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寫文的哪個腦子沒有洞。
  • 493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東方初曦Eastern Sunshine-未時(2)

 

尹樂泉拿起話筒,按下剛剛的那通電話號碼。坐在她身旁的同事悄悄的笑了起來。

對助理接下來要做的事茫然未知的喬予愛只是輕輕敲著膝蓋關節,對於早晨高峰時段的交通感到很不耐煩,但現在去擠電車只會更擠而已。

所以她選擇搭計程車。

想到這裡,喬予愛簡直後悔莫及,按照這種速度,不知道那天才會到。早知道她就用跑的了。

用跑的……?

瞄了一眼計數器,個位數又跳了一個五——三百四十五塊,再這樣下去,等到她抵達的時候車費就破千了。

像這種耗時間又浪費錢的事情,咱們的喬律師是絕對不會做的,因此她當機立斷的算好了剛好的錢遞給司機,然後打開門走向人行道。

手機突然響了起來,喬予愛看了下來電顯示,是個陌生的號碼,但直覺要她接起來,「喂?」

『愛兒,妳到哪裡了?我想給小謹一個驚喜。』

驚喜……「您怎麼會知道電話號碼?」

『是「妳」,要叫「姊姊」。』莫芬璃糾正她,『至於電話號碼,是妳的助理給我的,她叫尹樂泉,對吧?真是個乖孩子。』

聲音滿是沾沾自喜。

喬予愛默默的聽著,她曾經看過莫芬璃,但女子的氣質一直都是閑靜優雅,和話語的內容絕對無法搭上線。

——好難想像謹有這種姊姊。

『哎,愛兒,妳還沒回答問題呢,妳到哪了?』

「晨暮路。」

『那就是在接近西門的地方……唔,妳有員工證嗎?』

「潔兒拿了兩張,一張給我。」

『哇,那太棒了,因為西門只有員工能走……好,晨暮路很多高樓大廈我知道,喬律師有跟妳說西門在哪嗎?』

「有。」

『妳直接把員工證給那個站在門口的警衛,他會要求確認妳的身分,妳就假扮成喬律師——反正妳原本就是了——如果他問妳為什麼請假還來就硬拗。』

意思就是隨便編一個藉口。喬予愛默默在心裡提醒自己。

她按照莫芬璃的吩咐去做了,不過警衛沒有為難她,倒是總裁祕書王雅芸對她的身分有些意見。

「您不是喬律師,我很確定。」女子很堅持自己的話。「今天喬律師請假。」

「我有很重要的急事要找謹——我是說,莫總裁。」喬予愛急急忙忙改了口,「還沒開庭。」

王雅芸看了一眼手錶,也是,這個時間法院才剛開而已。「是什麼重要的事?」

「很抱歉我不能說。」

王雅芸又狐疑了看了她一眼,「那麼請您先去總裁的辦公室裡面等,總裁還沒進公司。」

喬予愛又看了王雅芸一眼,女子的冷淡態度令她有些難受,但祕書公事公辦也沒什麼不好,只是她認為如果尹樂泉是這種個性的話,工作效率會變的很好,可是她絕對會瘋掉。

恐怕喬予愛永遠都不知道王雅芸喜歡莫語謹。

在伸向門把時她突然退縮了,喬予潔昨天才跟她的抱怨莫語謹——當然她那時還不知道雙胞胎妹妹口中的「總裁」就是莫語謹——沒進公司,害她白跑一趟,萬一……他今天也請假怎麼辦?

喬予愛抿了抿脣,有那麼一剎那想要回去事務所,但心底有個小小的聲音要她相信莫語謹,因此她打開了門。

以男性的辦公桌而言,去除那一大疊的文件,莫語謹的辦公桌乾淨的令人驚訝,沒有散亂在桌上的筆,沒有隨便擺放的文件夾,所有東西都整整齊齊。

——好驚訝。

喬予愛給了莫語謹的辦公桌一個小小感想,雖然她心裡明白莫語謹本來就是這樣的人。

透明的桌墊下只有兩張紙,一張是一個家庭的全家福合照,上頭的莫語謹還是少年時期,面對鏡頭露出溫文儒雅的淺笑,莫芬璃則是偷偷在弟弟的頭上比了兩個勝利手勢,看起來像兔子。

另一張則是……

「……咦?」

喬予愛忍不住走近辦公桌想要看個清楚,正當她掀起桌墊要拿出那張白紙時,門被打開了。她轉頭看向門。

一雙,不,兩雙圓圓的眼睛目瞪口呆的看著她,小女孩還站在小男孩的背上。

「愛兒姊姊?/愛兒姊姊?」

 


莫語謹急匆匆的走進電梯,雖然說樓上還有王雅芸看著,但基於發生過女祕書被雙胞胎騙出去的事,他覺得只有王雅芸一人似乎不太保險,還是他自己上去顧比較好。

想到這裡莫語謹突然感到有些滄桑,明明才快一個月而已,為什麼他就已經做好結婚後要在家裡顧小孩的準備了呢……

手不自覺的摸向口袋,放在皮夾裡頭的那張紙感覺有些沉甸甸的,像是提醒他不能移情別戀。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