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寫文的哪個腦子沒有洞。
  • 501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東方初曦Eastern Sunshine-卯時(2)

 

莫語謹在之後詢問了王雅芸,只不過一如雙胞胎所預料的,王雅芸在聽聞他的理由後,立刻用手摀住嘴巴。

到底為什麼不能告訴他?莫語謹真的百思不得其解。

隔天早上,雙胞胎沒有跟他一齊來上班,因為突然心血來潮的莫芬璃硬拖著男友風若熙帶雙胞胎去遊樂園玩。

不過王雅芸沒有告訴他,倒是喬予潔帶來了消息。

當女子有些困擾的坐在椅子上時,他還在疑惑到底是什麼事讓喬予潔那麼困擾。

「是昨天您給我看的東西。」喬予潔没精打采把一堆公文推到旁邊,然後趴在被她清出一塊的辦公桌上,抬眼看莫語謹。

「嗯?有線索了?」莫語謹的眼睛離開公文,看了一眼喬予潔。她姊姊真的那麼厲害,才一天就有辦法給她答案?

「對啊對啊,只不過我越看越霧煞煞,也不知道姊姊在寫些什麼。」

「什麼意思?」

「您自己看唄,因為姊姊的解釋完全不同,而且她甚至把整句都寫下來了。」喬予潔聳聳肩,從口袋中套出一張折起來的白紙推到莫語謹面前。

這很明顯是另外一張白紙,因為上頭的娟秀字跡他從來沒看過,很明顯就是出自另一位喬律師之手。


不可以被發現

麻煩小潔姊姊、OOOOO大嬸阿姨,其他大人太危險

跟小喬姊姊打好關係—》可以去咖啡店等人

要在爸比媽咪回來之前弄好


「這已經不是猜了,而是原本雙胞胎的計劃吧。」莫語謹面色古怪的看著喬予潔,女子也用同樣的眼神回看他,「而且是不是少了一個字?『小潔姊姊』很明顯是在叫妳吧?」

「所以這果然是雙胞胎的計劃,不過您說的沒錯,少了『謹』這個字……」說到這裡,喬予潔的表情更奇怪了。

「怎麼了?」

「我跟姊姊說『這裡是不是少一個字』的時候,姊姊竟然回答我『那個字不必修改,放在那裡非常正常啊』,我嚴重質疑她是不是最近官司打太累了,所以腦筋轉不過來。」

「咖啡店……」莫語謹點著那三個字,微微皺起眉頭,「喬律師,妳聽過一家名叫『夢游咖啡廳』的咖啡店嗎?」

「廢話,我可是老闆娘她兒子的專屬公民家教。不過您問這個做什麼?」

「因為他們昨天一直拚命阻止我帶他們去。」

沉默。

喬予潔突然激動的站了起來,「就是這個!這位『小喬姊姊』一定就跟雙胞胎的計劃有關係!」

「也是。」

「不過……」喬予潔有些遲疑的看著莫語謹手中拿著的白紙。

「姊姊是怎麼知道的?」

 

 

對於早上喬予潔的問題,莫語謹也無法回答,只是關於女子為何不在昨晚就詢問她姊姊這張紙的內容,喬予潔只是理直氣壯的說:

『哎呀,總裁,姊姊每天都忙得要死,回家的時候都吃完晚餐了,這張紙可是她睡前才給我的呢,我還來不及打開她就睡死了,您不覺得把一個累得要命的人叫起來是件非常殘忍的事情嗎?』

關於這一點,莫語謹不禁有些無言——他最近越來越常無言了——不過喬予潔答應回家再問一次姊姊,因為那是喬予潔的雙胞胎姊姊親自寫出來的東西,所以不至於那麼快就忘記,喬予潔沒有跟他要回紙。

莫芬璃在接近下班時間的時候把雙胞胎送回來,雙胞胎的手中都拿著一支棉花糖和一個布娃娃,差別只在於郁霜璃拿的是白兔兔,而郁霜廷拿的是黑喵喵。

莫語謹在雙胞胎回來之前就已經處理完了公文,便拿出早上喬予潔給他的白紙開始思考,喬予潔的姊姊究竟是如何知道內容的?

他只想到三種可能,第一種是喬予潔的雙胞胎姊姊真的是個天才——但是那個箭頭正常人通常都不會想到,所以這個可能性可以砍掉。

第二種就是她撿到雙胞胎的計劃筆記,但這不太可能。

最後一種就是雙胞胎親自將他們的計劃交給——

正好想到這裡時,雙胞胎帶著棉花糖鑽到他旁邊,眨巴眨巴的看著他正在做的事。莫語謹同時摸摸兩人的頭,避免兩人因為先摸對方的頭而吵起架來。

「小謹哥哥,你在做什麼?」郁霜璃好奇的看著莫語謹眼前的那張紙,然後偏了下頭。「奇怪,小廷,你會不會覺得這些字很熟悉?」

「好樣有這馬一掩欸。(好像有這麼一點欸)」郁霜廷咬了一口棉花糖,口齒不清的對雙胞胎姊姊說。

「唔……」

看見小女孩跟小男孩都陷入沉思中,莫語謹不由得在心底暗叫一聲糟,萬一被發現他們已經知道雙胞胎的計劃,他們決定臨時變更怎麼辦?

「哎,小璃小廷你們想太多了啦,只是喬予潔太閒拿給我看她的新發現而已,快去玩快去玩。」

「可是……」

「真的是你們想太多了。」莫語謹的眼裡滿滿都是真誠,讓雙胞胎想不相信都不行。郁霜璃摸摸鼻子,率先跑回沙發。

郁霜廷就沒有像郁霜璃那麼好說話了,小男孩再次好奇的湊到白紙旁,皺著小小的眉頭。

他不是不相信莫語謹的話——媽咪常跟他說別人對你好就要對那個人好,他嚴重質疑媽咪是天蠍座的,不過媽咪好像不是天蠍座的——而是他覺得這真的怪怪的。

「跟小喬姊姊打好關係……可以去咖啡店等人?」

郁霜璃突然停下腳步,然後轉過身來,朝莫語謹露出純良無辜的笑容,「那個啊,小謹哥哥,今天可以帶我們去找曉風哥哥嗎?」

莫語謹偏偏頭,郁霜廷則是朝雙胞胎姊姊眨眨眼:他明白郁霜璃要做什麼了!

==============分隔線===============

白兔兔(不對):

(汀酷兒亂入)

沒有,絕對不是汀酷兒。

其實俺心裡的私設是米飛。(臉紅)

就是這樣:

(沒有)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