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寫文的哪個腦子沒有洞。
  • 495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聖誕節賀文】極短-血腥聖誕

 

今年的聖誕節很憂鬱。

蘇靜纓默默的戳著眼前的荷包蛋,自己應該要滿懷感激的吃下它,這可是魏莓瑜因為聖誕節硬逼著母雞生出的雞蛋。

但就是不爽。

童映寒繼續吃著他的吐司,邊看著現在的戰況及醫療報告。

死傷共300餘人,醫療資源不足,請求調派醫療人員前往……

出現不明疾病,病狀為內出血、發燒及舊傷迸裂並流出不明紫色液體……

還附上照片。蘇靜纓將頭從報告上轉回,重新面對她的荷包蛋。童映寒依然面不改色。

「今天要去?」少年淡淡的問。

蘇靜纓默默點頭,把蛋黃從荷包蛋中挖出來。

 


又是一個聖誕,只是她已不再是「蘇靜纓」。

貝如玲垂著眼,用布塊擦拭著「翠楓」。魏莓瑜探進房:「貝小姐,請問準備好了嗎?」

「好了。」她低聲回。

「我在外面等妳。」魏莓瑜離開了,貝如玲知道少女一直對她很不滿,畢竟她「搶」走了蘇靜纓的翠楓。

莓瑜……

其實翠楓是會認主的,所以在「蘇靜纓」死後才會一直都偷不走。

但這件事只有「蘇靜纓」知道,若告訴魏莓瑜,少女一定會懷疑她為何知道。

「可不能被發現呢……」貝如玲一邊咕噥著,一邊將布塊塞進長裙中的口袋,嘆了一口氣。

像現在這樣天天浸在血腥中的生活,究竟還要多久?

 


蘇靜纓想把早上吃的那顆荷包蛋吐出來,但是這樣魏莓瑜會擔心,所以不可以。

不是已經習慣了嗎?她責備自己,一邊跟著童映寒走如醫療篷,撲鼻而來的惡臭令蘇靜纓忍不住皺眉。

童映寒面不改色的繼續走著,一絲要把早餐吐出來的跡象也沒有。蘇靜纓想跟負責人借一個面罩。

一個個醫療人員走在陰暗的醫療篷內,不時咳嗽幾聲,蘇靜纓甚至看到一個小女孩在幫傷員清理傷口。童映寒皺起眉,負責人連忙解釋:「那是貝家的人送來的,是貝家目前輩分最小的,叫貝如雯。」

「自由醫師貝如玲的妹妹。」蘇靜纓點點頭。

 


如雯……應該還好吧?貝如玲有些不確定那名小女孩是否安好,只能期盼童映寒沒有虐待小女孩的習慣。

貝如玲走出角落,此時軍篷已經走了大部分的人,貝如玲離開了軍篷,魏莓瑜悄然出現在她旁邊。

少女悄悄的嘆一口氣,不用想也知道魏莓瑜其實是來監視她的。

心機真重啊。貝如玲偷偷翻了個白眼,原本對童映寒那莫名其妙的好感全都消失了。

站在最前激勵士氣的童映寒正巧說到她的名字,貝如玲拿著翠楓走到前方。

出兵了,少女沉默的領在前頭,童映寒在原地對她冷冷的笑,這原本是蘇靜纓的工作,藍絲帶總參謀長衝在最前的纖細身影總帶給士兵們滿滿的士氣。

前來攻擊的其他組織在遠方現出了身影,帶來殺氣。

原為自由醫師的少女拿著武器向前一步。

然後、重新浸入血腥。

 


 

不是我被迫浸入殺戮之中,而是我自願踏入血泊。

聖誕的紅不是染料,其實是鮮血。

==================分隔線=============

俺幹嘛在聖誕節.............寫這麼沉重的文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