,「話說,樂泉,為什麼你們會知道要守在監視器前面?正常來說不是只有燕子會看嗎?」

「小潔姊比Boss妳早來,她一來就氣沖沖地放下包包打卡然後說『我要去找莫語謹那混帳樂泉希瑤妳們不要阻止我』。」尹樂泉抿著嘴笑。

「希瑤也不會攔她吧……等一下,希瑤跑到哪裡去了?」

「我前幾個禮拜訂了國外的小餅乾,今天剛好到貨,希瑤對Boss妳的八卦沒啥興趣所以就幫我去郵局領貨了,回頭還要還她錢……話說,Boss,那位先生真的是妳的……」

「好啦,閉嘴閉嘴工作工作。」喬予愛翻了翻白眼,她為什麼之前都沒注意到這堆混蛋長舌公長舌婦這麼八卦?「喬予潔什麼時候走的?」

「Boss妳來之前二十分鐘吧,燕子在小潔姊跑出去後就立刻探頭出去看,結果只看見這麼~小的背影欸。」尹樂泉笑嘻嘻的說:「話說Boss,小潔姊是不是有戀姊情節之類的啊?是啦我知道小潔姊是蕾絲邊,但是對雙胞胎姊姊有男友的反應這也太大了吧?這不是戀姊情結是什麼?」

「第一,謹……莫先生不是我的男友。第二,」喬予愛面無表情的把放在廚房的小凳子拉過來坐,「我很確定喬予潔絕對不會有什麼傳說中的戀姊情結,因為她之前已經對莫先生很火大,所以便借題發揮。」

「喔。」尹樂泉毫不掩飾臉上的失望,「那位就是傳說中害小潔姊丟掉好幾個案子的莫總裁啊?哎呀真是深不可測,一下子就拐走咱們喬喬最難搞的喬律師。」

「……」喬予愛用包包中的記事本擋住臉,這間事務所的強大程度已經不是她能理解的了。「樂泉。」

「是?」

「妳還是閉嘴的好。」

 

 

當喬予潔回到事務所時面對的是整個喬喬的律師和律師助理都用星星眼看著她的集體攻擊。

無力的抽了下嘴角,她揮揮手把拿著小蛋糕、一臉認真的燕子趕走,然後走到雙胞胎姊姊的辦公室前,裡頭正傳來哭泣聲。

一定是哪個對婚姻狀況感到無力的客戶。喬予潔敲了敲門,裡頭的哭泣聲逐漸轉弱,然後才傳來喬予愛靜靜的聲音,「請進。」

「姊姊,」喬予潔探頭進去,坐在裡頭的客戶趕緊用手擦了擦臉上的眼淚。「我樓上等妳。」

「中午吧,等一下還有事。」喬予愛看了看桌上的電子鐘。喬予潔忍不住又看了看那名客戶,然後才縮回頭。

真稀奇,竟然帶小孩來律師事務所的。

喬予潔邊想著邊走回辦公室,坐在外頭的呂希瑤正把腳放在桌子上玩手機遊戲,「老大妳回來啦。」

「希瑤,淑女怎麼可以做出這樣的動作呢?」喬予潔皺皺眉,不是很贊同的說。

「老大妳又不是第一天認識我,我不是淑女也不是第一天的事啦。」呂希瑤將遊戲按了暫停,「而且今天沒有客戶會來打擾喔。」

「是喔,那我今天跟妳聊天好了。」

「喂喂喂,我這個就快破關了妳再給我玩一下是會少塊肉啊?」

「會,而且妳也很閒哎,這是關於姊姊的事。」喬予潔可憐兮兮地看著自己的助理。

呂希瑤看了她一會,又看了下自己的手機,嘆了一口氣。「說唄,發生什麼事了?」

「姊姊和總裁的桃色戀情知道不?」

「這妳一大早就說啦。」

「剛剛我去找了總裁,妳聽到的這是第一線喔,總裁說他們昨天啥都沒做,因為他是反婚前性行為主義者,然後姊姊又太害羞,我敢說只要姊姊肯貼上去啥反婚前性行為等等等的都是浮雲。」

「所以就是愛兒姊太害羞嘛,真是。」

「其實他們昨天就可以前進到本壘的,然後今天早上就去辦個登記,噹啷,以後就不必擔心那些客戶的前夫來糾纏年輕貌美的姊姊了,反正姊夫比他們年輕比他們帥。」

「話說莫先生從來沒來過事務所呢。」

「人家是『總裁』啊,我們這種小蝦米就是只能等人家召喚,Level要像姊姊那種有稱號的才能召喚總裁啦。」喬予潔滿臉不爽的戳著呂希瑤放在桌上的布偶。

「所以意思就是今天莫先生會來溫馨接送情啊,」呂希瑤點點頭,突然拿起包包翻找起來。

「希瑤妳在幹嘛啊?」

「找我的單眼相機啊。」

「妳幹嘛拿單眼相機?」喬予潔眼裡滿滿的都是不懂不懂不懂不懂不懂不懂不懂不懂不懂不懂不懂不懂……

「聽說莫先生很帥喔?」呂希瑤拿出乾淨的手帕細細擦拭著單眼相機的鏡頭。

「以普通女生的眼光啦。」

「那男生的眼光呢?」

「看了可能會自慚形穢吧。」喬予潔從口袋中抓出糖果然後丟進嘴巴。

「那就剛剛好了。」呂希瑤滿意的微微笑,「把莫先生的樣子拍下來,然後拿著相片去跟那些煩死人的追求者說我的理想是這型的,他們肯定會自慚形穢。」

「希瑤妳好賤!」

「話說這就是為什麼之前愛兒姊從來不交男朋友的原因?在一次偶然中看到了莫先生,然後就非他不愛?那愛兒姊眼光也太高了吧。」

「我覺得就算總裁沒有臉姊姊還是會選總裁欸,應該是跟怎麼對姊姊有關係。」

「難道是新好男人?」

「他嘴巴超毒舌,可是對姊姊和小孩子就不是那個樣子。」

「商人都是可怕的雙面人,律師對上了商人就只會吃虧啊。」呂希瑤拍拍喬予潔的肩膀,「妳知道那個現在在愛兒姊辦公室的人嗎?」

「不是姊姊的新客戶嗎?」喬予潔眨眨眼。

「是新客戶沒錯,不過那位太太以前是清雅大學法律系的系花,年年都拿第一名,但是大三的時候被讀商業的學長追走了,現在他們在談離婚。」呂希瑤又拿起手帕……繼續擦鏡頭。

「哇喔,」喬予潔小小讚嘆了聲,不是他們在談離婚那段,是「系花+第一名」那裡。「我開始擔心姊姊和總裁的婚後生活了欸。」

「應該不必擔心吧?愛兒姊生氣起來很可怕,莫先生聽起來也是個不會打老婆的人。」

「是喔,」喬予潔點了點頭,「那我是不是很厲害?」

「什麼意思?」呂希瑤抬眼看向喬予潔,眼裡是滿滿的困惑。

「對啊,妳看,我是專門打商業官司的嘛,結果我面對那些狡詐的商人竟然還能搶那麼多錢欸……咳咳,我是說獲得。」

「……」女子沉默了下,然後無比誠懇的說:「老大,那是因為妳臉皮厚,又能邊裝純潔邊威脅他們的緣故。」

「……希瑤最討厭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