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寫文的哪個腦子沒有洞。
  • 501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東方初曦Eastern Sunshine-辰時(1)

 

一頭霧水的被雙胞胎拉去那所謂的夢游咖啡廳,只見雙胞胎四處轉了一會兒,便跑到一個陌生女子旁邊,她正伸手要拿咖啡豆,不過在郁霜璃拉了拉女子的外套衣角後,打開的櫥櫃正好掉下一大包奶精。

以令人咋舌的動作快速接住奶精包後,女子伸手摸摸雙胞胎的頭:「小璃小廷怎麼會來?羽蘭和郁先生不是出國了嗎?」

「是小謹哥哥帶我們來的。」郁霜廷軟軟的說。

「我明明已經跟羽蘭說過如果她有事可以送來我們這裡哎,又不會虐待什麼的……」

「我可是還清楚記得妳當初怎麼打我屁股的。」在吧台後擦著餐具的紀曉蘭喃喃自語,隨即被女子瞪了一眼,然後像是現在才看到莫語謹一樣,一臉疑惑的看著他。

「小謹哥哥。」郁霜璃原本也想拉莫語謹的外套衣角,不過在小女孩發現自己好像辦不到後就決定扯褲管代替了。「小謹哥哥,這是曉風哥哥和曉蘭姊姊的媽咪,叫……嗯……」

小女孩偏頭想了三十秒,小男孩也支著下巴幫著姊姊一起想,紀曉蘭只是繼續擦著她的餐具,偶爾偷笑一兩聲,完全沒有要幫雙胞胎的意思。

郁霜廷幫姊姊想了三十秒後,決定放棄思考,跑到正在畫蛋糕的紀曉風旁邊——他在做他的美術作業。

郁霜璃瞪了弟弟一眼,然後才下定決心似地朝女子和莫語謹露出一個可愛的笑臉,「曉蘭姊姊和曉風哥哥都姓紀嘛,唔,以小藍哥哥的個性來看,一定會給小孩跟阿姨姓的……小謹哥哥你叫阿姨紀小姐好了。」

「郁霜璃,為什麼是我被叫老啊?」女子的額角隱隱看見青筋在跳動。

「因為小藍哥哥比較會保養啊。」

「總有一天我一定會叫曉蘭把妳掐死……」女子露出了個皮笑肉不笑,朝莫語謹看去,「初次見面,莫先生,羽蘭他們估計三個月後才會回來,這三個月辛苦您了,如果有問題歡迎隨時來夢游咖啡廳。」

說完女子就走了,郁霜廷跑到莫語謹旁邊拉拉他的褲管,「小謹哥哥,曉風哥哥說小芷阿姨姓喻,真是的,這種姓很少見嘛。」

「……」莫語謹無言了下,把剛才的事都先丟掉,然後問雙胞胎:「所以你們到底是來做什麼的?」

「唔……來做什麼呢?」郁霜璃偏著頭裝可愛,「啊,想到了呢。小廷!」

「小潔姊姊偶爾會來這裡打工,」郁霜廷順暢的接下雙胞胎姊姊的話:「不過今天小潔姊姊沒有來,來的人是……」小男孩看向站在一張桌子旁邊,正在送咖啡的一名女店員——不過背對著他們。「那個姊姊。」

「小芷阿姨之前跟我們說那個姊姊都叫小潔姊姊叫『潔兒』。」郁霜璃偷偷跟莫語謹講,然後便和郁霜廷跑到夢游咖啡廳角落的一片牆前——打開了一扇門。

這間咖啡廳到底還藏了多少祕密?

 


他知道雙胞胎的用意是為了要轉移他的注意力,但他看的出來那不是喬予潔的雙胞胎姊姊,因為那名女子的背影跟喬予潔一點都不像。

所以莫語謹先離開了夢游咖啡廳,但在離開前他拜託紀曉蘭告訴雙胞胎如果要回去就打電話給他或莫芬璃——以那對雙胞胎可怕的聰明才智,區區兩個號碼絕對難不倒他們。

接下來就只剩下那串神祕的電話號碼了,雖然說看到那個號碼是好幾天前的事,不過莫語謹將那串電話號碼記了下來。

他也不知道是為什麼……或許,因為莫芬璃說了「跟愛兒有關」。

深吸一口氣後,莫語謹將號碼打入手機,然後撥出。

一秒、兩秒、三秒。

『……您好,這裡是「尋夢夜魅」酒吧,請問您的姓氏是?』

……酒吧?

 

 

事實證明,愛兒自從在三年前被那家酒店的負責人要求為客人「獻身」後,是不可能回到那個混雜不堪的夜世界的。

因為接起電話的是一名叫「夏沐茵」的女子,在聽到他報出的姓氏後先是怔了幾秒,然後才以不確定的語氣問:『請問您是……企業的總裁嗎?』

這讓莫語謹有點訝異,這是因為他從來沒有去過「尋夢夜魅」。

曾經聽莫芬璃說過那是一間非常不錯的酒吧,完全不像是那種充滿亂七八糟的聲光場所,而是一間酒吧與餐廳的複合式餐館——她是和風若熙一起去的,因為她向風若熙死纏爛打說她要去那裡慶祝生日。

在「夏沐茵」確認了他的身分後,「噗哧」一聲的笑出來,『總裁,您現在有空嗎?愛兒幾年前交給了我一些東西,要我轉交給您,我認為那對您而言一定非常重要,所以一直都留著。』

其實莫語謹還是不明白為什麼這名名為夏沐茵的女子會知道這麼多關於他的事——照理說,應該只有他和莫芬璃知道他和愛兒的事……

……那麼,為什麼和愛兒在同一間酒店工作的人不能知道?

連到這裡後,他這才發現夏沐茵是愛兒之前的同事,不過他還是連不上長相,除了根本沒認真記長相外,在那間酒店,所有的接待員都使用代號,這也是為什麼他到現在還不知道愛兒的名字。

……不,其實他知道,而且還是愛兒親自告訴他的,只是那記憶太模糊,而且是在「那一晚」發生的事,他一直努力把這件事忘記,好像只要這麼做愛兒就沒有跟任何人共度一夜。

為了明白那所謂的「愛兒要交給他的東西」,莫語謹來到了尋夢夜魅。尋夢夜魅從外表來看是一間十分普通的餐廳,不過莫芬璃大概在去年的時候跟他說一樓是餐廳兼咖啡廳二樓是只有酒沒有水的酒吧。

現在不是用餐的高峰時間,但尋夢夜魅的一樓還是充滿了前來享用下午茶的人們。

莫語謹沒有在一樓逗留太久——就算他聽莫芬璃說過這裡的小蛋糕很好吃也一樣。

夏沐茵要莫語謹一到達直接告訴吧台後一名叫做「流水」的少年,流水的長相十分清秀,看起來年僅十歲,也不知道為什麼會在這裡工作。

流水的聲音如其名,清澈如流水,少年用軟軟還未變聲的聲音要他跟著自己,並且帶莫語謹到一個角落,打開一扇跟夢游咖啡廳類似的暗門,裡頭是一個樓梯。

「沐茵阿姨要我帶一個找她的客人到二樓,我還以為是沐茵阿姨的男朋友呢,沒想到是一個跟阿姨的口味完全不合的大哥哥。」流水在爬上樓梯的時候用靦腆的語氣說著。

「那她的口味是什麼?」

「阿姨喜歡安定,所以她希望自己的男朋友會是公務員,可是大哥哥看起來完全不像公務員。」

……會在酒吧工作的人根本不像喜歡安定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