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寫文的哪個腦子沒有洞。
  • 503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東方初曦Eastern Sunshine-巳時(1)

 

吵架聲讓他睡不著覺。

不,其實除了吵架聲外,還有夏沐茵在今天下午交給他的物品。

那個很久以前他曾經看過的髮夾正靜靜躺在他的抽屜最深處,他很確定自己絕對不會忘記他將髮夾放在那個地方……至少,在愛兒出現之前不會。

窗外的吵架聲完全沒有停下來,反而有變本加厲的跡象,甚至連嬰兒的啼哭聲都跑出來了。莫語謹知道前幾個月隔壁的于氏夫婦家裡才添了一個可愛的小女嬰,于先生很明顯的一點都不在乎小孩,因為于太太一直不停要于先生小聲一點。

外頭的走廊燈悄悄地亮了起來,莫語謹皺皺眉,披上外套走向房門。打開走廊燈的人已經不在走廊了,不過長廊底端的樓梯隱隱約約傳來小女孩的笑聲。

莫語謹想了一下,決定跟上去,看那兩個小鬼頭到底想做什麼。

他可不認為莫芬璃能發出那種笑聲。

 


笑聲到了一樓的某個地方就停了,變成小聲的竊竊私語,莫語謹隨著竊竊私語到達了客廳,發現郁霜璃正用掃把努力將櫥櫃扳開一些,小臉脹紅。

郁霜廷則是蹲在地板上瀏覽著一封又一封的書信,不時發出偷笑。

「……你們在做什麼?」

眼前這神祕的景象不禁令他無言,而且黑線還有越冒越多的趨勢。

突然聽見他人的聲音讓郁霜璃下意識的將掃把揮過去,在看見是莫語謹時郁霜廷代替姊姊放心的吐出一口氣。「小謹哥哥,你怎麼起來了?」

「你們怎麼起來了?」

「隔壁的叔叔阿姨吵架聲好吵,」郁霜璃皺皺鼻子。

「所以我們起來看寄給芬芬阿姨的情書,聽說為了避免若熙哥哥吃醋,芬芬阿姨都把信藏起來了。」郁霜廷用雙手遮住小臉,只露出一雙圓圓的眼睛。

「寄給莫芬璃的?」莫語謹摸摸下巴,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那有找到嗎?」

「當然有啊,小謹哥哥我唸給你聽:」郁霜廷眉飛色舞的說:「親愛的芬璃,打從我第一次看到妳,便突然明白了何謂一見種情……哇,這個大哥哥還寫錯字。小謹哥哥,一見『種』情是什麼意思啊?」

小男孩一臉天真的看著莫語謹。郁霜璃也跑過來聽,只不過她現在正在努力不要笑出聲。

莫語謹覺得自從認識這對雙胞胎後他越來越常無言了,這些信真的是寄給莫芬璃的嗎?

郁霜廷顯然已經放棄了解一見「種」情的意思了,因為小男孩正拿著信紙繼續唸下去:「……我對妳的愛如滔滔江水……」

……他的嘔吐物也快要如滔滔江水了。

 


大小三人就這樣不亦樂乎的玩了一個晚上,所以隔天早上莫芬璃對他們的睡眼惺忪感到十分訝異。

「小璃小廷你們怎麼了?是不是莫語謹那個S半夜把你們抓起來鞭童?」莫芬璃很緊張的抓住雙胞胎的肩膀,完全無視在一旁翻白眼的莫語謹。

「啊,沒有,是隔壁的叔叔阿姨在吵架,吵得我們睡不著,小謹哥哥就給我們講故事,想說講一講會不會想睡了。」郁霜廷吐吐舌頭,開始面不改色的瞎扯。

郁霜璃朝弟弟眨眨眼,流暢的接下話:「沒想到越聽越清醒,哎,芬芬阿姨妳讓小謹哥哥放假好不?」

「那公文怎麼辦?」莫芬璃皺皺眉頭,莫語謹看到雙胞胎正努力裝出嚴肅的表情——他們兩個一定會使出渾身解數讓莫芬璃點頭准了他的假,然後把他拖到某個奇怪的地方。

 


他發現認識這對雙胞胎後,除了更常無言之外,還有很難認真工作。

早餐時的魚乾——不,是預感,雖然早餐裡的確有魚乾——一點差錯也沒有,在莫芬璃勉為其難的答應幫他處理一天的公文後——莫芬璃大學時是他同系的學姊,結果人家畢業後不務正業去寫言情小說——雙胞胎立刻就拉著他要他帶他們到一個又一個怪異的地方。

……老天爺,為什麼會有小孩子喜歡去圖書館和咖啡店?正常來說不是都是遊樂園或是玩具店嗎?

不過很顯然現在坐在他眼前那兩隻並不是正常小孩,無奈的又看了一眼正在專心看書的雙胞胎,莫語謹無聊的攪著自己的摩卡咖啡,邊看向窗外進行人間觀察。

昨天在夏沐茵給了他小盒子後他們又聊了很久,直到莫語謹發現雙胞胎都沒有打電話給他,打電話找莫芬璃確認後才發現雙胞胎的確有打電話——只不過是打給風若熙。

兩個小鬼頭的古靈精怪又令他再一次的無言了,在莫芬璃叫他自己在外面吃晚餐時——因為他們已經吃飽了沒等他——夏沐茵親切的邀請他在「尋夢夜魅」吃晚餐,流水也在旁邊靦腆的笑著。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