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寫文的哪個腦子沒有洞。
  • 503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東方初曦Eastern Sunshine-戌時(1)

 

那天晚上其實沒真的發生什麼事,應該說,這兩人真的是純情得不得了,雖然都喜歡對方,不過硬是一點界線也沒逾越。

喬予愛在于氏夫婦開始吵架時便非常敬業的拿出了錄音筆和筆記本,將錄音筆放上窗枱後,女子開始「竊聽」于先生和于太太吵架的內容,連紫兒的哭聲都錄進去了。

邊聽吵架內容,喬予愛便努力的找不利於于先生的證據,例如會家暴啦(有啪啪聲一起被錄進去)、對女兒沒有感情啦(紫兒的哭聲一直非常忠誠的做著稱職的背景音樂),還有破壞物品(啪啦啪啦的家具傾倒聲也一起被錄進去了)。

莫語謹一直興致盎然地看著喬予愛工作,就算到最後于太太哭著將紫兒帶離,並且吵架聲停止後,喬予愛依然還在專注的寫著筆記,偶爾還會重新播放錄音內容,然後又低頭寫寫塗塗。

他就像發呆一樣,一直盯著喬予愛所在的那個點,直到回過神來,才發現不知何時喬予愛竟然靠著牆睡著了。

就這樣睡著了?

莫語謹無聲的笑了出來,由於讓美女女孩子就這樣睡著,完全沒有蓋禦寒的被子實在太沒良心,再加上喬予愛是家裡招待的客人,因此他——

輕手輕腳的將喬予愛的……哎唷你在想什麼好害羞,他只是把錄音筆關掉、筆記本和原子筆抽掉而已啦,然後不出一點聲音地將女子抱著床中央。

「男女授受不親」之類的通通都只是說好玩的,他怎麼可能真的就這樣不碰到女人?如果真是這樣的話故事開頭的那個握手就可以喀嚓掉了。

看著喬予愛熟睡的臉孔,莫語謹突然覺得下午雙胞胎說的「愛兒姊姊是不是太操勞了啊」是真的——對,他有聽到——正常人根本不可能工作到一半就不小心睡著,更何況是對工作極度認真的喬予愛。

輕輕的為她蓋上棉被,莫語謹又默默看了喬予愛一會兒,注意到喬予愛的長相其實這些年都沒什麼變。

如果頭髮剪短一點,再穿上一身充滿學生味的衣服……當年在酒吧「賣聲」的愛兒……就回來了。

只是那冷淡的氣息依然沒有變化。喬予愛在睡夢中皺緊了眉頭,緊緊抓住被角。莫語謹下意識拍了拍她的背,她的眉頭這才鬆開。

……不會吧,還真的有效?

今天是絕對不可能和喬予愛睡在同一張床上的,他嘆了一口氣,將書桌上的檯燈關掉後,從衣櫥深處抓出睡袋,然後鋪在地上。

睡覺了,不過在睡前莫語謹先將門打開,躲在外頭的莫芬璃被他嚇了一跳,然後才尷尬的和他打招呼,「哈囉小謹,已經好晚了欸,好孩子快去睡。」

「……」他默默把門關上。

 

 

隔天早上喬予愛發現自己躺在床上還蓋著被子自然是嚇了一跳,不過書桌邊的椅子上放了一個睡袋,她這才明白昨晚……應該說今天凌晨才對,並沒有發生任何事,尤其是莫芬璃期待的事情,例如H畫面啦、汗水淋漓啦、床上甜蜜蜜的告白啦,鼻要妳不要畫掉啦——

因此她默默的起床,默默的用莫語謹放在桌上的梳子梳頭髮,默默的進浴室用莫語謹幫她準備的牙刷刷牙,默默的用上一句那個人幫她準備的毛巾洗臉,默默的穿上在床頭拿的、來源應該是莫芬璃但準備的人相同的套裝——喬予愛突然覺得有些疑惑,莫語謹到底是幾點起床的?現在明明才六點而已到底為什麼這些東西能在她起床前準備好?

這是個神祕的問題,不過我想問作者也不會有任何解答,這恐怕要問咱們的小謹,不過依照莫語謹的個性,答案應該不會那麼輕易就得到。

所以我們跳過這個問題。

喬予愛用放在皮包中的一些化妝品化了個淡妝,喬予潔常常說女人是為了化妝活下去的,所以強制她一定要化妝,不然在事務所她會在她旁邊碎碎唸一整天。

為了不要讓雙胞胎妹妹在耳邊碎碎唸一整天,所以喬予愛還是在臉上隨便(?)撇了下,甚至只打粉底喬予潔還是會算她過關。默默把化妝品收起來後,喬予愛默默的打電話給喬予潔。

『……喂?』

睡意濃濃的聲音從手機中傳了出來,喬予愛講了她醒來後的第一句話——超神奇的是,完全沒有沙啞。「喬予潔起床。」

『姊姊我以為妳會說要把我早餐丟掉之類的話……妡妡起來了啦,妳不起來的話我就去找男人翻滾喔。』

喬予愛不敢聽顏暮妡聽到這句話的反應,因此她俐落的掛掉了電話,然後走下樓——又一個神奇,莫芬璃在餐桌上哀怨的打稿,莫語謹在廚房裡轉來轉去。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