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寫文的哪個腦子沒有洞。
  • 501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東方初曦Eastern Sunshine-戌時(3)

 

莫語謹也沒有說什麼辯解的話,只是微微一笑,在未來小姨子兼現任集團顧問的對面坐下。

喬予潔似乎是把手中那杯熱花茶喝完了,因此便用力將杯子放上桌子,還冒著微微熱氣的茶壺上的茶壺蓋跳了起來,然後又降落。「總裁。」

「嗯?」

「你四年前,幹了什麼好事?」

喬予潔的表情從來沒有那麼認真過,不過莫語謹還是覺得她很有趣,「妳是指什麼?」

「不要再裝好人了啦啊啊啊啊啊——總裁我跟你說你這樣是騙不過我的,我在法律界裡打滾好幾年了,什麼樣邪惡的人都看過,像你這樣外表斯文內心腹黑的人老娘是絕對不會讓你把姊姊的貞操搶走的!——可是我現在說是不是有點太晚了啊?」

莫語謹喝了一口王雅芸在喬予潔歇斯底里時送來的咖啡,然後看向一隻腳已經踏上桌子、正支著下巴思索的喬予潔,很善良的開口:「妳正踩在衛生紙上,還有,注意一下裙底風光,我知道妳很男性化但還是要有點矜持。」

喬予潔低頭看向腳底的衛生紙,把踏在桌子上的那隻腳放下來,然後將迷你裙拍整齊——這也是她和喬予愛很不同的一點:她只有出庭時或找不到衣服穿才會穿褲裝。「總裁你怎麼現在才提醒我啊?」

「這應該是『員工』要自己注意的吧?」莫語謹展開一抹純良無辜的笑容,「話說喬律師,妳今天是來做什麼的呢?」

「對!你不說還差點忘了,」喬予潔拍了下手,「為什麼你把姊姊留在你家?是為了趁機對她OO又XX嗎?還是為了要偷偷割掉她哪裡?」

「……」莫語謹十分有禮貌的沉默。要讓女性先說完話,這是基本禮貌。尤其是這人還是他未來小姨子,雖然她說話很難聽。

喬予潔還沒講完,「……話說你都不知道昨天我跟妡妡多孤單,姊姊不在了就沒有人能幫我們換燈泡作便當,所以俺今天午餐得要吃那愚蠢的便利商店冷凍食品,我不管總裁你要賠償我……」

「不好意思,請問『妡妡』到底是?」他完全不明白喬予潔的說話重點在哪裡。雖然她把敬稱刪掉了,不過莫語謹覺得這樣比較好,看著那張熟悉的臉說出「您」就是會覺得怪怪的,雖然兩人是不同人。

「為什麼你用的是『到底』?」喬予潔皺皺眉。

「原本愛兒說今天會告訴我,但是她忘記了。」

「哦。」喬予潔還是皺著眉,「難怪,姊姊也很難解釋自己的妹妹是個蕾絲邊吧?」

「……欸?」

「用那種疑惑的表情看屁啊!我早就跟你說過我有親愛的了!」

「我以為妳說的是男朋友……哎呀,」莫語謹用十分驚訝的眼神看著喬予潔,「從來沒有看過同卵雙胞胎姊妹性向不同呢。」

「靠么!有哪條法律規定不能有多元家庭存在嗎!有嗎有嗎!有種你找出來給我看啊!你找啊你找啊!」喬予潔不停的拍桌,表情滿是忿忿不平。老實說看到喬予潔用那張臉說出這樣的話,會讓他有「愛兒是同性戀的錯覺」。

「我只是很訝異妳是……嗯,妳知道。」

「是!沒關係!你可以承認你覺得有這樣的未來小姨子很羞恥!我已經習慣了!」喬予潔冷哼一聲,雙手抱胸地將頭別到一旁。

「不過之前妳其他的委託人知道嗎?」

「只有第一個知道,然後那個欠扁的死男人、臭男人就這樣跟我說他不相信『蕾絲邊』可以幫他打贏官司,還說我是臭娘們!」女子眼裡的火焰雄雄地燃燒起來,「不過之後我報仇了,啊!真是暢快。」

「……怎麼報?」

「我去找那個受害者,然後跟他的律師談了一下,然後我跟他們合作,由那個律師提供資料我負責上場,當法官判有罪時真的是爽死啦哈哈哈……」

「……」

===============分隔線==================

東方裡面俺最喜歡寫兩個人。

一個是芬芬,一個是潔兒。

因為兩個人都很活潑,而且都很愛護愛兒,所以俺寫得很愉快~~~

(總而言之東方初曦就是個在說一堆騎士保護愛兒公主的故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