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寫文的哪個腦子沒有洞。
  • 501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東方初曦Eastern Sunshine-戌時(2)

 

喬予愛用放在皮包中的一些化妝品化了個淡妝,喬予潔常常說女人是為了化妝活下去的,所以強制她一定要化妝,不然在事務所她會在她旁邊碎碎唸一整天。

為了不要讓雙胞胎妹妹在耳邊碎碎唸一整天,所以喬予愛還是在臉上隨便(?)撇了下,甚至只打粉底喬予潔還是會算她過關。默默把化妝品收起來後,喬予愛默默的打電話給喬予潔。

『……喂?』

睡意濃濃的聲音從手機中傳了出來,喬予愛講了她醒來後的第一句話——超神奇的是,完全沒有沙啞。「喬予潔起床。」

『姊姊我以為妳會說要把我早餐丟掉之類的話……妡妡起來了啦,妳不起來的話我就去找男人翻滾喔。』

喬予愛不敢聽顏暮妡聽到這句話的反應,因此她俐落的掛掉了電話,然後走下樓——又一個神奇,莫芬璃在餐桌上哀怨的打稿,莫語謹在廚房裡轉來轉去。

「愛兒,小謹堅決不讓我進廚房,妳幫我說說他好不?」莫芬璃擦了擦眼角根本不存在的眼淚,低著頭看著桌面。

「呃……」喬予愛眨眨眼,腦中突然跳出昨天莫語謹跟她說關於莫芬璃廚藝的事。答案馬上就出來了,好像原本就在那裡一樣。「姊姊對不起,我不能給妳進廚房。」

「嚶嚶嚶……」

聽到這陣哭聲,喬予愛只好懷著滿滿的愧疚在莫芬璃對面坐了下來。雙胞胎似乎還沒醒,因此目前餐桌上只有她們兩人,還有在廚房不知道在作什麼的莫語謹。

莫芬璃在聽到椅子拉開的聲音時停止了「哭泣」,然後抬頭看喬予愛,那雙大大的眼睛旁邊根本沒有啥哭過的淚珠。「愛兒妳穿這樣好好看!小謹昨天到底是為什麼沒有撲倒妳啊!」

喬予愛覺得如果莫芬璃講出的話都有點「顏色」的話她有一天真的會瘋掉。莫語謹在走出廚房時正好聽見莫芬璃的第二句話,「哎呀,我突然覺得不在莫芬璃的午餐中加毒藥實在太善良了,我去加工一下。」

「鼻要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不知道是太晚睡還是故意賴床,一直到他們吃完早餐後雙胞胎都還沒起床,因此莫芬璃又重拾了打稿地獄,然後對兩人說:「小璃小廷今天估計是要睡到中午了,愛兒小謹你們先去上班好了。喔,車子不要開出去喔,今天我要和冰心去看電影,偏偏那只在喧晝影城上映,超討厭的。」

冰心是和「藍水」同時出道的言情小說家,兩人是好友也很正常,只不過……

「看什麼?」喬予愛下意識問。

「唔……好像叫『豔色女郎復仇記』的樣子,聽說女主角和男配角會有很多甜蜜蜜的對話,我和冰心的人造蜂蜜快用完了啊……」

莫語謹很沒良心的把莫芬璃的頭轉回筆記型電腦的螢幕前,「好,乖乖吃點心打稿子,妳再不在下星期三交稿我就用強力膠把妳的屁股黏在椅子上。」

「不不不還是不要好了……你們快走快走快走……」

莫芬璃邊散發著陰暗氣場邊把他們趕走了,只不過喬予愛還是有些擔心莫芬璃,邊走還邊回頭看從飯廳飄出來的灰色雲朵。「就這樣把姊姊丟著沒關係嗎?」

「沒關係的。她就算三天不吃不喝還是可以活得好好的。」莫語謹不以為意的把喬予愛拉出家門,然後把門鎖好。

「你搭電車上班嗎?」喬予愛和莫語謹並排走在人行道上,她不由得暗自感謝莫芬璃的套裝不是裙裝——因為她只有出庭時會穿長裙,對,沒有短裙但她有百褶裙可是出庭穿這個會被委託人懷疑能力不夠。

「嗯,不過一、兩個月那對雙胞胎都會跟我一起去公司,所以用開車的,避免在車站被拐走。」雖然他覺得可能是綁架犯被郁霜璃和郁霜廷拐去警察局。

「為什麼你會聘請潔兒當顧問?」喬予愛皺著眉。雖然喬予潔是個很優秀的律師,但也僅限出庭時,就算是在和委託人見面時也是亂七八糟。但個性冷靜明理的莫語謹為什麼會聘請說話常常不經過大腦的喬予潔?

「潔兒是?」

「就是喬予潔,那是和她很熟的人對她的稱呼,事務所的人也是這樣叫的。」

莫語謹點點頭表示明白。

車站很快就到了,兩人用樂遊卡感應了感應器後前往月台,莫語謹還是沒有告訴她答案,直到電車快來的時候才開口。

「嗯……應該說是被人陷害吧,我在大學的一個學長在畢業後進入了一家電腦公司工作,那家電腦公司大約一年前碰上了一些商業糾紛,那時的律師就是喬予潔。在打贏官司後他便跟我介紹了喬予潔,不過一直到最近我才有時間聯絡她。」

「完全沒有提到喬予潔的個性?」

「完全沒有。」莫語謹篤定的搖搖頭。

渃笛市市中心很快就到了,在途中下車的學生們早已離開了車廂,在車廂中的大部分都是上班族。喬予潔和莫語謹隨著人潮下了車。

「……一定,把喬喬律師事務所的臉都丟光了。」喬予愛想在車站裡挖個洞跳進去。

莫語謹忍不住輕笑,不過很快又把笑收了起來,因為他注意到旁邊有幾個女子正在偷偷觑著他,臉有點紅紅的。

因為從車站到公司中間有經過喬喬律師事務所,因此莫語謹將喬予愛送到門口,不過在喬予愛要向他說再見時莫語謹輕輕擁抱了她。

喬予愛不用看鏡子也知道自己臉很紅,不過事務所裡的那群人一定是坐在監視器前目不轉睛的看吧……樂泉說不定還拿出了她珍藏的小餅乾讓大家邊吃邊看,嗯。

不過他們想看也看不久,估計只能吃完兩小餅乾,因為這個擁抱只維持了十五秒,然後莫語謹跟她說要小心喬予潔。拜拜。

然後她在原地站了三分鐘,才進入事務所打卡,嘆了一口氣,看著眼前的若干同仁。

允喬學姊說的還真有道理,戀愛還真麻煩。

 

 

莫語謹並不知道自己給喬予愛惹了什麼麻煩,不過當他走進公司,像往常一樣到各個樓層晃晃然後和大家道早安,接著到自己的辦公室門口向祕書道早安,王雅芸跟他說了一件有點不得了的事情。

「喬律師已經在裡面了。總裁您要喝什麼嗎?」

「唔,那就麻煩妳幫我泡杯咖啡了,謝謝。」

說完他便推開辦公室的門,喬予潔已經坐在裡頭,心情不是很美麗的坐在沙發上,氣呼呼的喝著熱花茶,看到他走進辦公室也沒有說什麼話,只是冷冷的瞥了莫語謹一眼便「哼」了一聲。

莫語謹也沒有說什麼辯解的話,只是微微一笑,在未來小姨子兼現任集團顧問的對面坐下。

喬予潔似乎是把手中那杯熱花茶喝完了,因此便用力將杯子放上桌子,還冒著微微熱氣的茶壺上的茶壺蓋跳了起來,然後又降落。「總裁。」

「嗯?」

「你四年前,幹了什麼好事?」

喬予潔的表情從來沒有那麼認真過,不過莫語謹還是覺得她很有趣,「妳是指什麼?」

「不要再裝好人了啦啊啊啊啊啊——總裁我跟你說你這樣是騙不過我的,我在法律界裡打滾好幾年了,什麼樣邪惡的人都看過,像你這樣外表斯文內心腹黑的人老娘是絕對不會讓你把姊姊的貞操搶走的!——可是我現在說是不是有點太晚了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