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寫文的哪個腦子沒有洞。
  • 505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浪漫-章之八

 

余建祥發誓他不是故意的。

他那時真的不是故意要追向被季思妍拉走的唐曉茜,他只是想知道為什麼唐曉茜會衝過來強吻他——顯然他忘記還有「手機」這個東西了。

然後在那之後他完全忘記這件事,因為那位謝巧庭小姐在看到這件事之後受到強烈打擊,所以他得要處理謝巧庭這邊的事——天啊,那位大小姐的抗壓性真的不是普通的弱——當他想起要打電話給唐曉茜時,余建華就把他派去出差了。

在這期間余建祥想了很多,一直到他出差的第一天都還在想,直到哥哥的電話打過來。

『建祥,一個月就搞定那個合約,我知道對方很難纏,但一個月後你沒回來我會把你閹了。』

『什——什麼啦!哥!你不能因為離大嫂的預產期很近很焦躁就拿弟弟來開刀啊!你怎麼可以隨隨便便把我閹了!如果你把我閹了你就看不到你可愛的小姪子喔!』

『不干我的事,我有自己的就夠了,這次就是要跟你講唐小姐的事。』

『曉茜小姐?怎麼了?』

『聽說你拿走她的初吻?』

『靠么,那干我屁事,是她自己來強吻我的,我才是被害者好不好?絕對是季思妍那女人要她這樣做的。』

『……無論如何,一個月後回來,謝小姐那邊我會處理。』

『什麼!還沒搞定!』

『所以看看你做了什麼好事。』

說完這個余建華就掛掉了,估計是去說服米璃把今天工作結束了。不過這不是重點。

余建祥在跟哥哥講完電話後很認真的盯著鏡子十五分鐘,很認真的思考為什麼謝巧庭雖然也見過余建華但是對余建華沒興趣——他顯然忘記余建華都對外人像冰塊了。

然而只要想起那名謝小姐的難搞,余建祥就立刻放棄思考這件事跳到下一項了——他甚至只想了兩分鐘。

為什麼唐曉茜會聽季思妍的話衝過來吻他?

唐曉茜的為人是什麼樣子他很清楚,但絕對不是毫無主見的人——光看陪季思妍參加抗議還比季思妍激動這件事就知道了——唐曉茜絕對不會因為季思妍的一句話就去做任何事情。

女人的心很複雜。思想單純的余建祥當下做了決定,那就是離開鏡子前面去床上睡覺,為了明天搶到合約努力奮戰——所以要養精蓄銳,所以就算大嫂打電話來他也不會理……還是理一下好了。

然後他很努力的搶到了合約,然後為了避免被閹掉趕回公司把合約交給余建華,順便問提早一個月把他叫回來是要做什麼。

余建華只是看了下手錶,『你下去找你大嫂,她和一個陌生女人站在一起。那個女人可能會耍白痴的跟璃的肚子講話之類的。』

『……』他那時完全不知道要吐糟哪一點,不過余建華很快又補充了一句,『記得要有禮貌,要叫人,把余家的臉丟掉的話我也會把你閹了。』

然後就在一無所知的情況下被月紗亞紀子拖出總經理辦公室了——余建華似乎是叫女秘書在外面待命之類之類的——他甚至不知道要如何稱呼那位「陌生女人」。

余建祥覺得無比無辜,而且不知道哥哥是從哪裡學到「閹」這個詞——不,一定是大嫂教他哥的,大嫂可是編輯,一定會有一大堆新人小說家用到一大堆奇奇怪怪的詞語。

暫且先跳過余建華到底從哪裡學來「閹」這個字,當余建祥按照余建華的吩咐被月紗亞紀子架著來到一樓時,他不自覺的感嘆起時間的奇妙——因為他可愛的小姪女(他希望是女生啦)竟然長到了她應該要有的月份。

此刻和正常孕婦無異的米璃正在和一名比她高一點的女子聊天,他沒辦法看見那名女子的長相,因為她是背對著他。

月紗亞紀子朝米璃揮了揮手,米璃怔了一下,露出大大的笑容,然後——

『大嫂妳不要動!不准跑!我過去就行了!拜託!我不想被哥碎屍萬段——』

那名背對著他的女子「噗嗤」一聲笑了出來,當余建祥小跑步過去時女子正跟米璃說「……這樣講就是妳有了小嵐之後還常常在家裡亂跑?」。

對,這真是太明智了,余建祥從來沒看過這麼聰明的人。

『是建華太擔心了啦。』米璃鼓起臉頰,『小祥,這是曉茜的姊姊,唐曉玫。小祥快叫姊姊。』

『姊——等一下!大嫂,我為什麼要叫唐小姐叫「姊姊」啊!』

『因為在你跟曉茜結婚之後,曉玫就會成為你的姊姊啦。』米璃理所當然的說。

『什麼什麼之後?』余建祥覺得自己的表情一定是呆滯的,因為唐曉玫正努力不要笑太大聲。

『你跟曉茜結婚之後。』

『……什麼!!!!!』

 

 

就這樣,他真的不是故意的。

余建祥嘆了一口氣,米璃的眼睛正死死的盯著他的咖啡,不時吞幾口口水,「不行。」

「真是的,我又沒有要做什麼。」米璃「哼」了一聲。

「妳那個表情就是在說妳沒辦法忍受沒有咖啡的日子了,」余建祥篤定的說:「我不想冒著被哥碎屍萬段的風險給妳喝咖啡。」

「不稀罕就不稀罕。」

米璃又冷哼一聲,撇過頭不再盯著他的咖啡,而是看向唐曉玫,「曉玫曉玫,妳覺得要定在什麼時候好啊?」

「就明天好了,反正現在去戶政事務所登記一下很快。」唐曉玫心不在焉的攪著自己的焦糖牛奶巧克力。

「等一下,姊、小璃姊,妳們在說什麼?」唐曉茜皺著眉,她有不太好的預感。

「就是大人間的事情,小孩子不要管。」米璃揮了揮手,差點把余建祥的攪拌棒給揮飛出去——他嚴重懷疑他大嫂最原本的目的就是這個。「可是曉玫,就這樣直接去登記,曉茜會有遺憾吧?正常女人不是都希望自己結婚的時候有一個至少一克拉的鑽戒、長到可以拿來拖地的婚紗,還有一大堆的玫瑰和下跪嗎?」

「哇,妳那時有這樣啊?」

「沒有。」

「……」

「我沒有一克拉的鑽戒、婚紗沒有長到拖地、只有一朵百合花和十幾年前做的蠢承諾。」

「……」唐曉玫憐憫的看著米璃,「我覺得妳現在能和余總經理那麼恩愛肯定是上天賜下的奇蹟,正常而言如果婚禮是這樣的話很多女人在新婚隔天就離婚了。」

「討厭,不過曉玫,妳……」

米璃到底要問唐曉玫什麼事,余建祥和唐曉茜都沒有注意,而且他們也沒興趣管,不過余建祥現在想問的事是……

「為什麼妳姊姊會來這裡?」

「姊姊大約每一個月會來找我一次。」唐曉茜小聲的回答,臉上還是戴著那副大大的黑框眼鏡。

余建祥小小哀嚎了聲,把自己的咖啡推遠一點後,他毫不猶豫的趴到桌上,然後拿出手機開始翻通訊錄——反正旁邊就是大嫂,哥絕對不會做出挫骨揚灰之類的事。

找到了。他把那個號碼按下去,然後將手機放到耳邊。

一陣手機鈴聲從米璃的皮包中傳出,是小孩子可愛的笑聲,自從陪老婆做過五次產檢後,余建華就把手機鈴聲改成了現在這種——而且還有幾十首備用。

……但是,為什麼哥的手機在大嫂這裡!哥又不在這裡!

「啊,其實我的手機沒電了,在家裡充電,建華怕曉玫把我拉去某些奇奇怪怪的地方害他找不到我所以就把他的手機給我了。」米璃看了看來電顯示——上面名字的主人就在她旁邊——笑著告訴余建祥。

「你要不要打建華先生辦公室的電話?」唐曉茜充滿善意的提議了——不過又很快的被米璃打破希望。「建華現在在開會,所以代接電話的會是亞紀子喔,因為姊姊得要在旁邊輔助。」

……他也沒有興趣面對那冰冷沒有人情的祕書「大人」。

米璃和唐曉玫終於談好了她們的主題內容——其實他和唐曉茜都不太明白她們到底在聊什麼,因為對話中一直不停出現「尿布」、「奶瓶」、「洗澡用塑膠鴨鴨」之類的字眼。

在米璃開始收拾已經空了的杯子時,余建祥露骨的鬆了一口氣,唐曉茜乾脆直接趴在桌上了——只是很快又被唐曉玫打起來,「曉茜起床啦,今天姊姊請客喔。」

「咦!不是說好我請客嗎?」米璃瞠大眼睛,很驚訝的說。

「吃老公的軟飯了不起喔!妳不要再炫耀了!」

「我沒有!」

唐曉玫仗著米璃現在不能跑的優勢搶先跑到了櫃台,然後以三十秒快速動作結完了帳。「我贏啦!」

「曉茜,曉玫作弊……」米璃可憐兮兮的拉拉唐曉茜的衣角,然後臉色突然變蒼白。

「小璃姊?」

「好痛……好痛……」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