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寫文的哪個腦子沒有洞。
  • 495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中秋節賀文】手心的溫度(2)

 

種族間內部鬥爭啊……藍格傑不禁皺起了眉,照理說外族是不能插手單一種族的內部鬥爭,但是一個少女就要在他眼前被傷害了,他沒辦法對這位水精靈少女坐視不管。

用眼角瞄了瞄女孩,藍格傑暗暗盤算要不要通知露西安娜——畢竟可是她要他來採藥草的,從他出門一直到回到族中之前發生的事通通都算她的。

很快的,藍格傑就把這個念頭砍掉了,露西安娜不太喜歡外族人,就連和水精靈的大使希西奈待在同一個空間,露西安娜也會覺得渾身不自在,要是把露西安娜叫過來的話……

他不敢想像這名水精靈的叛徒會被前.風精靈技術研究員潑多少腐蝕性的毒藥、被砸多少令人生不如死的法陣,還有被埋多少危險到極點的寄生性微生物。

而且這裡還有一名水精靈少女,要是露西安娜因為發洩不夠也把水精靈的候補治療師也一起做掉了……

更別說身為「風水」大使的希西奈……

藍格傑打了個寒顫,把露西安娜叫過來是個很大的助力沒錯——甚至可能會變成主力——但是其中要付出的代價實在太大了:和水精靈開戰、害長老沒了可以喝茶訴苦聊是非的希西奈……

所以藍格傑認命的——雖然表面上看不太出來——舉起了長槍.風狩,很認真的說:

「我們不要打好不好?我這邊有很多藥草是時效性的,壞掉的話我會被治療部的碎屍萬段。」

黑衣精靈很明顯的無言了,少女則是驚訝的看著他。

藍格傑自然是看得出來黑衣精靈的想法,因此趕緊打鐵趁熱的繼續說下去:「我看你就別抓這位小姐了吧,她還只是候補治療師,所有的治療法術她不可能全會的,抓她也沒用。」

少女的臉露出了狐疑,抓住了藍格傑的衣角,『你在說什麼?』

露西安娜小姐,不好意思了。藍格傑在心裡偷偷跟露西安娜道了歉,然後把裝滿藥草的皮袋塞進少女的手裡,硬是抓住少女的手碰向繡在皮袋外的縮小版傳送法陣。

少女不可思議的看著他,很快的消失在光裡。

確認少女完全消失了後,藍格傑轉身面對黑衣精靈,「嗯,好啦,然後呢?」

黑衣精靈只是瞪著他。

「唔,我把這位小姐送走了你很不爽,那麼……嘿!」

話才說到一半,一根小小的冰針就瞄準了他的要害射了過來,藍格傑連忙用長槍將冰針的方向打偏。

打偏一針還不夠,就在藍格傑想繼續說下去的時候,一打針朝他飛了過來。

理智,扭曲了。

藍格傑斯文俊秀的臉龐露出了可怕的笑容,「不給我說完話嘛,啊?嗯,反正也很久沒有發洩一下情緒了……」

一陣冷風吹來,長槍.風狩的尖端閃過一道血紅色的光芒。

 

 

米娜露覺得很痛。

剛剛那個男孩不知道怎麼了,就突然開啟法陣把她傳送進風精靈的領地,也不想想她是外族,所以就自然而然被保護法術彈走了。

想到那名陌生的風精靈男孩,米娜露覺得很焦慮,他竟然不顧自己的危險把她送走,自己留在那裡……

要知道,那名叛徒可是他們水精靈暗部的刺客。他會背叛水精靈族米娜露覺得十分的震驚,因為族長十分的器重他,幾乎任何事情都跟他說。

米娜露越想越焦慮,差點就要決定奔回去,只是周圍陌生的景色告訴她了一個事實——這裡是風精靈族,不是水精靈族。

少女咬了咬嘴脣,將手伸進袖子中——

「妳是誰?」

嚴厲的女聲從身後傳來,同時腰部也感覺到一道尖銳的觸感。

是武器。而且來者絕對不會抱有太大的善意。

米娜露吞了一口口水,慢慢的轉過身,「那個……我不是故意要闖入這裡……」

「既然知道這裡不是該入之地,那麼為什麼還待在這裡?」少女朝她瞇起眼睛,「等一下,妳為什麼拿著藍格傑的儲物小袋?」

「您是指這個?」米娜露好奇的舉起手中的小皮袋。少女的劍尖朝她手中的小皮袋戳了戳。

「裡面是藥草沒錯,」少女皺皺眉頭,「水精靈,妳是怎麼弄到藍格傑的儲物小袋?難不成是大使給妳的?」講到最後,少女的聲音倏然變尖。

「大使?」

「妳不知道希西奈小姐?」少女的眼中是滿滿的狐疑——雖然原本就有了。

米娜露搖搖頭,在被選中作為水精靈的治療師後她就一直獨自閉關修煉,大約已經一百多年了,她對時間沒有什麼概念,夜晚也總是有人在外頭把守。

直到今天那名水精靈的叛徒潛入她閉關修煉的房間,將她抓走,她才回歸異界。

然後遇到了那名神祕的風精靈少年……

少女戳戳她的臉頰,敵意已經消失了,「好吧,既然不是大使,那妳是如何得到藍格傑的儲物小袋?」

「請問……藍格傑先生是否為淡色的金髮、有些偏綠?眼睛是深藍色的?有一把銀色的長槍,可以在長槍上聞到血的味道?」

「是這樣沒錯,」少女的眼裡閃起好奇,「欸,入侵者小姐,妳在哪裡遇到藍格傑的?」

她不太喜歡「入侵者小姐」這個稱呼,不過她還是跟這位風精靈少女大致說了下現在的情況,然後跟她說自己的名字。

少女緩慢的點了點頭,「所以現在的情況就是……藍格傑把妳丟過來,然後忘記了妳是外族這件事,接著就遇到了我?……喔,我叫露西安娜,可以叫我大小姐沒關係。」

她覺得還是叫小姐比較好聽。

「至於妳說藍格傑自己面臨危險的那件事嘛……」露西安娜摸了摸下巴,眼裡閃過一絲慧黠。「這倒是不必擔心,反倒是你們那個叛徒要擔心呢。」

「為什麼?」藍格傑和其餘的精靈並沒有不同啊……至少就她看來。

露西安娜帶著神祕的笑容告訴她了藍格傑的祕密,米娜露的眼睛慢慢睜大。

===============分隔線===============

通常大家聽到藍格傑是風狩持有者都會很驚訝,但我覺得遇到這種事情只會用那種無辜的表情說:這不是祕密,只是你們沒問我啊。

就是那種想打下去卻又打不下去的感覺!!!

<<巧克力男孩與冰淇淋女孩>>已經在寫了!!<<浪漫>>完結後會由<<東方初曦>>接棒連載!!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