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寫文的哪個腦子沒有洞。
  • 501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浪漫-章之十

 

當他們離開育嬰室時,余建華給余建祥寄了一封簡訊,跟他們說米璃已經轉到病房了……然後要余建祥去填寫基本資料。

唐曉玫和米芸雲這兩個沒良心的女人笑咪咪的朝搭著電梯的他揮揮手,只有還有一點良心的唐曉茜跟著他一起去批價。

「我只是覺得,小嵐會成為早產兒,我應該也要負一點責任。」在下樓時,唐曉茜靜靜的說。

余建祥只是默默的按住開門的按鈕讓唐曉茜走出電梯。

他知道米璃會早產不是唐曉茜的錯,因為余建華那個悲觀主義者會把錯通通攬到自己身上,然後默默守在米璃身邊直到燈枯油盡。

余建祥忍不住打了個寒顫。唐曉茜拿著號碼牌走到他旁邊,好奇的看著他。

「就快輪到了,」女子指著掛在牆上的電子螢幕說道,「建祥先生,請不要擔心,小璃姊一定會醒來的。」

「為什麼妳這麼肯定?」

「因為小璃姊不會說謊。」

余建祥疑惑的看向唐曉茜。電子螢幕跳到他們的號碼,唐曉茜走向批價台,接過服務人員遞來的表格後便開始填寫,不過寫到身分證字號那一欄時她遞給了余建祥。

填完表格並交還給服務人員後,唐曉茜和余建祥走回訪客電梯前。按下「上樓」的按鈕後,唐曉茜轉頭看著余建祥,「小璃姊曾經跟我說,就算她是難產而死,她也會直到親眼看到小寶寶後才死。」

「而哥是絕對不會讓身體仍然虛弱的大嫂去看小寶寶的,他一定會要大嫂完全康復才會讓她去育嬰室。」余建祥恍然大悟。

唐曉茜笑著點點頭,走進電梯。

「不過,季思妍知道這件事嗎?」余建祥突然想到還有季思妍這個人的存在,因為後者是米璃的好友一定也會關心米璃的身體狀況。

「我還沒跟思妍說……不過,要等到晚上七點以後才能說。」看到余建祥疑惑的眼神,唐曉茜又補上一句,「現在這個時間思妍還在工作。」

「叮」的一聲,電梯到達了米璃所在病房的樓層,余建祥按著「開門」的按鈕讓唐曉茜先走出去。

踏入寂靜的走廊,余建祥只聞到一股刺鼻的消毒水味撲鼻而來,令他忍不住皺了皺鼻子。唐曉茜在左右看了下之後便往左邊走去。

要找米璃的病房十分的容易,因為矜持似乎是忘在家裡沒帶出來的余沫雪正蹲在病房外玩手機,也不管自己的裙底風光見人——反正她有穿安全褲。

余沫雪旁邊則是站著一名小腹微凸的女人,余建祥從來沒有看過她。

當聽到腳步聲時余沫雪立刻站了起來,把裙子很快的拍整齊,「小祥。」

「姊,這裡是公共場合。」余建祥的表情不是很好看。

「我有在注意有沒有人來。」余沫雪反駁,隨即注意到站在余建祥身後的唐曉茜,「這位就是傳說中的曉茜小姐?聽說妳要嫁給小祥啊?他說的話不是很好聽喔。」

「余.沫.雪。」

「不,不是這樣的,我……」唐曉茜臉羞的不知道該說什麼,情急之下看到站在余沫雪身旁微笑的女人便拿她當擋箭牌了。「沫雪姊,這位小姐是?」

余沫雪理所當然被轉移了,反正看這位曉茜小姐的意思也不是很排斥嫁給小祥。「她是賀芹千,她的肚子裡有我和夏喻的結晶喔。」

「你們好。」賀芹千還是微微笑。余建祥深深覺得賀芹千比較適合當他姊,至少不會口無遮攔。「現在是芸雲小姐和曉玫小姐在裡面探望米璃小姐喔。」

「欸——她們兩個進去多久了——!我遊戲都破到第十二關了她們怎麼還沒出來!」余沫雪不悅的說。

「沫雪,不要以為我不知道妳破關破很慢。」賀芹千朝余沫雪潑完冷水後便對余建祥和唐曉茜說:「你們去看過小寶寶了嗎?是男的還是女的?」

「是男的……」這是面色灰暗的余建祥回答的。為什麼不是女孩子?

「咦,我以為會是女孩子呢,」賀芹千輕呼,「不過也沒關係啦,如果長的像建華先生好像也滿不錯的。沫雪,一起去看嗎?」

「要!」余沫雪瞬間復活了。她和余建祥與唐曉茜兩人揮揮手後便急急忙忙跑向已經走遠的賀芹千,還被經過的醫護人員瞪了幾眼。

他們又在病房外等了一會,米芸雲和唐曉玫才從病房走出來,一向樂天的米芸雲眼睛竟然紅紅的,這讓余建祥感到十分驚訝。

「米璃狀況不太好,得要把小嵐搬出來才能阻止余先生持續輸血給她……對了小嵐的全名到底是什麼?」唐曉玫先是面色沉重的告知兩人米璃現在的狀況,然後又很快的恢復原本亂七八糟的性格——到底是為什麼余家的關係人物都亂七八糟愛搗蛋啊?

余建祥華麗的無視了唐曉玫的問題,敲了敲病房門。

沒有回應,不過余建祥依然自動自發的打開門走進去,想也知道唐曉玫才不是用說服的方法讓余建華停止輸血——

病床上的米璃理所當然的閉著眼睛,只是坐在病床旁的余建華也是閉著眼睛,而且還趴在病床上,看起來睡得很熟。

——而是用某樣東西把他哥敲昏,然後裝成「很累所以睡一下」。屁啦,沒確認他大嫂還會說話之前他哥除了眨眼睛之外絕對不會閉上眼睛。不包括被敲昏這個因素。

唐曉茜不知何時也進入了病房,她先是走向余建華,蹲下來不知道做了什麼後,女子拿著某樣東西站起來——是那個萬惡的黑色瓶子。

余建祥偏了偏頭,不明白唐曉茜要做什麼。唐曉茜從皮包拿出美工刀,然後把瓶子上的蠟小心翼翼地刮掉,接著打開瓶子——

余建祥驚嚇的看著唐曉茜深深的聞了一口瓶中的神祕內容物,然後面無表情的將蓋子蓋回去,放進自己的皮包。

所、所以裡面到底放什麼?

「裡面放什麼?」余建祥小小聲的問,唐曉茜看了他一眼,淡淡的道:「很普通的維他命C。」

好、好毒啊……

 

 

聽說唐曉茜打算把「毒藥」給季思妍補補身體,在和他、唐曉玫、余沫雪和賀芹千離開醫院時唐曉茜甚至面不改色的從皮包中大大方方拿出「毒藥」打開,然後在唐曉玫驚恐的表情中把一片「毒藥」丟進嘴巴。

余沫雪好奇的把「毒藥瓶」拿來研究:「曉玫妳幹嘛那麼驚恐呢……難不成曉茜對維他命過敏麼?」

余建祥有特地把唐曉玫露出的大便臉拍下來。

回到家的時候余媽和余爸都處於一片愁雲慘霧中,余建祥差點都懷疑是不是剛剛下雨了然後衣服來不及收結果全部都要重晾之類的——他不敢想其他更慘的,不然可能真的會一語成真。

「小祥。」余媽沒精打采的跟他打招呼。

「媽,妳怎麼了?」余建祥有些戰戰兢兢,萬一衣服真的沒有乾怎麼辦?

「小祥,小華他……」

「喔,我回來收拾哥的衣服。」

余媽突然「哇」一聲撲進余爸懷裡,余爸面色沉重的拍著余媽的背,余建祥滿頭黑線。

他只說一句話就……

「小祥,我們都知道了,小雪說的。」余媽吸吸鼻子。

喔,姊說的……

「是男的!小嵐是男的!我本來希望是女的這樣就可以叫小璃多生一點……」

「……」余建祥開始混亂了,發生什麼事……等一下!「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妳妳妳妳妳……大嫂她她她她她她……」

「小璃沒醒的話小華就下去陪她,我跟小華說過的。」余媽突然變得冷淡無比,她面無表情的從沙發上站起來,走向樓梯,「我去收衣服。老公你幫我把烘衣機打開。」

余爸淡定的跟著余媽爬上樓梯,留下石化的余建祥。

所以媽完全不覺得哥因為大嫂而自殺很奇怪……

那瓶維他命是可以殺死誰……

他開始有點擔心小嵐了……應該、大概、或許,小嵐不會被丟到孤兒院吧……

原來今天的衣服,真的沒乾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