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寫文的哪個腦子沒有洞。
  • 501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東方初曦Eastern Sunshine-子時(2)

 

雙胞胎因忍受不住好奇心而率先跑向女子,女子在看到兩名粉妝玉琢的小孩後輕笑了下,低頭摸摸郁霜璃和郁霜廷的頭,「總裁還真早婚啊,貴夫人可好?」

……什麼?

「不,不好意思呢,我還未婚,這兩個小孩我只是代為照顧。」莫語謹忍不住失笑,但笑意只維持了短暫的時間,只因女子在這時抬起了臉。

那張臉清新脫俗,美豔的像是妖精又清純的像是仙子,只化著淡淡的妝就完美的突顯出女子的美。

「總裁?」女子眨了眨眼睛,伸出手在莫語謹眼前揮了揮。

「……不好意思。」莫語謹抱歉的笑笑,同時在心中提醒自己和女子有著相同臉龐的那人已經離開了。

「沒關係的,習慣了,家姊也常這樣。」女子無所謂的揮了揮手,「敝姓喬,名予潔。喬是喬木的喬,給予的予,清潔的潔。雙胞胎之一。」

說到這裡,喬予潔眨了眨靈動的眼睛,「對了,我和家姊都是律師,雖然負責的範圍不同,不過家姊除了離婚訴訟以外,偶爾也會負責商業糾紛及法律諮詢,所以當總裁有事找我而我沒空的時候,就會是家姊代替我前來喔。」

「所以妳的姊姊叫……」

「哎呀,總裁,擔任……企業的法律顧問可是『喬予潔』,家姊會用喬予潔的身分前來,所以這件事不重要。」喬予潔揮了揮手,咯咯笑道。

「不會分不出來嗎?」郁霜璃好奇的發問。

「就是這樣才好玩啊,小妹妹。姊姊她可是演技派,雖然不是戲劇社社員,不過連戲劇社的社長都想拉她入社。」喬予潔摸摸郁霜璃的頭。

「所以……有時候會是妳姊姊來?」莫語謹不太確定的問。

「是的。」講到這裡,喬予潔似乎是又想起了什麼東西,仔細囑咐莫語謹:「總裁,雖然我知道您還未婚,不過如果您以後要離婚的話,千千萬萬不能找我喔!就跟沙西米絕對不能和肉醬義大利麵配在一起吃一樣,您絕對不可以把離婚訴訟案交給我喔!」

「為什麼?」

「我只擅長處理刑事及商業糾紛,如果要離婚的話就絕對不能找我,否則總裁您到時候只會被迫撫養小孩和付一大堆的贍養費喔。離婚訴訟是家姊的負責範圍,家姊打贏離婚訴訟官司的可能性可是百分之七十。」

「我知道了,謝謝妳,喬律師,不過喬律師不必擔心,內人目前還是工作。」莫語謹忍不住失笑。

「那就祝您早日找到理想的另一半了。」喬予潔彎起一個大大的笑,朝莫語謹伸出手。

莫語謹也伸出一隻手和喬予潔相握。

 


「哇,小廷,剛剛小謹哥哥和小潔姊姊的那一幕好浪漫喔,總覺得應該要發展一下比較好,像爸比媽咪那樣。」郁霜璃眼光閃閃的對郁霜廷說。

「郁霜璃,妳白痴嗎?看也知道小謹哥哥喜歡的不是小潔姊姊。」郁霜廷鄙夷的看了雙胞胎姊姊一眼。

「什麼意思?」小女孩嘟起嘴,偷偷看了一眼又重新回到工作的莫語謹,然後喝了一口熱可可,嚼了嚼飄在熱可可上的小花棉花糖。

「醉翁之意不在酒。」小男孩吐出一串不該是這個年紀的小孩知道的話……事實上,雙胞胎現在的行為都十分符合「超齡」這個詞。

「小謹哥哥又沒喝酒……好,我開玩笑、開玩笑的。」郁霜璃揮了揮手,「你的意思是,小謹哥哥喜歡的是和小潔姊姊長一模一樣的人?」

「賓果!」郁霜廷小小的手鼓起掌,幸好聲音不怎麼大聲。

「那……」

「找小潔姊姊,用嚴刑拷問她。」小男孩認真的提出意見。

「……你在哪裡看到的?」

「媽咪朋友送外婆的書,很舊了。」

「……我們去找小潔姊姊吧。」

 


王雅芸想暈倒。

她無奈的看著站在她眼前,拚命對她做哀求表情的兩隻小貓咪……我是說小孩子。

雙胞胎剛剛趁著莫語謹在處理一份急件的時候偷偷溜了出來,然後拜託王雅芸帶他們去夢游咖啡廳——王雅芸是莫語謹萬能的祕書,所以拜託她準沒錯。

之所以知道喬予潔會出現在夢游咖啡廳,是因為雙胞胎的媽媽和夢游咖啡廳的店長是好朋友,所以他們的媽媽常常帶他們去夢游咖啡廳找美麗的店長姊姊打屁哈啦,然後他們也順便被店長的兒女好好玩了一遍。

就算今天沒有遇到喬予潔,他們還有明天、後天、大後天、大大後天……一直到他們的父母從國外回來為止,反正小孩子最多的就是時間,雖然雙胞胎一致認為爸媽可能會在國外待個兩三個月,因為他們被遺忘了。

所以,從頭到尾什麼都不會浪費,浪費的只有王雅芸的時間而已,可說是一筆無比划算的交易。

仔細算過裡頭的利潤後,雙胞胎就溜出來找王雅芸,才會造就現在的情景。

左右看了下,王雅芸小小聲對雙胞胎說:「小璃小廷(她還是分不出哪個是哪個),這件事你們跟總裁說了嗎?」

「當然是——沒有啊。」郁霜璃露出人畜無害的笑,「不過雅芸姊姊,我們做的絕對是好事的。」

「非常好的好事,還可以順便領紅包。」郁霜廷在一旁補充。

「我不懂你們的意思。」

「但是想也知道會被媽咪拿走的,說是拿去繳學費,其實根本就存起來拿去當爸比媽咪的下次蜜月基金了……」郁霜璃低聲咕噥,但沒多久又抬起頭來。「無論如何,雅芸姊姊,拜託,為了曉蘭姊姊的棒棒糖,可以請妳帶我們去嗎?」

郁霜廷也雙手合十,努力做出大眼水汪汪的表情。

王雅芸猶豫再三,盯著眼前這對粉妝玉琢的雙胞胎看了一會,然後拿出手機,慎重的把雙胞胎拍了下來,然後慎重的說:

「我們走吧!」

 


對於這對意外的訪客,紀曉蘭其實有點無奈。

送這對雙胞胎來的不是雙胞胎的父母,而是一個陌生的女人,但紀曉蘭仍然因為那名女人沒有對雙胞胎做出什麼事而鬆了一口氣。

「怎麼有空來這裡呢?爸比媽咪不是不在家?」紀曉蘭從抽屜中拿出兩枝棒棒糖,放到郁霜璃和郁霜廷的口袋中。

「是雅芸姊姊載我們來的,她是小謹哥哥的祕書。」郁霜廷細細的說。

「我們要找喬予潔姊姊。」郁霜璃眼睛眨了眨。

「小潔姊今天休假,只有曉風呢。」紀曉蘭偏頭想了想,自動略過了那兩個她覺得很陌生的名字。

「小潔姊姊跟曉風哥哥有什麼關聯嗎?」郁霜廷眨眨眼。

「小潔姊是曉風的公民家教喔,因為她常把店裡的盤子打破,所以媽媽就叫她當曉風的公民家教來賠償。」紀曉蘭說到這裡,忍不住翻了個白眼。

郁霜璃笑了下,「曉蘭姊姊,那我去找曉風哥哥嘍。」

「好,你們快去。」紀曉蘭摸摸兩人的頭。

雙胞胎跑向紀曉風。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