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寫文的哪個腦子沒有洞。
  • 503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浪漫-章之七

 

包好水餃、將水餃下鍋、將水餃起鍋、端上餐桌,這已經是兩小時後的事了,之所以能這麼快,是因為余媽包水餃的速度超快。

余家三名在外打拚的先生今天只回來了兩位,淡定的看完米璃跟余建華的閃光秀後,季思妍從余建華身上得到了一個訊息——余建祥要出國出差兩個月。

這個訊息讓她忍不住緊皺眉頭,所以她接受米璃的好意,讓能夠十分鐘內快速學會駕駛跑車的余建華送她回家,好讓她在回家的路上也能思考要用什麼聽起來不失真實的理由把余建祥從國外抓回來面對唐曉茜。

因為客人兼前前未婚妻(前一個是他現任老婆)兼老婆的朋友一直皺著眉,基於「璃不會喜歡她朋友心情不好」,余建華在紅燈的時候開口了:「妳在想什麼?」

「什麼?」季思妍皺著眉看著余建華,「噢,不是,我在想,余建祥的初吻在什麼時候?」

「他國中二年級的下學期第十九週,一個叫做童月芳的女孩子在三年級就要轉走,在轉學之前童同學對建祥告了白並且強吻他。」余建華無比順暢的說出來。

「……」季思妍沉默了下,接著無比嚴肅的說:「那冒昧問一下,雖然米璃很愛你沒錯,但據我所知米璃當初是被你逼婚的,請問你們第一次kiss是在?」

「……」余建華也沉默了下,然後也無比嚴肅——但心不甘情不願——的說:「牧師宣告『現在新郎可以親吻新娘了』的十分鐘後。」

「……」

余建華把車停到路邊,然後熄火,他有預感這會是一次長談,不過他得先跟親愛的老婆報備一下,免得回去被修理——其實也只是分房睡一天而已。

很「貼心」的讓季思妍發呆消化資訊,余建華把手機拿出來播了家裡的電話,如他所希望電話是米璃接的,而且她絕對沒有蹦蹦跳跳跑到電話旁邊,因為在跟他說話的時候他還聽見了原子筆寫在紙上的沙沙聲——米璃還沒「下班」。

當他掛掉電話的時候季思妍正好回過神來,「不好意思冒犯了,不過我必須告訴你一件事。」

「什麼事?」余建華邊說邊把手機放回口袋。

「你弟搶走了我好姊妹的初吻。」

「……」余建華只沉默了十秒鐘,「妳指的是唐曉茜?」

「是。」

「我叫他一個月後就回來面對這件事,如果一個月沒有搞定那個客戶就扣薪,他一定會回來。」余建華淡淡的轉開鑰匙,「長談」差不多要結束了,既然季思妍一直皺著眉是因為余建祥在國外,那就由他這個總經理親自召他回來。

「然後?」

「他搶走唐曉茜的初吻,他自己造的孽就要自己解決,他要負責。」

「負責什麼?」

 

 

季思妍覺得余建華瘋了。

『就算我爸不同意我也會說服他,雖然上次那位謝巧庭小姐很好,但是聽說在看見「某件令她震驚的事」之後就哭了好幾天,抗壓力太差了。』

『你說什麼不同意?』

『不同意余建祥娶唐小姐。』

就是因為這樣季思妍才認為余建華瘋了,因為當初要唐曉茜去強吻余建祥的是她,根本沒有「余建祥搶走唐曉茜初吻」這件事,不過她覺得就算跟余建華說余建華還是會說服余爸讓余建祥娶唐曉茜。

因為他們三姊弟都不喜歡跟豪門的人「永遠在一起」,這一點從余沫雪嫁的人就看的出來了。

不過她唯一不能確定的就是余建祥的人品,雖然余建華對米璃很好,但不代表余建祥就會耳濡目染對唐曉茜很好,所以她絕對不能讓自己的好姊妹去冒險。

不過……余建華到底要怎麼說服?

季思妍突然有點好奇余建華心裡打的算盤是什麼,雖然兩人曾經是三個月的未婚夫妻,不過大部分時間都在自己忙自己的,約會更是一次也沒有過,想要了解余建華的心理其實有點困難——好吧,其實也沒多難,因為這人就是完全的三極化,對家人很好對敵人很毒對戀人很甜。

「其實我也不知道,建華沒跟我說這事,我覺得他會要在他行動的前一天才跟我說到底要幹嘛。」米璃認真的攪著濃湯,對季思妍說。

她覺得自己比之前更常來找米璃,可能是因為焦慮的關係——余建祥還沒回國——所以她也發現自己來的時候都會跟米璃還沒出生的小寶寶講話,這時米璃通常都忙著要校稿——賴娜甚至把一校也丟給她了。

因為確認余建祥不在國內,唐曉茜偶爾也會跟季思妍一起來余家,現在女子正用著米璃的電子郵件在看投稿,如果看不順眼的就開始幫米璃打退稿信——季思妍覺得唐曉茜越來越萬能了。

「他再這樣子不行的。」季思妍搖了搖頭,把切細的洋蔥丟進濃湯裡。

「我相信建華。」米璃信心滿滿的繼續攪拌濃湯,隨手拿了一支湯匙試了一口,「可能還要一點鹽。」

「拜託妳別開玩笑,孕婦的味覺都會變遲鈍,我不想成為洗腎患者。」她翻翻白眼。

「那我們叫曉茜來。」米璃噘起嘴。「曉茜!」

唐曉茜過了一會才走進廚房,「喝喝看。」米璃鼓勵她,完全沒有跟她說是未完成品。

唐曉茜喝了一口,然後皺起眉頭。

「嗯?」

「鹽……可能還要再加一點。」

「咦?咦咦咦!」

 


唐曉茜從來沒想過一個月會過這麼快,而且她很悲慘的發現了一件事——就算思考了這麼多月,她還是分不出她跟余建祥目前的關係。

對此她詢問了很多人,不過除了少數幾個人之外,其他人的答案都模糊不清,米璃說——還邊說邊把水果擺成水果盤,她隔天早餐就吃這個——只要彼此不承認,就算親過就還是朋友;余沫雪和季思妍的答案有點類似,意思差不多就是:曉茜我知道妳跟小祥/余建祥親過了那你們關係就變了快點面對事實吧。

不是作者無聊,而是打標點符號真的很麻煩。

但在聽了這些人給的意見後,唐曉茜反而希望自己沒有問過任何人,因為答案不是模糊不清就是有完全相反的答案,讓她無法分辨到底誰才是對的。

然而除了以上的回答,許久才見一次的姊姊唐曉玫給她的勸告則是覺得最有建設性的——但也是最沒建設性的。

那時的情況是這樣——

唐曉玫吸著果汁邊切著牛排,唐曉茜面無表情的把義大利麵塞進嘴裡。

努力把牛排切完後,唐曉玫盯著自家妹妹——她還咬著吸管——說:『咬燕宜雅麼了?(曉茜妳怎麼了?)』

『沒有,』唐曉茜面無表情的回答:『只是聽思妍的話去強吻了一個男的。』

唐曉玫把嘴裡的吸管噴出來,然後用力的拍手——多虧了季思妍的VIP卡,她們拿到了一個私人包廂。『曉茜妳終於脫處了!』

『脫處個大頭鬼,問題是我根本不知道我對他的感覺啊!』

『這樣好了,曉茜,姊姊給妳一個建議。』唐曉玫突然變得很認真,『傾聽自己的心,其他人說的通通都不要管,心叫妳去踢那個混帳就去踢,心叫妳跟他滾棉被就去滾,不要怕,姊姊在妳後面。』

『……去死!』

唐曉茜又嘆了一口氣,雖然說唐曉玫平常就是這樣有些亂七八糟的人,不過她在工作時可是非常認真的——畢竟是公關部副理,據說啦。

重點是,唐曉玫的建議可說是很沒建設性,但是卻也沒有沒用到哪裡去,因為「傾聽心底的聲音」很重要她也知道,但……

「我根本不知道心在說什麼啊!」唐曉茜在跑車後坐用力尖叫,季思妍只是瞄了一眼後照鏡便繼續開車,偶爾還唱一兩句「Just Dance」的歌詞。

唐曉茜瞅了自家小姐幾眼,季思妍當作沒看到,只是漸漸放慢車速。「到啦。」

唐曉茜還是坐在車椅上不動,季思妍只好降下窗戶,「好啦,曉茜,面對現實,我今天就不陪妳了,我還要去拍廣告,這.次.我.要.自.己.去!」

「那誰陪我?」

季思妍指了指大門,一名照理說現在不可能會出現在這裡的女子正站在那裡。

「姊……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