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寫文的哪個腦子沒有洞。
  • 501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東方初曦Eastern Sunshine-酉時(2)

 

莫芬璃在看到喬予愛的時候超高興的朝她撲過來,還大叫了一聲「愛兒!」,嚇得她差點心臟病發——這只是形容而已。

因為莫芬璃堅持要和喬予愛「促膝長談」,所以莫語謹和雙胞胎全被莫芬璃趕出飯廳。不過這對三人根本不是什麼困擾,因為莫語謹要去書房處理未完的工作,而雙胞胎則是要去浴室的浴缸小睡一下——他們怎麼可能忘記要去睡浴缸的事呢?

但此刻莫家姊弟的心思全放在歷劫歸來(?)的喬予愛身上,所以郁霜璃和郁霜廷這對調皮搗蛋愛亂玩的雙胞胎就高高興興的抱著睡墊被子枕頭去浴室了。(這一句為什麼看起來那麼奇怪?)

喬予愛十分擔心小小隻的雙胞胎睡一睡會不小心被掉進浴缸的被子給悶死,不過很顯然莫芬璃沒有在擔心這件事。女子急匆匆的將自己的未來弟妹(?)拉到一張椅子上坐著,然後坐到對面的椅子上。兩個位子都被事先放了一杯果汁。

「那麼,愛兒。」莫芬璃先是很嚴肅的開口——只不過那頭有些亂七八糟的長髮實在是令這個場面很難嚴肅起來。

喬予愛華麗的無視了這點,也無視了自己要禁食十小時的自我規定,喝了一口果汁後也嚴肅的點點頭。

「——妳可以幫我詳細解說一下四年前妳和小謹那一晚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嗎?人家的點子用到快沒了快點俺就是在等妳幫我加油。」

喬予愛突然被那杯很無害的果汁嗆到,「什、什麼?」

「像是H畫面啦、汗水淋漓等等等的,如果只是床上的甜甜蜜蜜真情大告白我也可以接受唷。」

「等等等等一下,莫小姐妳——」

「是姊姊。」莫芬璃豎起食指,皺了皺眉。

「……姊姊妳是不是哪裡搞錯了?」

「可是妳那天不是拜託小謹陪妳上床滾一滾是要做什麼?」莫芬璃的眼中露出了滿滿的「我很好奇、快告訴我、不然我就把妳幹掉」,不過依莫芬璃疼愛弟妹(?)的程度,被幹掉的應該會是她可憐又苦命的弟弟。

「……不、不是那樣的……」保守到極點的喬予愛臉已經紅的可以跟番茄媲美了,她的個性沒辦法接受這麼煽情的話語,還能在這邊坐得好好的應該是奇蹟。

「那是怎樣的?」

「就是……」

強忍著想要哭出來的感覺——被莫芬璃嚇哭的——喬予愛努力跟莫芬璃說了下四年前發生的事,同時還要努力防衛莫芬璃說出的每句可怕「金句」,讓她覺得跟莫芬璃說話不如去打官司。

而莫芬璃只是皺著眉。

然後——

「這太沒梗了啊,愛兒妳真的沒說謊嗎?妳是不是把某個很熱情的Kiss忽略了?有嗎?」

「這、這是沒、沒有的事!」

「用不著否認那麼快吧!」

 

 

當莫芬璃和喬予愛「促膝長談」完後,已經接近十二點多了。喬予愛默默感嘆自己的強大忍受力——一定是和喬予潔相處多年來培養出來的。

「已經快十二點了呢……啊,愛兒,妳要不要留下來住?」

「不,不用了……」

喬予愛想要拒絕,不過在十點多跑到客廳看電視的雙胞胎在這時開口了:「紫兒的媽咪就住在附近喔。」

「你們是說于太太?」

「他們吵架超大聲的,」郁霜璃皺皺鼻子。

「不過小謹哥哥的房間聽得很清楚唷,嘻嘻。」郁霜廷笑咪咪的說。

「啊,對耶,雖然客房被這兩隻佔走了,不過愛兒可以睡小謹的房間啊。」莫芬璃拍了下手,很高興地說。

「……?」

喬予愛覺得若眼前有面鏡子,那自己顯現出的鏡像鐵定是滿滿的茫然。

 


不.會.吧。

莫芬璃和那對雙胞胎真的要把愛兒的貞操毀掉?

莫語謹眨眨眼睛,看著站在房門、一臉尷尬的喬予愛,和一臉理直氣壯、欠揍到不行的莫芬璃,還有縮在莫芬璃旁邊、只露出頭頂和雙眼的搗蛋雙胞胎。

「……不可以。」又眨了眨眼,莫語謹緩緩吐出令喬予愛鬆了一口氣的三個字——只不過被莫芬璃反駁了。

「小謹,你想想看,已經這麼晚了,你這麼疲倦,送愛兒回去萬一在半路發生車禍怎麼辦?」莫芬璃今天似乎特別有氣勢,女子豎起食指,振振有詞地對弟弟說教著。「再看看如果愛兒住在這裡,不但可以確保愛兒……和你的安全,也可以讓你們的感情加溫,這不是一舉數得的好方法嗎?」

「沒、沒有最後、後一個的。」喬予愛結結巴巴地說著,邊看著地板。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