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寫文的哪個腦子沒有洞。
  • 503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教師節賀文】手心的溫度(3)

 

藍格傑吐出一口氣,用力將長槍.風狩插進地面——離倒在地上的水精靈叛徒只有一公分。

那名水精靈剛好睜開了眼睛,一從昏厥中醒來竟然是看到這麼驚悚的景象任誰都想立刻逃跑,只不過在藍格傑冷冷的一瞥後就立刻放棄了。

少年滿意的點點頭,蹲下身和水精靈叛徒四目相交,明明藍格傑的眼裡只有好奇,為什麼那名叛徒的眼裡露出「啊,見龍了」的眼神?

他長的又沒有很醜。

只是藍格傑也沒有興趣了解這名叛徒的心理狀態,他現在只想趕快趕回風精靈族確認露西安娜沒有對剛剛那位治療師小姐刀刃相向——治療師怎麼可能有戰鬥力。

除非是無聊調出毒藥啦,但以剛剛那名治療師小姐的衣著,他看得出她沒有帶任何藥品。

風精靈和水精靈之間有一名大使,叫做希西奈,如果風精靈有什麼忙需要水精靈幫忙的就會請她代轉,相對的,水精靈需要風精靈的時候他們也會透過希西奈得知。

當然如果被他們抓到水精靈族的入侵者,希西奈就要滿臉羞愧的寫檢討書,然後把入侵者送回水精靈族,等候判決。

現在嘛……藍格傑一向是個「好人」,他自然捨不得可愛的希西奈寫檢討書,所以……就地處決,應該也沒關係的。

水精靈族長也會感謝他幫忙解決一個叛徒吧。

小心翼翼的解下水精靈叛徒的面罩,藍格傑笑咪咪的想著。

 


露西安娜笑咪咪的將米娜露帶回實驗室——反正這裡也不會有什麼閒雜等人會靠近,在這裡聊女生的小祕密是最完美不過了。

幫水精靈少女沏了茶,將茶杯放在米娜露眼前後,露西安娜也幫自己倒了一杯,然後靠在流理台旁。「所以米娜露小姐,藍格傑是神器持有者,有一定的實力的,絕對不用擔心他,除非那名叛徒也是神器持有者?」

露西安娜在剎那間釋放出殺氣,米娜露立刻用力搖搖頭,「那名叛徒只是個暗部小隊長而已。」

「卻得族長信賴啊?」

「叛徒的父親和族長的非常好的好友,族長是看著叛徒長大的。」

「喔。」露西安娜點點頭,這樣就說得通了,因為相信好友所以連好友的兒子一起相信,沒想到會被背叛。「水精靈的族長還真天真啊。」

「不好意思見笑了。」米娜露很羞愧的低下頭。

「不,這樣很正常,不過為什麼藍格傑還沒回來……」

正當露西安娜皺著眉喝了一口茶後,一道閃光突然出現在實驗室,令她們忍不住閉起眼。

當光散去後,兩人前後張開了眼睛,藍格傑的身影馬上出現在她們的視線中,只不過露西安娜仍然皺著眉——因為長槍.風狩的前端是染血的。「藍格傑。」

「我不想讓希西奈小姐寫那無謂的檢討書,」藍格傑神色自然的從牆上的掛勾拿起一條布,擦拭掉長槍前端的血跡。「水精靈叛徒的事,就要麻煩水精靈小姐裝作不知情了,人渣沒有存在的必要。」

少年邊說邊露出溫和的笑,然後米娜露看了卻只感到一股恐懼和一個她不知該如何形容的情感。

是敬畏?不,不是。

「嗯,但之後還是別再殺了比較好,你知道那對你身體不好。」露西安娜邊皺著眉,勸了勸藍格傑。少年忍不住失笑,「好的,知道了。」

「小姐,妳不見那麼久,水精靈族的族人們一定會很擔心妳,我送妳回去吧。」

米娜露小小的點了點頭。

最後藍格傑只送她送到水精靈族的入口,然後目送她進入水精靈族後就離開了。

 

 

米娜露還記得自己之後一直很後悔沒有拜託藍格傑再陪她久一點……只要拿「還會怕怕的」當藉口就可以了。

然後她一直努力想爭取外出的機會,不過都被駁回了,因為要修煉。

然後她成為了治療師,為全體水精靈服務。總是溫柔為大家治療的治療師一直都是水精靈族適婚男性的愛慕對象,不過在被一位男性告白,米娜露拒絕了他後,才發現當初對藍格傑那個不知名的感情,是喜歡。

現在她倒不必擔心這一點了。

微笑的轉頭看向一旁因為舒服的海風而睡著的藍格傑,米娜露只是靜靜的、甜甜的笑著。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