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寫文的哪個腦子沒有洞。
  • 495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東方初曦Eastern Sunshine-申時(2)

 

對於那張照片,喬予愛只覺得很後悔,她不該好奇的。

將手機還給郁霜廷——其實她已經忘記當初是誰拿出手機了——之後,她起身去了趟洗手間。

喬予愛並不知道在她離開幾秒鐘後,手機便響了起來。

郁霜廷表情很自然的接起了電話,但是在聽到手機中傳出的聲音後,小男孩立即變了臉色,然後很快的掛掉電話。

當喬予愛走出洗手間,正準備回位子找雙胞胎時,她看到了一個很不可思議的景象。

聰明到不可思議的雙胞胎,竟然讓一個陌生而且服裝怪異的女人餵著吃餅乾!

說是服裝怪異這的確情有可原,因為女子正穿著一件長及腳踝的長裙,然而外套卻是米白色的風衣!

為什麼……雙胞胎會讓這麼奇怪的人接近他們?

喬予愛真是百思不得其解,然而走近三人時她的疑問很快獲得了解答——那名「陌生」女子是雙胞胎的媽媽。

女子在看到她後便朝她笑了笑,然後往旁邊移了一個位子,郁霜璃做了個鬼臉。「妳就是喬小姐吧?我是小璃小廷的媽媽,拜託叫我羽蘭或小蘭,被叫『郁太太』會讓我覺得我很老。」

「媽咪妳又沒有年輕到哪裡去,都快四十了。」郁霜廷咕噥了句,下場當然是悽慘的,那就是被季羽蘭瞥過來的眼刀殺到血量只剩下10%。

郁霜璃幸災樂禍的看了弟弟一眼,繼續低頭吃自己的鴨鴨蛋包飯,偶爾看到被弟弟丟過來的蛤蜊還把蛤蜊丟回去。

她也不知道她媽媽懷她的時候是怎麼樣,當他們能自己吃東西時就對蛤蜊表現出了明顯的反感,但媽媽明明不討厭啊。

季羽蘭完全無視兒子的垂淚——看起來就很假——也沒有注意到女兒的OS,十分順手的把兒子沒喝完的濃湯拿過來喝了一口之後,已經是兩個孩子的媽而且年齡還快破四十但臉還是年輕得跟少女一樣的女子十分認真的用她墨黑的眼珠盯得喬予愛毛骨悚然,然後說——

「這兩隻,又做了什麼蠢事?」

郁霜璃和郁霜廷一齊把口中的水噴出來。

 

 

喬予愛嘆了一口氣,無言的繼續揮手。

季羽蘭笑咪咪的臉隨著車窗的上升逐漸消失,雙胞胎還是帶著可愛的笑容繼續向媽咪道別,一直到車消失在兩人的視線中,郁霜璃和郁霜廷才如釋重負般地吁了一聲。

喬予愛看了一眼手錶,摸了摸雙胞胎的頭。「好啦,差不多到下班時間啦,我們回去找你們小謹哥哥。」

「咦——!媽咪明明說還可以玩一陣子的!」郁霜璃故作驚訝的用雙手捧住小臉。

「愛兒姊姊說謊——不可以說謊啊——」郁霜廷假裝難過的擦了擦眼角根本不存在的淚水。

「你們的價值觀是怎麼一回事……不……這裡好像不是用價值觀……」

「愛兒姊姊,妳還好嗎?」郁霜璃很擔心的看著明顯已經頭昏腦脹的喬予愛,拉了拉女子的衣角。

「好像不太好……」

「那回去小謹哥哥好了,小謹哥哥應該有辦法。」郁霜廷偏了偏頭,做出了最終決定。

就這樣,雙胞胎乖乖的回到了莫語謹的辦公室,讓已經做好要長期抗戰準備的喬予愛十分無言。

 


當他們回到公司時,莫語謹正在開會,所以郁霜璃和郁霜廷便在莫語謹的辦公室東摸摸西摸摸——反正也不是第一次做了。

喬予愛剛開始先是默默的看著雙胞胎,後來便放棄觀察雙胞胎了,開始看起存在手機中的一些資料——反正就算制止他們雙胞胎也不會乖乖聽她的,不如認真工作。

當郁霜璃和郁霜廷玩膩莫語謹的動物大頭筆,回到喬予愛旁邊時,他們發現了一個驚人的事實——喬予愛看手機看到睡著了。

「愛兒姊姊最近是不是太操勞了啊?」郁霜璃朝雙胞胎弟弟耳語。郁霜廷聳聳肩,朝雙胞胎姊姊露出「妳問我我問誰,小潔姊姊又不在這裡」的表情。

又盯著喬予愛的睡顏幾分鐘後,個性腹黑(?)的雙胞胎拿出了從莫語謹那裡摸來的手機,拍下喬予愛的睡顏,然後傳給季羽蘭:『這裡是雙胞胎,媽咪妳覺得這張我們要賣小謹哥哥多少?』

女子不一會兒就回傳了,『這裡是媽咪,你們把他整個手機扣留住也沒用啦,愛兒一定會拿回去,只不過會不會還給莫先生就不干我的事了。』

郁霜璃忍不住「噗哧」一聲笑出來,郁霜廷也摀住嘴巴不讓笑聲流出。

可是這樣喬予愛還是聽到了。

前一分鐘還在睡覺的睡美人在聽到雙胞胎的笑聲後立刻變成了精明女律師,「小璃小廷,你們在做什麼?」

「唔,看小謹哥哥的簡訊。」郁霜璃假裝心不在焉的回答,一邊努力尋找「簡訊」的圖示。

郁霜廷在旁邊用力點點頭增加可信度,還幫雙胞胎姊姊指了指圖示。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