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寫文的哪個腦子沒有洞。
  • 495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東方初曦Eastern Sunshine-午時(2)

 

『我要找喬予愛!』

一聲屬於女性的尖叫聲從電話裡傳了出來,幫忙接電話的顏暮妡忍不住手抖了一下,差點把電話弄掉——不過這件事並沒有發生。

讓自己的耳鳴聲稍微恢復後,顏暮妡重新將話筒放回耳邊,「不好意思,小姐,請問您可以再說一次嗎?」

『唔,呃,我,嗯,呃,我我我我我我我我我我我我我我……』

「不好意思?」顏暮妡偏偏頭。

『……對不起,我打錯了。』

話筒對面重新恢復安靜。顏暮妡一臉莫名其妙的看著話筒。

「暮妡,怎麼啦?」一名穿著全黑褲裝的女子從角落的一扇門探了出來。

「一個瘋子打來,她剛開始好像有說要找誰但我沒聽清楚。」說罷,顏暮妡露出抱歉的表情,「對不起,姊姊。」

「沒關係,既然是瘋子就不要管。」女子露出一抹淺淺的笑,重新縮回門後。

那張臉,就跟喬予潔一模一樣。

 

 

才剛甩上門,莫語謹就後悔了。

在早餐的氣氛完全是沉悶的,每天都吵吵鬧鬧的雙胞胎似乎也感覺到了「莫語謹很不高興」這件事,就連喝蘋果汁的時候也安安靜靜的,大氣也不敢出一聲。

他知道扼殺小孩子的快樂童年是可恥的,可是他真的不由得要生氣——不是對雙胞胎生氣。

「小謹哥哥,你在想什麼?」郁霜璃拉了拉他的褲管,睜著一雙圓圓的眼睛看著他。

「為什麼你們會認為愛兒就是喬予潔的雙胞胎姊姊?」

「小謹哥哥你有找到愛兒姊姊就讀的大學名字嗎?」郁霜廷微微歪著頭。

「……嗯。」

「畢業生名單有印下來嗎?」

「為什麼?」

「快給我!」小女孩拚命跳著,小男孩從口袋變出一枝原子筆。

莫語謹一頭霧水的給小女孩和小男孩一疊厚厚的紙,郁霜璃立刻搶過來,然後分了一些給弟弟,開始尋找愛兒的名字。

雙胞胎就這樣站在路上不動了,但是離停車的地方還有一段距離,莫語謹只好推著雙胞胎前進,還得注意不要把兩人推到大馬路上。

好不容易成功進入車子,被雙胞胎拋棄的紙張已經堆成一個小小的山丘了,小男孩和小女孩的兩雙圓眼不停掃視著紙張,偶爾臉微微亮起來但又很快暗下。

在接近公司的時候郁霜璃突然尖叫了一聲,害莫語謹忍不住踩下煞車,幸好是紅綠燈,他一點都不想被別人瞪。

郁霜廷丟掉手中的筆,傾身靠近雙胞胎姊姊。郁霜璃指著法律系畢業生名單上的一個名字。

喬予愛

 


現在是早晨,但「喬喬律師事務所」的辦公室卻是一片吵雜。「喬喬律師事務所」這個名字看似童稚,但跟這間律師事務所中的律師交戰過的人都知道他們都不是好惹的——尤其是去年過世的前負責人桂允喬。

「……他打了我一巴掌,然後還用鍋蓋打我的頭,傷勢檢驗書都白紙黑字寫那麼清楚他還說是我自己偽造的……」

「……涂律師,我把監視器畫面帶來了,不過有些模糊,你們這裡有……」

「……很明顯的這裡有些不合理,您要不要再改幾個地……」

「很抱歉,喬律師不接男性客戶的委託。」

聽到這句字正腔圓的拒絕聲,大辦公室裡的聲音全都消失了,只剩下細細的呼吸聲。

只要是來過「喬喬」的人都知道,這間律師事務所的王牌律師就是那對雙胞胎——喬予愛和喬予潔,兩人簡直就是完美的化身,只是難免都有一點小怪癖,因此與「完美」這個詞還有一點距離。

姊姊喬予愛是出了名的不接受男客戶的委託(再多錢也一樣);妹妹喬予潔則是有個不為人知的小祕密——她是個.蕾.絲.邊。

而現在講的「喬律師」,很明顯是不接男客戶委託的那個。

『不,不是委託,只是想見一下……呃,我是說,我弟弟是喬律師的朋友……嗯,或許該說,呃,那個是什麼意思……』

拿著話筒的女子耐心等待的電話對面說出正常的話,但是另一端只是一直傳出意義不明的話語,搞得坐在旁邊的女子的同事忍不住伸手拉了拉女子的袖子。「樂泉,那位小姐打來要找Boss嗎?」

尹樂泉朝自己的同事比了一個「嘘」的手勢,因為這時話筒又重新傳來聲音:『哎呀,管它是什麼關係,總之,小姐妳可以幫我把電話轉給喬予愛律師嗎?』

「您有事情要找喬律師嗎?」

『跟她說她姊姊打來找她。』

「……不好意思,喬律師只有妹妹,沒有——」

「你們為什麼聊到我有沒有妹妹?」一聲清脆甜美的聲音打斷了尹樂泉的回應。

尹樂泉緩緩把話筒蓋住,「Boss,只是一個瘋子打來要找妳,她說她弟弟有事。」

「我不接男性客戶的委託。」喬予愛皺皺眉頭,「還有樂泉,不要稱客戶為『瘋子』。」

「妳自己跟她說吧,我已經跟這位小姐講十分鐘多了。」尹樂泉聳聳肩,把電話遞給喬予愛。「小潔姊已經去法庭了,她說大概傍晚的時候會回來。」

「嗯,」女子隨口應了聲,然後認真面對電話對面的人物——尹樂泉可是「喬喬律師事務所」中也擅長辯論的毒舌女之一。

是什麼人讓尹樂泉講了十幾分鐘都還不肯把電話掛掉?

『愛兒!是愛兒嗎?』

聲音在耳邊炸開,讓喬予愛忍不住耳鳴了一下,但同時也為那個稱呼感到震驚。

她看了下來電顯示,是不熟悉的號碼,但是那個聲音怎麼聽都像……

輕輕的揮了揮手,示意眾人回去做自己的事,喬予愛拉著電話線窩到角落,小小聲與電話對面對話,「您是?」

『啊,我好笨,我忘記愛兒妳是律師不是特務了……我是「藍水」,本名妳應該知道。』

「嗯。」名言情小說家「藍水」的本名是莫芬璃,她有在作者簡介上看到。

『還有……嗯,該怎麼說呢?小謹是我弟。』

「……」

來不及等喬予愛回答,莫芬璃就自顧自的說了下去,『我朋友最近在我們家放了一對雙胞胎,也不知道家教怎麼樣就是很愛管閒事,結果管到小謹身上來了,正巧喬律師——我是說喬予潔律師——在這時來我們的家族企業擔任法律顧問的職務。

『喬律師和愛兒妳長得很像——當然我們現在知道妳們是雙胞胎了——所以小謹不知不覺都會用……唔,怎麼說?奇怪的眼神看著喬律師?雙胞胎不知道從哪裡得知了喬律師在某家咖啡廳當咖啡廳負責人兒子的公民家教,然後,嗯,總之——』

「郁霜璃和郁霜廷?」喬予愛忍不住打斷莫芬璃的話。

『呃,對,所以雙胞胎的計劃書在妳手上?』

「是的……只是我沒想到那是在說我和謹,我以為小喬姊姊是指允喬學姊,想找機會提醒雙胞胎允喬學姊已經因為乳癌過世了。」喬予愛低聲回答。

『難怪妳會說「那個字放在那裡很正常」,因為妳就是這樣叫小謹的……不對,這不是重點。』莫芬璃先是自言自語了一會兒,然後突然又大叫了一聲:『愛兒!』

「……藍水老師,請您小聲一點。」

『對不起!不過我想說的是——』

莫芬璃深吸一口氣。

『——小謹昨天說了很奇怪的話,我覺得他是因為一直找不到妳才這樣的,他說妳不會見他,所以我怕他不久之後就會去跳樓自殺了啊啊啊啊啊——』

喬予愛還在因為莫芬璃說的話震驚中,話筒又傳出了聲音。

『我還不想繼承家族事業——』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